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定亲(四)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定亲(四)

    佑哥儿在宫中读书几年,之后数年,也时常出入宫中,对御花园的熟悉程度,比起陆府的花园也不差什么。

    阿萝对御花园更是熟悉。

    不过,今日两人同游御花园,心境不同,感觉也和往日大不相同。

    “阿萝妹妹,”佑哥儿悄声笑道:“今日御花园里的花草格外好看。”

    阿萝侧过头,冲佑哥儿粲然一笑:“只是花草好看么?#20426;?br />
    佑哥儿心神一漾,脱口而出道:“当然不是,你更好看。”

    阿萝脸颊上的笑涡更深,眼眸中闪着喜悦和娇羞:“佑哥哥,你怎么也变得油嘴滑舌,会说花言巧语了?该不会是从小宝儿弟弟那儿学来的吧!”

    佑哥儿:“……”

    阿萝猜了个正着。进宫前的一日,陈小宝儿来寻佑哥儿,特意传授了诸多心得体会。诸如“讨好岳父岳母的两三?#23567;薄?#21700;心爱的未婚妻高兴四五?#23567;?#31561;等。

    阿萝见佑哥儿略有些羞窘的表情,不由得扑哧一声乐了起来:“我就是随口说笑罢了,佑哥哥别害臊。”

    佑哥儿定定心神,抬眼凝望着阿萝。

    阿萝也不忸怩,笑吟吟地回视。

    片刻后,又是佑哥儿先败下阵来,率先红了脸。

    阿萝轻笑出声:“佑哥哥,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再过两年,我们便能成亲做夫妻。你高不高兴?#20426;?br />
    佑哥儿点点头:“高?#35828;?#19981;得了。自赐婚的凤旨到了陆府,?#19968;断?#24471;几夜都没睡好。”

    阿萝嘴角扬起,俏皮又淘气:“我和你正好相反。每晚我都睡得格外香甜踏实。”

    佑哥儿脸皮略薄,阿萝却承袭了亲爹亲娘的厚脸皮……不对,是强大和自信。也因此,一双少年少女相处时,竟是阿萝更主动更大方些。

    ?#23545;?#23614;随在后的女官们不乏耳力灵敏的,忍?#21028;Γ?#23558;头扭到一边,假装什么也没听到。

    ……

    阿萝和佑哥儿走得慢悠悠,不时甜蜜对视,走到一处凉亭处,便停下了。

    女官和宫女们体贴知趣地退出数?#23383;?#22806;守着。

    佑哥儿轻声说道:“阿萝妹妹,你入朝听政也有半年了。这半年来,感觉如何?#20426;?br />
    佑哥儿还没正式当差,也没入朝的资格。只能从翰林院的前辈同僚口中的只字片语,来遥想阿萝妹妹在金銮殿里的英姿,心中颇有些遗憾。

    阿萝和佑哥儿一起长大,自小就格外亲近,无话不说:“去年我在移清殿里伺候笔墨,整整半年没吭过声。进了金銮殿后,父皇母后都叮嘱过我,切不可自以为是。国朝大事,政务繁多,要多听多看多想。这半年来,我在朝会上也未说过话。”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

    “至少,现在众臣都习惯?#35270;?#25105;的存在了。等到了明年,父?#26102;?#25171;算让我学些具体的政务,约莫是要让我进六部中的一部。”

    每日待在天?#30001;?#20391;,面对群臣,听政学习,然后学着具体当差。有天子时时点拨教导。

    这是培养储君才有的高规格待遇。

    想及此,佑哥儿心情有些复杂,抬头看了阿萝一眼。

    阿萝这一年多来,渐有气势,也格外敏锐。她看着佑哥儿,轻声问道:“佑哥哥,你不?#19981;?#36825;样的我吗?#20426;?br />
    “当然不是。”佑哥儿凝望着未婚妻:“阿萝妹妹,自我十岁起,我便下定决心,这辈子?#24708;?#19981;娶。”

    “我的眼里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19981;丁!?br />
    这一番?#31508;?#24515;意的话,听得阿萝微红了俏脸。

    佑哥儿的声音低了下来,在耳畔回响:“阿萝妹妹,你这般辛苦,又承受了诸多压力。我心疼你,偏偏帮不?#22235;?#20160;么。而?#36965;?#20320;这般?#21028;?#20986;众,我?#23731;?#19981;如,也有些心虚。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你……”

    阿萝?#20937;?#22320;打断佑哥儿:“你我彼此钟情,也是世上最相配的未婚夫妻。”

    佑哥儿犹如喝了一罐蜜,被这一句话甜得回不过神来,痴痴地看着阿萝,然后一个劲儿地傻笑。

    在佑哥儿热切专注的目光下,阿萝的脸?#25214;?#27867;起了?#35272;?#30340;红晕。

    两人痴痴地对望片刻。

    佑哥儿张口打破沉默:“阿萝妹妹,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支持你。”

    立储这等事,谁也不会诉之于口。

    有些话,在阿萝的舌尖上滚了一圈,到底还是咽了回去。阿萝冲佑哥儿甜甜一笑:“这可是你亲口说过的话,以后可不能反悔。”

    佑哥儿声音低柔:“此情此心,永不更改。”

    诉过了情衷后,佑哥儿忽地又低声笑道:“只可惜,我身为男子,不能怀孕生子。不然,就连此事也该由我来才对。”

    阿萝?#27426;?#24471;咯咯直笑。

    ……

    自这一日过后,每个月佑哥儿都要进宫两回,给帝后请安,趁机也能见一见阿萝。

    梅太妃对这个未来的孙女婿,也十分满意?#19981;丁?#22312;盛鸿和?#24187;?#26342;的面前夸赞不已:“你们挑女婿的眼光委实好的很。佑哥儿生的俊秀,才学过人,品性端正,为人谦和,对阿萝体贴入微。好!好的很!”

    盛鸿却笑道:“我挑女婿的眼光不错,挑媳妇的眼光更好。”

    一边说一边冲?#24187;?#26342;送了个含情脉脉的秋波。

    ?#24187;?#26342;抿唇轻笑。

    梅太妃:“……”

    梅太妃和?#24187;?#26342;这对?#30036;保?#33021;解除隔?#36965;?#30456;安无事,已是万幸。注定是亲近不起来了。一见儿子儿媳那副旁若无?#35828;?#20146;?#24708;?#26679;,梅太妃就有些气闷。

    当然,梅太妃现在早已乖觉,绝不会露出半分,颇为亲切地冲?#24187;?#26342;笑道:“皇后贤惠能干,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有这样的皇后,皇上确实有福了。”

    梅太妃示好,?#24187;?#26342;自然领情,笑着应道:“母后这般夸我,我就厚颜领受了。”

    说笑一番后,梅太妃又说起了霖哥儿和霆哥儿的亲事:“……梅家和刘家一直不肯应下亲事,尹氏亲自去了几回梅?#36965;?#26757;家见闽王府如此有诚意求亲,总算允了这门亲事。不日就要定亲了。刘?#19968;?#36828;在蜀地,霆哥儿这桩亲事该怎么办?#20426;?/div>
疯狂之七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