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悍爹 > 正文 章131 家有大水

正文 章131 家有大水

    一日之后,下河村要冬修河堤的消息传遍了十里八乡。

    一早,程处弼、狄仁杰、魏元忠和王孝杰四人,就将准备出去的高升堵在家?#23567;?br />
    “三哥,某已经将回火步骤掌握纯熟,若是三哥没甚事,修河堤某当去出一份力。”

    程处弼一甩纨绔的做派,居然向他嚷嚷着要参加下河村的冬修河堤。

    高升看着程处弼,翻翻白眼,道:“你抡过锄头么,运过土么?”

    程处弼傻眼皱眉,?#26377;?#21040;大,这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真没参加过什么?#25237;?br />
    狄仁杰、魏元忠也?#32479;?#22788;弼差不多,家庭背景都挺不错,唯有王孝杰是从底层拼杀上来的。

    四人一脸的跃?#23621;?#35797;,高升清楚,想不让四人去修缮河堤,可能性很小。

    只不过,四人必须留下,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们干。

    “先生,下河村修缮河堤乃是利在千秋的好事,岂能少了我等?”魏元忠上前便对他道。

    “三哥,让我们去吧,反正淬火、回火咱们四人已经掌握纯属,此刻修缮河堤缺少人力,我等怎能无所事事的,而不去出力?”

    矮胖子狄仁杰笑眯眯的看着他,说话倒是委婉了许多。

    “下河村的庄户,修缮河堤的农具多为木制,此刻天气寒冷,土地冻得僵硬,木制农具干活效率定然低下。”

    高升没有直接和四人说明不能去的原因,而是说起了庄户们的农具,?#25237;?#23395;修缮河堤的实?#26159;?#20917;。

    魏元忠点点头道:“先生所言极是,寻常铁制农具最少?#23478;?#20116;十文一把,钢制工具价格更高,寻常庄户如何用得起?”

    狄仁杰接过话茬,也道:“如此,下河村的河堤修缮,若是庄户?#38405;?#21046;农具劳作,恐怕到了开春也修缮不了河堤。”

    而少话的王孝杰只是点头,目光?#23395;?#30340;看着高升,等着他定夺。

    聪明人总是容易解释,狄仁杰、魏元忠和王孝杰三人,似乎理解了高升为什么说这番话。

    高升继续道:?#20843;?#20197;,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让庄户们尽快用上好钢制成的工具,可就靠着你们四人了!”

    四人里除了程处弼后知后觉,其他三人都算是聪明人,也免得他浪费口水多做解释。

    魏元忠感叹着,鞠躬作揖,对他道:“先生一句惊醒梦中人,我等知道自己更适合干甚了。”

    高升笑笑,从怀里?#32479;?#26089;就准备好的新农具图纸,递给四人,道:“按照图上所示,尔等去锻造些镐子、锄头、铲子,以及铁锤、钢钻,钢凿,供庄户们使用。”

    “好,我等这就去!”

    魏元忠这个曾经的刺头,却变成了高升的脑残粉,率先应答下来。

    之前他最多是佩服高升的才能,此刻却是佩服高升的人品,一个人承担下修缮河堤的用度不算,而?#19968;?#25552;供钢制农具,便利庄户施工,这得是多大的情怀才有这等豪气?

    一个县男能为庄户做到如此,难能可贵,自然获得他的尊敬。

    在工部为官的他,非常了解修缮下河村河堤需要的用度,虽然他不清楚高升的家财有多少,但这一次,仅仅是修缮下河村沿岸河堤,没个上百贯钱的花费绝无可能。

    这是一桩赔大钱、搞不?#27809;?#33021;将高升耗干的?#21543;?#20107;”。

    眼看魏元忠、狄仁杰和王孝杰三人,拿着图纸走向工作室,程处弼凑过来眼巴巴的对高升道:“三哥,真不能打个商量,让某去抡锄头修缮河堤?”

    高升睹了程处弼一眼,冷声道:“听说午饭厨娘会做红烧羊排,少郎君是不是不想吃了?”

    程处弼愣了一下,带着一脸的无奈慌忙转身,屁都不敢放一个,追着三人而去。

    高升看着四?#35828;?#32972;阴,无奈苦笑摇头,正准备去?#32431;锤?#24320;工的河堤,刚出门,就看到老爷子和上河村的挖水老把式郑广,在院?#34892;?#35805;。

    见到他出门,老爷子领着郑广迎了上来,介绍郑广与他认识。

    四十多岁的郑广祖祖辈辈除了种庄稼,还给十里八乡的富户、财主看些风水,定个**,挖井赚些钱粮补贴家用。

    郑广知道自?#22909;?#21069;这位,就是十里八乡传颂的大好人下河县男,吓得脸都白了,慌忙要给高升下跪。

    高升眼明手快,抬手拖住他的身子,不让其跪不下去,这?#21028;?#36947;:“都是庄稼汉,郑叔不必在乎那些虚礼,某这下河县男最烦的就是这?#20303;!?br />
    郑广唯唯诺诺的应?#25285;?#21738;见过这样的权贵,看来上河村坊间对下河县男的传闻果然是真的。

    这下河村的东家下河县男,从不与庄稼人摆架子,现在又出资修建下河村的河堤,让上河村的庄户都羡慕死了,好多上河村的庄户都恨自己不是下河村人。

    虽然郑王别院对他们也不错,可也不像这位下河县男,金口一开,一年免租,二三年租子减半,这份豪气就不是寻常东家能有的。

    高升见郑广不太敢说话,主动问道:“郑叔,某家的院子可探明了**位置?”

    郑广见高升主动与他说寻水挖井的事情,顿时来了兴趣,这可是他的老本行,当即人也不畏缩了。

    “下河村背?#30475;?#23665;,前临河流,定是有地下水脉的地势。”

    郑广这句话说得高升点点头,这是毫无疑问的。

    说完,郑广对他作揖,而后抬起手指着高家后的山峦,对他继续道:“县男请看,高家畏于下河村后山山坳之地的前方,当是地下积水充沛之兆,只不过……”

    高升微微一怔,道:“郑叔有?#25991;?#22788;?”

    郑广叹道:“高家院子下,当有不可估量的水脉,若是挖穿了水脉,喷涌而出,别说高家,就连下河村皆一片汪洋。”

    高升和老爷子都傻眼了,父子两异口同声惊道:“这么严重?”

    郑广苦笑道:“这只是其一。”

    “还只是其一??#22791;?#21319;郁闷了,自己家居然建在地下河流之上。

    “其二,高家地势高,也不知道要挖多深,才能见水。”

    “人力挖井,开口定要一丈见方,一旦挖穿地下水脉,如此一丈见方的开口,地下水脉的水将喷涌而出。”

    “如此水量,与村前河流汛期?#35946;?#30456;当,岂是人力能堵住的?到时候不仅下河村遭殃,连毗邻的上河村也将变成一片汪洋,如此寒冷的天气,汪洋一片,两村庄户怎生是好啊!”

    听到郑广说得如此严重,高升与老爷子直接傻了眼。

    郑广哭丧着脸,最后道:“不是俺不接县男家这挖井的活儿,而是俺不敢挖啊。”

    ……
疯狂之七试玩
北京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开食品店赚钱吗 山西快乐十分任三遗漏 天津快乐10分 新疆时时彩软件 分分彩官网 大乐娱乐lg游戏pt游戏 天天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pk10人工计划网站 凤凰时时彩平台 快速时时计划 赚钱 dsdt16.com 天津快乐十分稳赚 被app彩票骗了报警可以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