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590尊卑
    “阿炎……”

    當他聞聲低垂著臉朝她湊來時,她才意識到她方才叫了他的名字,兩人的臉相距不過半尺,近得她幾乎能數清他根根纖長的睫毛,睫毛又黑又長又翹。

    他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頰上,她這才聞到了那淡淡的酒味,清冽卻不醉人。

    砰砰砰!

    端木緋感覺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讓她幾乎無法直視他的眼睛,腦子里一片漿糊,想也不想地問道:“阿炎,你喝酒了?”

    話出口后,她就覺得這句話耳熟得很。奇怪,是在哪里聽過呢?

    封炎的身子僵住了,上次來這里時的一幕慕在他腦海中如走馬燈般飛快地閃過,最后定格在端木緋那張微醺的小臉上。

    上一次,話題從這句話開始的結果就是蓁蓁被“灌醉”了。

    封炎覺得自己說話必須小心點,嗯,雖然蓁蓁微醺的樣子很可愛,可是如果他每次來都把她“灌醉”了,蓁蓁會不會以為他是故意的?

    問題是,他上回到底回了什么話?

    封炎努力地搜尋著記憶,就聽端木緋清清嗓子又道:“我……我最近又釀了石榴酒,下次再請你喝?”

    封炎聽到前半句時,還松了一口氣,以為話題過去了,可是聽到后半句時,心又提了起來,心里嘆道:蓁蓁怎么就對“喝酒”不死心呢?

    不過……

    石榴酒不醉人,一杯應該還是可以吧?

    封炎腦海中浮想聯翩:唔,等他們將來成親以后,小酌倒是可以“怡情”。

    只是想想,他的耳根就燙了起來。

    還有一年多……

    封炎“嗯”了一聲,看著她的眸子里泛起一種比明月還要皎潔明亮的光彩。

    見他高興,端木緋也被感染,笑吟吟地道:“我給你留兩……不,三壇。”

    兩人在屋頂上興高采烈地說著話,無論是什么話題,都能開開心心地扯上幾句,時間在閑話中流逝,等封炎把端木緋從屋頂上抱下時,都三更天了。

    這一夜,有的人一夜好眠,有的人輾轉反側,有人歡喜,就有人愁。

    無論是立威也好,整頓也罷,承恩公的事后,效果立竿見影,流連青樓楚館的官員立刻少了許多,畢竟十年寒窗苦讀考上進士不容易,這么多年一路爬到京官更不容易,誰也不愿意為了這么點小事斷送仕途,再說了,女人哪里沒有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緊接著,司禮監又毫無預警地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著令吏部對京城所有官員進行考績。

    在大盛,官員述職考績是三年一次的,而去年才剛剛結束。

    京中一時嘩然,引來諸多揣測,眾人驚疑不定,私下里議論猜測了一番,卻也想不明白岑隱到底是何用意,于是不少人又紛紛跑去吏部打探消息,吏部尚書游君集也是苦著臉,欲哭無淚。

    雖說吏部負責官員考績,但是誰都知道,這些年來,所謂的“考績”就是走走過場罷了,基本上都是不求有功、只求無過,只要沒惹出什么大事,那考績十有**就能得“中上”以上,資歷一年年地熬下去,便是再平庸的官員也總能有所升遷的。

    然而,這一次的勢頭明顯不一樣。

    官員們心里沒底,自是忐忑,忍不住胡思亂想,不過,對此最心煩的人還是吏部尚書游君集。

    游君集對著剛剛從岑隱那里拿到的那疊文書,反復看了好幾遍,頭痛欲裂。

    哎,別人看著他吏部尚書位高權重,誰又知道他這差事是越來越難了,這一次,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他估計得得罪一大批人。

    雖然令是岑隱頒下的,但是那些人不敢去找岑隱,自然只能把賬記到他頭上。

    游君集很想跟岑隱提提這次考績是不是別這么嚴格,但是岑隱一向獨斷獨行,估計自己是說不通的,只能跑去找端木憲。

    兩人關在書房里老半天才出來。

    當天,對于官員的考績內容終于還是公布了出去,就像爆竹似的,把整個朝堂都炸開了。

    那些官員們如游君集所想不敢去找岑隱,紛紛跑去找內閣哭訴,幾位內閣大臣的衙門和府邸都快被踩破了門檻。

    一直到,忙了好幾天的端木憲終于休沐了,任那么多帖子遞進來,他卻是閉門謝客,心情頗為暢快。

    “四丫頭,瞧瞧這個!”端木憲獻寶似的丟了疊公文給端木緋看,笑容中帶著一絲近似幸災樂禍的味道。

    “祖父喝茶。”端木緋親自把茶盅遞到了端木憲的手邊,在端木憲的身旁坐下了。

    端木憲鼻尖動了動,眼睛登時就亮了起來。

    好茶,真是好茶!

    他只是聞聞茶香,就覺得從頭到腳通身都舒暢了。

    端木憲喝著茶,端木緋則看著公文,她一目十行看得飛快,饒有興致地笑了。

    端木憲勾了勾唇,當著孫女的面,根本就懶得掩飾自己的嘲諷與鄙夷。

    “四丫頭,岑督主竟然想到了改制考績,這下可有熱鬧看了!”

    “哼,朝堂上養了這多領著閑差混日子的閑人也是該收拾收拾了。”

    他每天都忙得只恨不得能長出三頭六臂,那些個閑人倒是每天占著位不干活,閑云野鶴得很,清除了這些閑人還可以給朝廷省出不少銀子。

    端木緋從公文中抬起頭來,隨口問道:“祖父覺得如何?”

    端木憲捋著胡須,眉宇間露出贊賞之色,道:“在守、政、才、年這四項外,還加了貪、酷、罷軟無為、不謹、年老、有疾、浮躁、才力不及這‘八法’考察。我看,這次改革考績應該不是岑督主一時突發奇想。”

    端木緋只是抿唇笑。英雄所見略同。這張公文應該不是出自岑隱一人之手。

    是啊,若非北境之危,他們本來已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端木緋垂下眼簾,長翹的眼睫擋住了眸底的異色。

    端木憲的目光落在了那疊平攤在桌上的公文上,眼神微凝,嘀咕道:“……就是逼得太緊了些。”

    端木緋眸光一轉,脆聲問道:“祖父,岑公子后來是不是放寬了期限?”

    她的眸子亮晶晶的,笑瞇瞇地望著端木憲,那笑容透著幾分狡黠,幾分靈動,就像是一只可愛的小狐貍。

    端木憲心情大好地哈哈大笑,抬手以食指點了點與他一案之隔的端木緋,“你這丫頭,就是聰明!”

    端木緋挑了挑眉,意思是,她當然聰明。

    “昨日內閣和岑督主商討此事的時候,岑督主同意把考績的時間放到了半年后。”端木憲嘴角泛出一抹似笑非笑,“雖然是半年后,但那些閑人要是從現在起還像以前那樣放縱的話,肯定過不了考績。”

    端木緋了然地抿唇一笑,垂首去喝茶。

    大盛官場的問題由來已久,相當于十八年的沉疴,想在一天兩天解決幾乎是不可能的,肯定會引起那些朝臣的反彈,導致朝堂動蕩,并不是明智之舉。

    岑隱這一招其實是在以退為進,攻心為上。

    端木緋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兒,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端木憲也在笑,對著端木緋擠眉弄眼地笑道:“有這把‘鍘刀’懸在頭頂,想來偷懶的人也能少一些……”

    他頗有幾分唏噓地嘆了口氣:太好了,大盛朝終于不是只有他在干活了!

    端木憲喝著喝著就發現茶盅空了大半,就笑呵呵地使喚小孫女:“四丫頭,正好,你出門前替祖父再泡杯茶。”

    端木緋眨了眨眼,蹭地站起身來,嘀咕道:“哎呀,是今天,我還以為是明天呢。”

    她差點忘了她今天還要出門的。

    端木緋急急地看了壺漏,急了,連忙道:“祖父,時候不早了,我快趕不上了,下次再給你泡茶……”

    話沒說完,端木緋已經一溜煙地跑了,只留下一道門簾在半空中簌簌抖動,外面還傳來端木緋焦急的聲音:“碧蟬,快去給我備馬車。”

    端木憲失笑地搖了搖頭,笑意更濃,心道:這丫頭都快十四歲了,還是個孩子!

    端木緋今天是去要蕙蘭苑。

    今天是女學的入學考,本來這和端木緋也沒什么關系,但是她幾天前無意中從大嫂那里聽說,戚先生得了本朝畫圣齊道之的一幅畫,作為收徒禮,贈給女學這次考試中最出色的一個。

    端木緋一向喜歡齊道之,祖父楚老太爺和宮中都收藏了好幾幅齊道之的畫,她小時候還臨摹過好多幅。

    齊道之是個狂人,不僅喜歡畫畫,而且還喜歡撕畫燒畫,他流傳于世的畫都是令他自己滿意的作品,數量實在不算多。

    端木緋只是想想,就覺得心里像是有一根羽毛在撓似的,癢癢的。

    馬車一路朝著鳴賢街的方向飛馳而去,端木緋有些按耐不住地挑開窗簾一角,往外看了看。

    再過兩條街,就到蕙蘭苑了,應該能趕上考試。

    端木緋的眸子亮晶晶的,她其實也不指望得到那幅畫,她也就是想看一眼,能看一眼就好。

    其實,她為了那幅畫已經跑了三趟蕙蘭苑,撒嬌賣乖企求等等的手段都用了,可是戚先生就是不讓看。

    端木緋還是不死心,既然此路不通,干脆換條路走,決定去參加女學的入學考試。

    她都想好了,她就是走個過場,等看過畫后,就當沒這回事!

    端木緋的唇角勾出一個狡黠可愛的淺笑,這時,馬車右拐到了鳴賢街上,車速緩了下來。

    今日的鳴賢街不似平日般寧靜肅穆,街上車來車往,一輛輛馬車排著一條長龍,喧嚷嘈雜,寸步難行。

    很快,端木家的馬車就在車流中不動了。

    碧蟬跟端木緋打了聲招呼,就下去打探消息,不一會兒,她就笑容滿面地回來了,好似麻雀似的嘰嘰喳喳地說道:

    “四姑娘,今天考試巳時開始,蕙蘭苑還要一刻鐘才開門,來得及。”

    “外面這些馬車都是來蕙蘭苑參加考試的,難怪今天這里這么熱鬧。”

    “奴婢方才還順路找人閑聊了幾句,還有不少姑娘是從外地趕來的呢。”

    端木緋聽著,又挑簾往外看了看,外面似乎更擁擠了,隨風傳來的聲音中夾著各種口音的方言。

    端木緋繞有興致地勾了勾唇。

    女學在京中辦了也快兩年了,在京畿一帶頗有了些規模和名望,才有了今日這番熱鬧的光景。

    須臾,前面的車流總算是有了動靜,蕙蘭苑準時開門了,幾個門房婆子出來維持秩序,有條不紊地引著考生們進去。

    端木緋在馬車里又等了一盞茶功夫,總算是進了門。

    今日的蕙蘭苑仔細布置過一番,門后的庭院里擺著一個偌大的布告欄,上面貼有蕙蘭苑的布局圖,標明了各處之所在,周圍的樹上、檐下掛著一個個畫著蘭花的燈籠,沿途還有一些胸間佩戴著蘭花的姑娘們正在為考生指路。

    碧蟬一邊四下張望,一邊興致勃勃地說道:“姑娘,奴婢剛剛聽說為了今天的入學考,女學停課一天,學生們都來幫忙,佩戴著蘭花的都是女學的學生……咦?那一位是章五姑娘!”

    端木緋順著碧蟬的目光望去,就見章嵐身姿筆挺地站在兩三丈外的一棵金桂樹下,她身上穿著一件青碧色繡水蓮穿蝶褙子,下面搭配一條蓮青月華裙,挽了一個彎月髻,鬢發間插著一支點翠蝴蝶釵,襯得那張白皙粉嫩的面龐清雅動人。

    已經及笄的章嵐出落得亭亭玉立。

    可愛的小表妹長大了,所以難免就被人“惦記”!

    端木緋抿了抿唇,加快腳步朝章嵐走去。

    自從上回得知章嵐被皇后“相中”后,端木緋就曾想遞帖子去章家,沒想到章家先閉門謝客了,所以她一直沒機會見到章嵐,直到今天。

    章嵐沒看到端木緋,她正與身旁兩個佩蘭的姑娘說著話,明眸善睞,淺笑盈盈,言談不疾不徐,一舉一動就仿佛尺量出來的般,舉止間透出一種名門閨秀的風采。

    “端木四姑娘。”

    章嵐身旁的一個藍衣姑娘朝大門口這邊望來時,正好看到了端木緋。

    于是,章嵐也朝端木緋望去,眼睛霎時亮了,微彎的嘴角克制地維持著原本的弧度,儀態還是那般端莊優雅。

    她的小表妹還是那么可愛。端木緋感覺像吃了糖似的,心情變得十分愉悅。

    她上前對著章嵐與她身旁的兩位姑娘頷首打了招呼后,就笑瞇瞇地開口對著章嵐相邀道:“章五姑娘,好些天不見了,改日去我家里做客吧。”

    “……”章嵐櫻唇微動,眼底露出一分游移。

    端木緋只當做沒看到,若無其事地接著道:“我家小八最近又學會了好幾字呢。”

    小八!章嵐的眼睛如同寶石般更亮了,一下子忘了猶豫,道:“好。”

    她眸光一動,忍了忍,但還是忍不住問道:“小八和團子可好?”說到小八和團子,她的聲音不自覺地軟糯了幾分,捏著帕子的尾指輕輕地顫動了兩下。

    端木緋注意到章嵐的小動作,面上不動聲色地誘惑道:“等你去我家,親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想著可愛的小八哥和小狐貍,章嵐心都要化了。

    兩人說話間,后方傳來一陣凌亂的步履聲,還有門房婆子恭敬的聲音:“幾位姑娘,里邊請。”

    又有其他來考試的姑娘從外面進來了,那位藍衣姑娘笑著上前去招呼。

    被門房婆子迎進來的是三個姑娘,其中一個翠衣姑娘還與藍衣姑娘相識,含笑道:“齊三姑娘,別來無恙。”

    齊三姑娘看著對方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笑著與那翠衣姑娘微微頷首:“童姑娘,我聽母親提起過你隨令堂來了京城,還想著改日去府上拜訪,不想倒是在此巧遇了。”

    童姑娘嘴里說著“巧了”,其實她就知道今日會在這里遇上齊三姑娘。

    這一次,她隨母親從中州來京城,美名其曰是為了探望外祖母,其實就是沖著女學來的。

    蕙蘭苑如今不僅在京中,而且在周邊的幾州都頗具聲名。

    以前說起才女,除了那個曾經驚才絕艷的楚家大姑娘外,北方的才女總是比南方的要遜色幾分。

    不過這兩年隨著蕙蘭苑的聲名鵲起,南北倒是隱約有并駕齊驅的架勢,一些在蕙蘭苑讀過書的姑娘們即便是出身普通些,不是出身顯貴世家,也嫁進了名門。

    所以,最近幾次女學招生,來的人都很多,但是創辦女學的三位大家要求嚴格,因此女學的招收名額一直貴精不貴多。

    童姑娘心里暗暗嘆氣,心里對今日的考試沒什么把握。

    她臉上不曾露出分毫異色,笑吟吟地又給齊三姑娘介紹了她身旁的兩位姑娘:“齊三姑娘,這是謝六姑娘。”

    童姑娘故意停頓了一下,才介紹另一人,“還有這位是瞿姑娘。”

    齊三姑娘一聽謝六姑娘,就知道對方是承恩公府的那位謝六姑娘,連忙恭敬地對著謝向菱福了福,“謝六姑娘。”

    謝向菱神色淡淡地微微頷首,回了禮。

    童姑娘并不意外齊三姑娘的恭順,畢竟謝向菱已經被皇后定為未來的四皇子妃,幾乎就等于是未來的太子妃,乃至于皇后了。

    若非是謝二老爺之前外放中州三年,憑自己不過是一個通判家的姑娘,恐怕也沒機會與謝向菱結交,更別說此刻站在謝向菱身側了。

    門口越來越熱鬧,越接近巳時,抵達蕙蘭苑的姑娘就越多。

    這才沒一會兒工夫,就又有兩位姑娘進來了,說笑著在謝向菱身旁走過。

    “咦,那不是端木四姑娘嗎?”

    “沒想到端木四姑娘也來了,聽聞端木四姑娘才學不比當年的楚大姑娘差,她要是來參加考試,今天的名額定是要少一個了。”

    “是啊。我們過去跟端木四姑娘打聲招呼吧。”

    那兩位姑娘似乎根本就沒看到謝向菱,直接加快步履朝端木緋走去,笑著與她又是福身行禮,又是殷勤問候,那種恭敬中帶著近乎逢迎的感覺令得童姑娘皺了皺眉。

    童姑娘立刻注意到謝向菱的唇角微微繃緊,不知道是不悅被人無視,還是對這位端木四姑娘甚是不喜。

    童姑娘動了動眉梢,好奇地問齊三姑娘道:“齊三姑娘,那位姑娘是誰?”她剛到京城,對京城的名門閨秀并不熟悉。

    齊三姑娘飛快地瞥了謝向菱一眼,“那是端木首輔家的四姑娘。”

    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謝向菱對端木緋似乎有些看不順眼的事,齊三姑娘也有幾分耳聞。

    謝向菱沒注意齊三姑娘,她攥了攥手里的帕子,冷眼看著前方幾丈外的端木緋與章嵐,眸底浮起一層淡淡的陰霾。

    自從被皇后指為了四皇子妃后,這些日子,她是春風得意,京中的不少閨秀都紛紛送了拜帖來承恩公府,巴結他、奉承她的人不知凡幾,猶如眾星捧月。

    三天前,她在府里也開了小宴,也特意給端木紜和端木緋都發了帖子,但是這對姐妹都沒有來。

    也是。她們有什么臉面出現在她跟前呢!

    她可是未來的太子妃,除了皇后姑母,再不會有人比她更尊貴了!!

    謝向菱輕聲冷哼,輕蔑地接著齊三姑娘的話補充了一句:“宮里的貴妃娘娘是她的嫡親姑母。”

    童姑娘怔了怔,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雖然她來京城也不過半個多月,但也聽說了,大皇子正和四皇子爭皇位呢,貴妃是大皇子的生母,難怪這些人這么討好貴妃娘家的姑娘。

    童姑娘心里有些啼笑皆非的古怪,暗暗搖頭:貴妃又怎么樣?!四皇子那可是養在皇后膝下的,肯定是四皇子更尊貴。這些姑娘家啊,真真目光短淺!

    “齊三姑娘,煩擾給我們帶路。”謝向菱嬌聲又道,語氣中帶著一抹頤指氣使的味道。

    齊三姑娘笑得溫婉客氣,伸手做請狀,“謝六姑娘,童姑娘,瞿姑娘,距離初試開始還有一炷香功夫,我先領幾位去水閣小坐片刻吧。”

    在齊三姑娘的引領下,謝向菱三人朝著蕙蘭苑的東北方去了,在金桂樹下走過,目不斜視,只當作沒看到端木緋。

    端木緋好不容易應付完方才那兩個姑娘,笑容可掬地看著章嵐,心里琢磨著要怎么勾得小表妹今日就跟她回家去玩。

    “章五姑娘,你好些日子沒見我家小八了吧?它比以前胖了一大圈,等你看到它的時候,可千萬別說出口,它啊,一向心胸狹隘,最會記仇了。”

    “前兩日,我還給小八和團子畫了一幅畫,它們倆平日里水火不容的,難得一起玩了一回毽子……”

    章嵐聽著,一雙眼睛越來越亮,腦子里浮現端木緋所描繪的畫面,真恨不得現在就跟端木緋離開。

    兩人一個說一個聽,根本沒注意到謝向菱。

    謝向菱見她們二人誰也沒理會自己,誰也沒主動過來給自己問安,臉色更難看了。

    她眼神陰沉地瞥了端木緋身旁的章嵐一眼,步伐走得更快。

    謝向菱自然是認得章嵐的。

    章嵐是皇后姑母指給四皇子的側妃,自己是妻,章嵐是妾,可是章嵐見到自己卻不過來行禮,反而還在與端木緋有說有笑,真真不知禮數!

    這章家與平陽侯鄭家還真是天差地別。

    自打那日宮中的賞花宴后,鄭家就往承恩公府遞過拜帖,鄭家姑娘親自登門,對她親親熱熱地口稱姐姐,還送了重禮。

    偏偏章嵐卻始終沒有來,章家更沒有絲毫的表示。

    這個章嵐還沒過門呢,就如此輕狂,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哼,世人都說章家是世家呢,不懂規矩!
疯狂之七试玩
3d开奖号今天 重庆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红尘画卷2码中特 浙江6+1玩法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 湖北30选5所有开奖走势图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顺序 股票论坛分析 麻将算钱规则图 单机麻将四人无需联网 五分时时彩选号技巧 四川麻将教程 190即时指数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4d极速沙滩赛车破 青海11选5前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