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良寵 > 正文 第430章 去去晦氣

正文 第430章 去去晦氣

    第430章去去晦氣

    可如今,她想要什么,便自己去爭,去拿,再也不需要討好他這個父親。

    沈香凝是有錯,但她沈君茹便全然就是無辜的么?

    他只是不希望,她走的太急,太過!更不希望她失了本心,變的冷血無情!

    他不奢望他們會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只希望沈君茹能記著這一頓的打和責罰,讓她以后凡是都能留一線。

    這一線生機,不僅僅是留給別人,也是留給自己。

    ……

    沈君茹回府的消息剛傳到二房耳朵里,那沈奕恬正在沈二夫人的房里繡花,刻薄的話還未說出口,便又傳了消息來。

    “沈君茹被大伯罰跪祠堂去了?”

    “可不是么,也不知大老爺是怎么想的。”

    小丫頭低眉垂眼的應道。

    那沈奕恬眼珠子轉了轉,計上心頭,微微勾唇一笑。

    “哼,沈君茹,昔日.你害我至深,今日我必要好好的回敬你!”

    說著,她便放下手中團帕,站了起來,招了貼身丫頭前來,附耳說了幾句。

    “記住了么?”

    “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沈二夫人本就是個,刻薄卻無腦的,哪想到沈奕恬會要做些什么啊,瞧著這陣仗,似要有所動作,便叮囑道。

    “你要做什么?這年關將近,莫要惹出事端來,我已經拖城里莫大嬸子給你說人家了,那莫大嬸子可是這京城里人緣最好的人家,你是二房嫡女,萬不能委屈了。”

    “娘,我不急著嫁,那事兒還沒過去多久,再緩一緩說。”

    “不能緩了,你放心吧,那事兒嘴都給堵嚴實了,外面便是曉得的,也只以為你是生了病,去莊子上休養月余,不妨事的。”

    沈奕恬懶得與她多話,如今沈二夫人只盼著她嫁一老人家去,那事便也能掩了去,她心頭的一塊病也就落下了。

    但沈奕恬卻不想就此嫁人,若是要嫁,那也得嫁這世上最好的男子!

    太子已娶了太子妃,又納了妾室,還有那沈香凝,她才不愿過去與她繼續針鋒相對。

    至于三皇子,與那史家小姐事還不清不楚的,瞧著也沒什么希望。

    其他幾個皇子中,最出眾的便是六皇子,秦王殿下了,更關鍵的是,依她的觀察,那秦王與沈君茹走的似乎有些近!

    哼!她就是要將沈君茹的東西,一件一件的都給奪走,以報她昔日痛失愛子之仇,還有昔日的種種羞辱!

    不消多時,丫頭便來報。

    “小姐,都準備好了。”

    “那還等什么,咱們該給大小姐送一份禮兒去!”

    沈奕恬半刻也未停留,帶了人便像祠堂而去。

    此刻,沈君茹正跪在蒲團上,雙手合十,虔誠的念著經文,多少也平復了些心中的不快。

    忽而聽到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而后便是小廝阻攔的聲音。

    “二小姐,您這是做什么?大小姐正在里面受罰。”

    “這里沒你的事,走開!”

    沈奕恬使了個眼神,那小廝便被自己帶來的奴仆給拉了去。

    她大步跨入門檻,看著那跪在祖宗牌位前的沈君茹,對著丫頭抬了抬手。

    丫頭會意,將木桶遞給她。

    她提著木桶,上前兩步,沈君茹還未回頭,她抬手“嘩啦…”一聲,一桶涼水兜頭而下!

    沈君茹被澆了一個機靈,瞬間睜開了眸子。

    “阿姐,我這是在歡迎你回來呢,我聽說,監牢里可臟了,都是晦氣,你可莫要將晦氣帶到府里來,我聽老人說,這樣是去晦氣的。噢,對了,還要用這個麥穗抽打身子,能將晦氣都給驅走。”

    沈奕恬說著,將木桶丟在了地上,而后從丫頭手里拿過麥穗,揚手便要抽下的樣子。

    然而,沈君茹卻不是那不會動的木頭,任由人宰割!

    方才她從后面襲來,沈君茹躲避不及,這才挨了這兜頭的一桶冷水。

    沈尚書是她的父親,他打她,罵她,責罰她,她都得受著!

    但沈奕恬算什么東西!也輪得到在這里作踐她!

    沈君茹冷瞪著沈奕恬,低聲道。

    “去晦氣?二妹妹從莊子上回來,怕是也沒去晦氣呢吧?”

    第430章

    可如今,她想要什么,便自己去爭,去拿,再也不需要討好他這個父親。

    沈香凝是有錯,但她沈君茹便全然就是無辜的么?

    他只是不希望,她走的太急,太過!更不希望她失了本心,變的冷血無情!

    他不奢望他們會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只希望沈君茹能記著這一頓的打和責罰,讓她以后凡是都能留一線。

    這一線生機,不僅僅是留給別人,也是留給自己。

    ……

    沈君茹回府的消息剛傳到二房耳朵里,那沈奕恬正在沈二夫人的房里繡花,刻薄的話還未說出口,便又傳了消息來。

    “沈君茹被大伯罰跪祠堂去了?”

    “可不是么,也不知大老爺是怎么想的。”

    小丫頭低眉垂眼的應道。

    那沈奕恬眼珠子轉了轉,計上心頭,微微勾唇一笑。

    “哼,沈君茹,昔日.你害我至深,今日我必要好好的回敬你!”

    說著,她便放下手中團帕,站了起來,招了貼身丫頭前來,附耳說了幾句。

    “記住了么?”

    “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沈二夫人本就是個,刻薄卻無腦的,哪想到沈奕恬會要做些什么啊,瞧著這陣仗,似要有所動作,便叮囑道。

    “你要做什么?這年關將近,莫要惹出事端來,我已經拖城里莫大嬸子給你說人家了,那莫大嬸子可是這京城里人緣最好的人家,你是二房嫡女,萬不能委屈了。”

    “娘,我不急著嫁,那事兒還沒過去多久,再緩一緩說。”

    “不能緩了,你放心吧,那事兒嘴都給堵嚴實了,外面便是曉得的,也只以為你是生了病,去莊子上休養月余,不妨事的。”

    沈奕恬懶得與她多話,如今沈二夫人只盼著她嫁一老人家去,那事便也能掩了去,她心頭的一塊病也就落下了。

    但沈奕恬卻不想就此嫁人,若是要嫁,那也得嫁這世上最好的男子!

    太子已娶了太子妃,又納了妾室,還有那沈香凝,她才不愿過去與她繼續針鋒相對。

    至于三皇子,與那史家小姐事還不清不楚的,瞧著也沒什么希望。

    其他幾個皇子中,最出眾的便是六皇子,秦王殿下了,更關鍵的是,依她的觀察,那秦王與沈君茹走的似乎有些近!

    哼!她就是要將沈君茹的東西,一件一件的都給奪走,以報她昔日痛失愛子之仇,還有昔日的種種羞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良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安徽快三 可以建房间的4人麻将 乐彩网3d字谜图谜 模拟股票软件手机版 2016年欢乐真人麻将下载 新疆11选5平台购买 快乐10分 北京赛车走势图 喜乐彩规则表 浙江快乐十二走势图 探陵人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500`。 怎样才能玩好捕鱼游戏 神来棋牌官网版 2010上证指数 股票k线图入门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