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590尊卑
    “阿炎……”

    当他闻声低垂着脸朝她凑来时,她才意识到她方才叫了他的名字,两?#35828;?#33080;相距不过半尺,近得她几乎能数清他根根纤长的睫毛,睫毛又黑又长又翘。

    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她这才闻到了那淡淡的酒味,清冽却不醉人。

    砰砰砰!

    端木绯感觉心跳越来?#23047;歟?#36234;来?#23047;歟?#35753;她几乎无法直视他的眼睛,脑子里一片浆糊,想也不想地问道:“阿炎,你喝酒了?”

    话出口后,她就觉得这句话耳熟得很。奇怪,是在哪里听过呢?

    封炎的身子僵住了,上次来这里时的一幕慕在他脑海中如走马灯般飞快地闪过,最后定格在端木绯那张微醺的小脸上。

    上一次,话题从这句话开始的结果就是蓁蓁被“灌醉”了。

    封炎觉得自己说话必须小心点,嗯,虽然蓁蓁微醺的样子很可爱,可是如果他每次来都把她“灌醉”了,蓁蓁会不会以为他是故意的?

    问题是,他上回到底回了什么话?

    封炎努力地搜寻着记忆,就听端木绯清清嗓子又道:“我……我最近又酿了石榴酒,下次再请你喝?”

    封炎听到前半句时,还松了一口气,以为话题过去了,可是听到后半句时,心又提了起来,心里叹道:蓁蓁怎么?#25237;浴?#21917;酒”不死心呢?

    不过……

    石榴酒不醉人,一杯应该还是可以吧?

    封炎脑海中浮想联翩:唔,等他们将来成亲以后,小酌倒是可以“怡情”。

    只是想想,他的耳根就烫了起来。

    还有一年多……

    封炎“嗯”了一声,看着她的眸子里泛起一?#30452;让?#26376;还要皎洁明亮的光彩。

    见他高兴,端木绯也被感染,笑吟吟地道:“我给你留两……不,三坛。”

    两人在屋顶上兴高?#38378;?#22320;说着话,无论是什么话题,都能开开心心地扯上几句,时间在闲话中流逝,等封炎把端木绯从屋顶上抱下时,都三更天了。

    这一夜,有的人一夜好眠,有的人辗转反侧,有人?#26029;玻?#23601;有人愁。

    无论是立威也好,整顿也罢,承恩公的事后,效果立竿见影,流连青楼楚馆的官员立刻少了许多,毕?#25925;?#24180;寒窗苦读考上进士不容易,这么多年一路爬到京官更不容易,谁也不愿意为了这么点小事断送?#36865;荊?#20877;说了,女人哪里没有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紧接着,司礼监又毫无预警地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着令吏部对京城所有官员进行考绩。

    在大盛,官员述职考绩是三年一次的,而去年才刚刚结束。

    京中一时哗然,引来诸多揣测,众人惊疑不定,私下里议论猜测了一番,却也想不明白岑隐到底是何用意,于是不少人又纷?#30528;?#21435;吏部打探消息,吏部尚书游君集也是苦着脸,欲哭无泪。

    虽说吏部负责官员考绩,但是谁都知道,这些年来,所谓的“考绩”就是走走过场罢了,基本上都是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只要没惹出什么大事,那考绩十有**就能得“中上”以上,?#19990;?#19968;年年地熬下去,便是再平庸的官员也总能有所升迁的。

    然而,这一次的势头明显不一样。

    官员们心里没底,自是忐忑,忍不住胡思乱想,不过,对此最心烦的人还是吏部尚书游君集。

    游君集对着刚刚从岑隐那里拿到的那叠文书,反复看了好几遍,头?#20174;?#35010;。

    哎,别人看着他吏部尚书位高权重,谁又知道他这差事是越来越难了,这一次,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估计得得罪一大批人。

    虽然令是岑隐颁下的,但是那些人不敢去找岑隐,自然只能把账记到他头上。

    游君集很想跟岑隐提提这次考绩是不是别这么严格,但是岑隐一向独断独行,估计自己是说不通的,只能跑去找端木宪。

    两人关在书房里老半天才出来。

    当天,对于官员的考绩内容终于还是公布了出去,就像爆竹似的,把整个朝堂都炸开了。

    那些官员们如游君集所想不敢去找岑隐,纷?#30528;?#21435;找内阁哭诉,几位内阁大臣的衙门和府邸都快被踩破了门槛。

    一直到,忙了好几天的端木宪终于休沐了,?#25991;?#20040;多帖子递进来,他却是闭门谢客,心情颇为畅快。

    ?#20843;难就罰?#30631;瞧这个!”端木宪献宝似的丢?#35828;?#20844;文给端木绯看,笑容中带着一丝近似?#20197;擲只?#30340;味道。

    ?#30333;?#29238;喝茶。”端木绯亲自把茶盅递到了端木宪的手边,在端木宪的身旁坐下了。

    端木宪鼻尖动了动,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

    好茶,真是好茶!

    他只是闻闻茶香,就觉得从头到脚通身都舒畅了。

    端木宪喝着茶,端木绯则看着公文,她一目十行看得飞快,饶有兴致地笑了。

    端木宪勾了?#21019;劍?#24403;着孙女的面,根本就懒得掩饰自己的嘲讽与鄙夷。

    ?#20843;难就罰?#23697;督主竟然想到了改制考绩,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哼,朝堂上养了这多领着闲差混日子的闲人也是该收拾收拾了。”

    他每天都忙得只恨不得能长出三头六臂,那些个闲?#35828;?#26159;每天占着位不干活,?#24615;?#37326;鹤得很,清除了这些闲人还可以给朝廷省出不少银子。

    端木绯从公文中抬起头来,随口问道:?#30333;?#29238;觉得如何?”

    端木宪捋着胡须,?#21152;?#38388;露出赞赏之色,道:“在守、政、才、年这四项外,还加了贪、酷、罢软无为、不谨、年老、有疾、浮躁、才力不及这‘八法’考察。我看,这次改革考绩应该不是岑督主一时突发奇想。”

    端木绯只是抿?#21483;Α?#33521;雄所见略同。这张公文应该不是出自岑隐一人之手。

    是啊,若非?#26412;?#20043;危,他们本来?#20011;?#19975;事俱备只欠东风。

    端木绯垂下眼帘,长翘的眼睫挡住了眸底的异色。

    端木宪的目光落在了那叠平摊在桌上的公文上,眼神微凝,嘀咕道:?#21834;?#23601;是逼得太紧了些。”

    端木绯眸光一转,脆声问道:?#30333;?#29238;,岑公子后来是不是放宽了期限?”

    她的眸子亮晶晶的,笑眯眯地望着端木宪,那笑容透着几分?#22120;錚?#20960;分灵动,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端木宪心情大好地哈哈大笑,抬手以食指点?#35828;?#19982;他一案之隔的端木绯,“你这?#23601;罰?#23601;是聪明!”

    端木绯挑了挑眉,意思是,她当然聪明。

    ?#30333;?#26085;内阁和岑督主?#28907;?#27492;事的时候,岑督主同意把考绩的时间放到了半年后。”端木宪嘴角泛出一抹似笑非笑,“虽然是半年后,但那些闲人要是从现在起还像以前那样放纵的话,肯定过不了考绩。”

    端木绯了然地抿唇一笑,垂首去喝茶。

    大盛官场的问题由来?#20011;茫?#30456;当于十八年的沉疴,想在一天两天解决几乎是不可能的,肯定会引起那些朝臣的反弹,导致朝堂动荡,并不是明智之举。

    岑隐这一招其实是在以退为进,攻心为上。

    端木绯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儿,?#36335;?#26159;想到了什?#20174;?#36259;的事。

    端木宪也在笑,对着端木绯挤眉弄眼地笑道:“有这把‘铡刀’悬在头顶,想来?#36947;?#30340;人也能少一些……”

    他颇有几分唏嘘地叹了口气:太好了,大盛朝终于不是只有他在干活了!

    端木宪喝着喝着就发现茶盅空了大半,就笑呵呵地使唤小孙女:?#20843;难就罰?#27491;好,你出门前替祖父再泡杯茶。”

    端木绯眨了眨眼,蹭地?#37202;?#36523;来,嘀咕道:“哎呀,是今天,?#19968;?#20197;为是明天呢。”

    她差点忘了她今天还要出门的。

    端木绯急急地看了壶漏,急了,连忙道:?#30333;?#29238;,时候不早了,我快赶不上了,下次再给你泡茶……”

    话没说完,端木绯?#20011;?#19968;溜烟地跑了,只留下一道门帘在半空中簌簌抖动,外面还传来端木绯焦急的声音:“碧蝉,快去给我备马车。”

    端木宪失笑地摇了摇头,笑意更浓,心道:这?#23601;?#37117;快十四岁了,还是个孩子!

    端木绯今天是去要蕙兰苑。

    今天是女学的入学考,本来这?#25237;?#26408;绯也没什?#22402;?#31995;,但是她几天前无意中从大嫂那里听说,戚先生得了本朝画圣齐道之的一幅画,作为收徒礼,赠给女学这次考试中最出色的一个。

    端木绯一向?#19981;?#40784;道之,祖父楚老太爷和宫中都收藏了好几幅齐道之的画,她小时候还临摹过好多幅。

    齐道之是个狂人,不仅?#19981;?#30011;画,而?#19968;瓜不端?#30011;烧画,他流传于世的画都是令他自己满意的作品,数量实在不算多。

    端木绯只是想想,就觉得心里像是有一根羽毛在挠似的,痒痒的。

    马车一路朝着鸣?#24466;?#30340;方向飞驰而去,端木绯有些按耐不住地挑开窗帘一角,往外看了看。

    再过两条街,就到蕙兰苑了,应该能赶上考试。

    端木绯的眸子亮晶晶的,她其实也不?#31487;?#24471;到那幅画,她也就是想看一眼,能看一眼就好。

    其实,她为了那幅画?#20011;?#36305;了三趟蕙兰苑,撒娇卖?#20113;?#27714;等等的手段都用了,可是戚先生就是不让看。

    端木绯还是不死心,?#28909;?#27492;路不通,干脆换条路走,决定去参加女学的入学考试。

    她都想好了,她就是走个过场,等?#22402;?#30011;后,就当没这回事!

    端木绯的唇角勾出一个?#22120;?#21487;爱的浅笑,这时,马车?#22812;?#21040;了鸣?#24466;?#19978;,车速缓了下来。

    今日的鸣?#24466;?#19981;似平日般宁静肃穆,街上?#36947;闖低?#19968;辆辆马车排着一条长龙,喧嚷?#24615;樱?#23544;步难?#23567;?br />
    很快,端木家的马车就在车流中不动了。

    碧?#37306;?#31471;木绯打了声招呼,就下去打探消息,不一会儿,她就笑容满面地回来了,好似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地说道:

    “四姑娘,今天考试巳时开始,蕙兰苑还要一刻钟才开门,来得及。”

    “外面这些马车都是来蕙兰苑参加考试的,难怪今天这里这么热闹。”

    “奴婢方才还顺路找人闲聊了几句,还有不少姑娘是从外地赶来的呢。”

    端木绯听着,又挑帘往外看了看,外面似乎更?#23548;?#20102;,随风传来的声音中夹着各种口音的方言。

    端木绯绕有兴致地勾了?#21019;健?br />
    女学在京中办了?#37096;?#20004;年了,在京畿一带颇有了些规模和名望,才有了今日这番热闹的光?#21834;?br />
    须臾,前面的车流总算是有了动静,蕙兰?#32439;?#26102;开门了,几个门?#31185;?#23376;出来维?#31181;?#24207;,有条不紊地引着考生们进去。

    端木绯在马?#36947;?#21448;等了一盏茶功夫,总算是进了门。

    今日的蕙兰?#32439;?#32454;布置过一番,门后的庭院里摆着一个偌大的?#20960;?#26639;,上面贴有蕙兰苑的布局图,标明了各处之所在,周围的树上、檐下挂着一个个画着兰花的灯笼,沿?#20928;?#26377;一些胸间佩戴着兰花的姑娘们正在为考生指路。

    碧蝉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兴致勃勃地说道:“姑娘,奴婢刚刚听说为了今天的入学考,女学停课一天,学生们都来帮忙,佩戴着兰花的都是女学的学生……咦?那一位是章五姑娘!”

    端木绯顺着碧蝉的目光望去,就见章岚身姿笔挺地站在两三?#36175;?#30340;一棵金桂树下,她身上穿着一件青碧色绣水莲穿蝶褙子,下面搭配一条莲青月华裙,挽了一个弯月髻,鬓发间插着一支点翠蝴蝶?#21361;?#34924;得那张?#23562;?#31881;嫩的面庞清雅动人。

    ?#20011;?#21450;笄的章岚出落得亭亭玉立。

    可爱的小表妹长大了,所?#38405;衙?#23601;被人“惦记”!

    端木绯抿了抿唇,加快脚步朝章岚走去。

    自从上回得知章岚被皇后“相?#23567;?#21518;,端木绯就曾想递帖子去章家,没想到章家先闭门谢客了,所以她一直没机会见到章岚,直到今天。

    章岚没看到端木绯,她正与身旁两个佩兰的姑娘说着话,明眸善睐,浅笑盈盈,言谈不疾不徐,一举一动就?#36335;?#23610;量出来的般,举止间透出一种名门闺秀的风采。

    “端木四姑娘。”

    章岚身旁的一个蓝衣姑娘朝大门口这边望来时,正?#27599;?#21040;了端木绯。

    于是,章岚也朝端木绯望去,眼睛霎时亮了,微弯的嘴角克制地维持着原本的弧度,?#32728;?#36824;是那般端庄优雅。

    她的小表妹还是那么可爱。端木绯感觉像吃了糖似的,心情变得十分愉悦。

    她上前对着章岚与她身旁的两?#36824;?#23064;颔首打了招呼后,就笑眯眯地开口对着章岚相邀道:“章五姑娘,好些天不见了,改日去我家里做客吧。”

    ?#21834;?#31456;岚樱唇微动,眼底露出一分?#25105;啤?br />
    端木绯只当做没看到,若无其事地接着道:“我家小八最近又学会了好几字呢。”

    小八!章岚的眼睛如同宝石般更亮了,一下子忘了犹豫,道:“好。”

    她眸光一动,忍了忍,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八和团子可好?”说到小八和团子,她的声音不自觉地软糯了几分,捏?#25490;?#23376;的尾指轻轻地颤动了两下。

    端木绯注意到章岚的小动作,面上不动声色地诱惑道:“等你去我家,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想着可爱的小八哥和小狐狸,章岚心都要化了。

    两人说话间,后方传来一阵凌乱的步履声,还有门?#31185;?#23376;恭敬的声音:“几?#36824;?#23064;,里边请。”

    又有其他来考试的姑娘从外面进来了,那位蓝衣姑娘笑着上前去招呼。

    被门?#31185;?#23376;迎进来的是三个姑娘,其中一个翠衣姑娘还与蓝衣姑娘相识,含笑道:“齐三姑娘,别来无恙。”

    齐三姑娘看着对方脸?#19979;?#20986;一丝惊讶,笑着与那翠衣姑娘微微颔首:“童姑娘,我听母亲提起过你随令堂来了京城,还想着改日去府上拜访,不想倒是在此巧遇了。”

    童姑娘嘴里说着“巧了”,其实她就知道今日会在这里遇上齐三姑娘。

    这一次,她随母亲从中州来京城,美名其曰是为了探望外祖母,其实就是冲?#25490;?#23398;来的。

    蕙兰苑如今不仅在京中,而且在周边的几州都?#26408;?#22768;名。

    以前说起?#25490;?#38500;了那个曾经惊才绝艳的楚家大姑娘外,北方的?#25490;?#24635;是比南方的要?#39134;?#20960;分。

    不过这两年随着蕙兰苑的声名?#28783;穡?#21335;北倒是隐约有并驾齐驱的架势,一些在蕙兰苑读过书的姑娘们即便是出身普通些,不是出身显贵世家,也嫁进了名门。

    所以,最近几?#38395;?#23398;招生,来的人都很多,但是创办女学的三位大家要求严格,因此女学的招收名额一直贵精不贵多。

    童姑娘心里暗暗叹气,心里?#36234;?#26085;的考试没什么把?#38113;?br />
    她脸上不曾露出分?#28872;?#33394;,笑吟吟地又给齐三姑娘介绍了她身旁的两?#36824;?#23064;:“齐三姑娘,这是谢六姑娘。”

    童姑娘故意停顿了一下,才介绍另一人,“还有这位是瞿姑娘。”

    齐三姑娘一听谢六姑娘,就知道对方是承恩公府的那位谢六姑娘,连忙恭敬地对?#21028;?#21521;菱福了福,“谢六姑娘。”

    谢向菱神色淡淡地微微颔首,回了礼。

    童姑娘并不意外齐三姑娘的恭顺,毕竟谢向菱?#20011;?#34987;皇后定为未来的?#24149;首?#22915;,几乎就等于是未来的太子妃,乃至于皇后了。

    若非是?#27426;?#32769;爷之前外放中州三年,凭自己不过是一个通判家的姑娘,恐怕也没机会与谢向菱结交,更别说此刻站在谢向菱身侧了。

    门口越来越热闹,越接近巳时,抵达蕙兰苑的姑娘就越多。

    这才没一会儿工夫,就又有两?#36824;?#23064;进来了,说笑着在谢向菱身旁走过。

    “咦,那不是端木四姑娘吗?”

    “没想到端木四姑娘也来了,听闻端木四姑娘才学不比当年的楚大姑娘差,她要是来参加考试,今天的名额定是要少一个了。”

    “是啊。我们过去跟端木四姑娘打声招呼吧。”

    那两?#36824;?#23064;似乎根本就没看到谢向菱,直接加快步履朝端木绯走去,笑着与她又是福身行礼,又是?#31492;?#38382;候,那种恭敬中带着近乎逢迎的感觉令得童姑娘皱了皱眉。

    童姑娘立刻注意到谢向菱的唇角微微?#20004;簦?#19981;知道是不悦被人无视,还是对这位端木四姑娘甚是不喜。

    童姑娘动了动眉梢,好奇地问齐三姑娘道:“齐三姑娘,那?#36824;?#23064;是谁?”她刚到京城,对京城的名门闺秀并不熟悉。

    齐三姑娘飞快地瞥了谢向菱一眼,“那是端木首辅家的四姑娘。”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谢向菱对端木绯似乎有些看不顺眼的事,齐三姑娘也有几分耳闻。

    谢向菱没注意齐三姑娘,她攥了攥手里的帕子,冷眼看着前方几?#36175;?#30340;端木绯与章岚,眸底浮起一层淡淡的阴霾。

    自从被皇后指为了?#24149;首?#22915;后,这些日子,她是春风得意,京中的不少闺秀都纷纷送了拜帖来承恩公府,巴结他、奉承她的人不知凡几,犹如众星捧月。

    三天前,她在府里?#37096;?#20102;小宴,也特意给端木纭?#25237;?#26408;绯都发了帖子,但是这?#36234;?#22969;都没有来。

    也是。她们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她跟前呢!

    她可是未来的太子妃,除了皇后姑母,再不会有人比她更尊贵了!!

    谢向菱轻声冷哼,轻蔑地接着齐三姑娘的话补充了一句:“宫里的贵妃娘娘是她的嫡亲姑?#28014;!?br />
    童姑娘怔了怔,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虽然她来京城也不过半个多月,但也听说了,大?#39318;?#27491;和?#24149;首诱?#30343;位呢,贵妃是大?#39318;?#30340;生母,难怪这些人这么讨好贵妃娘家的姑娘。

    童姑娘心里有些啼笑皆非的古怪,暗暗摇头:贵妃又怎么样?!?#24149;首?#37027;可是养在皇后膝下的,肯定是?#24149;首?#26356;尊贵。这些姑娘?#37326;。?#30495;真目光短浅!

    “齐三姑娘,烦扰给我们带路。”谢向菱娇声又道,语气中带着一抹颐指气使的味道。

    齐三姑娘笑得温婉?#25512;?#20280;手做请状,“谢六姑娘,童姑娘,瞿姑娘,距离初试开始还有一炷香功夫,我先领几位去水阁小坐片刻吧。”

    在齐三姑娘的引领下,谢向菱三人朝着蕙兰苑的东北方去了,在金桂树下走过,目不斜视,只当作没看到端木绯。

    端木绯好不容?#23376;?#20184;完方才那两个姑娘,笑容可掬地看着章岚,心里?#32842;?#30528;要怎?#22402;?#24471;小表妹今日就跟她回家去玩。

    “章五姑娘,你好些日?#29992;?#35265;我家小八了吧?#20811;?#27604;以前胖了一大圈,等你看到它的时候,可千万别说出口,它啊,一向心胸狭隘,最会记仇了。”

    “前两日,?#19968;?#32473;小八和团子画了一幅画,它们俩平日里水火不容的,难得一起玩了一回毽子……”

    章岚听着,一双眼睛越来越亮,脑子里浮现端木绯所描绘的画面,真恨不得现在就跟端木绯离开。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根本没注意到谢向菱。

    谢向菱见她们二人谁也没理会自?#28023;?#35841;也没主动过来给自己问安,脸色更难看了。

    她眼神阴沉地瞥了端木绯身旁的章岚一眼,步伐走得更快。

    谢向菱自然是?#31995;?#31456;岚的。

    章岚是皇后姑母指给?#24149;首?#30340;侧妃,自己是妻,章岚是妾,可是章岚见到自己却不过来行礼,反而还在与端木绯有说有笑,真真不知礼数!

    这章家与平阳侯郑?#19968;?#30495;是天差地别。

    自打那日宫中的赏花宴后,郑家就往承恩公府递过拜帖,郑?#22812;?#23064;亲自登门,对她亲亲热热地口?#24179;?#22992;,还送了重礼。

    偏偏章岚却始终没有来,章家更没有丝毫的表示。

    这个章岚还没过门呢,就如此轻狂,不?#28814;?#24049;放在眼里。

    哼,世人都说章家是世家呢,不懂?#23138;兀?/div>
疯狂之七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