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侯 > 第四章 行路如過山

第四章 行路如過山

    這不是楚國夫人第一次跟他寫信要東西。

    要物資,要兵器已經好幾次了,他能給就給了。

    然后她得寸進尺開始要兵馬。

    要兵馬就要了不止兩次。

    上一次就在前不久,要五萬兵馬說去支援麟州,理由是為了給振武軍脫罪,簡直不可理喻。

    支援麟州有劍南道,他怎么會將功勞拱手送他人?

    但這一次,她說要去打京城。

    京城!韓旭覺得胸口火熱,這當然不是因為楚國夫人的信在心口貼放。

    她的丈夫現在跟史朝對戰,安康上也被吸引調兵馬親自前圍剿。

    安慶忠帶著兵馬在麟州。

    此時打京城很冒險,但也是最難得的機會。

    這個女人雖然貪財好色,但是在守城對戰上很厲害,淮南道就是她一手打下的,還勇猛的馳援過沂州。

    別人說這話,韓旭可以不當回事,她說,韓旭就忍不住心動。

    她全力以赴攻打京城,需要兵馬在后做防護。

    “此一戰乃千秋大功業,韓郎君,你可愿意與我攜手共謀?”

    收復京城,大夏的千秋功業也就能重新扶回來了,他韓旭此生還有何求?

    為了此事別說把劍南道的兵馬送給楚國夫人,天下衛道的兵馬都送過去又有什么錯?

    只不過此戰機密,機會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他不能跟這些官員們解釋。

    “你們不要說了。”韓旭大手一揮推開這些官員,肅容道,“此事我自有主張,我會跟李都督溝通的。”

    一個官員道:“大人還是先跟李三老爺溝通一下吧。”

    “李家的老太太哭天搶地給李三老爺送消息了。”另一個官員補充,有些幸災樂禍,“李三老爺已經來山南道的路上了,還帶了兵馬。”

    跟李明玉溝通還好,跟李三老爺打交道,韓旭也有些頭疼,講不清道理.....

    那就不講道理了。

    “他帶兵馬來做什么?探望母親可以,如果做其他的事,衛道兵馬豈可私用?”韓旭冷冷,一甩袖子,“來了就給我拿下!”

    官員們對視一眼,好吧,不管李明玉是不是立了功,現在離開劍南道了,韓旭就是要霸占劍南道了,這亂世文臣也是胃口越來越大......尤其是還有個胃口更大的情人。

    這個情人跟其他的女人可不一樣,其他女人要衣服要珠花,她可是要錢要兵要馬,一要還是一座城池的數量。

    沒有兩個衛道,養不起啊。

    官員們不管了,天下已經大亂,衛道紛亂也無所謂了,管不過來也管不了。

    劍南道的兵馬離開山南道的時候,安慶忠的兵馬剛跟麟州的劍南道兵馬大戰一場。

    安慶忠讓安德忠派來的兵馬駐守恐嚇麟州,自己帶兵離開,但沒走多遠就遇到劍南道兵馬的攔截。

    “奸詐的劍南道。”一個副將狠狠的吐了口血水,“竟然在我們后方設了埋伏。”

    埋伏的劍南道兵馬大約有一萬多,不至于嚇退以及堵住他們的去路,但沖過去耗費了兩天的時間,損失了一些兵馬,真是讓人惱恨。

    另一個副將回頭看了眼,忍不住感嘆:“劍南道的兵馬真是厲害,這幾年無聲無息的,一出手,威名不減當年。”

    還以為李奉安死了,劍南道兵馬就垮了。

    旁邊有將官不愛聽,冷笑道:“怎么?劍南道厲害?咱們就不厲害了?”

    先前的將官脾氣也不好,喊道:“你厲害,現在掉頭去把劍南道的兵馬殺光啊。”

    其他的將官高興的看熱鬧。

    安慶忠被擁簇著走過來,問他們在說什么。

    “他們在說劍南道的兵馬厲害。”看熱鬧的一個將官先答道,帶著幾分故意。

    死一個將官,其他將官麾下的兵馬就能多一些。

    這種世道,沒有人嫌棄兵馬多。

    爭吵的兩個將官面色漲紅神情有些畏懼,安康山是個很小心眼的人,最恨別人說自己壞話。

    夸別人厲害就是說自己的壞話。

    安慶忠年輕的胖臉露出笑:“厲害好啊,厲害魯賊才會把他們留在身邊,麻煩也就是我們在麟州這里麻煩一些,離開了麟州,他們就麻煩不到我們了。”

    副將們明白了,哈哈狂笑起來:“沒錯,猛虎被拴起來看家護院就不是猛獸,是家犬。”

    家犬對他們就算不上威脅啦。

    安慶忠笑咪咪道:“不用為這件事糟心,這都在預料中,劍南道要是沒有設伏,本王還不敢往前走呢,他們厲害,我們不也過來了?所以還是我們厲害。”

    將官們紛紛舉起手中的刀槍揮舞高呼:“王爺威武!”

    安慶忠道:“我們接下來會更威武,讓我們暢通無阻所向披靡劈山斬海直回京城!”

    離開了麟州,接下來他們會穿過河東河南直達京城,所經過的這片河東之地,叛軍占不住衛軍也奪不回,干脆成了無人管的亂地,土匪橫行馬賊為王。

    土匪馬賊的驕橫從來不針對叛軍,見到他們只會遠遠的躲開,甚至還主動為他們開路。

    至于河南道這塊地方,雖然被忠武軍把持,但也不用擔心。

    河南道的位置比較幸運,中原腹地,西邊的叛軍忙著打麟州,北邊的叛軍擁有了京城暫無暇南下,浙西的安德忠與之隔了三個衛道,所以一直以來除了境內三三兩兩州府的衛軍反叛為亂,并沒有遭受過大規模的襲擊。

    河南道觀察使也沒能掌控整個道府,河南道內衛軍四散林立各擁城池不聽調派,所以河南道從不參與征戰。

    如果有叛軍經過他們就緊閉城門,你若不打我我就當做沒看到你,衛軍經過的話好吃好喝好相待,但要兵要馬要協助半點不給。

    對于安慶忠的兵馬來說,只要把大旗一揮動,經過這里也是如同無人之境。

    伴著大旗揮動,安慶忠的大軍嚴整軍勢,如潮水滾滾。

    ......

    ......

    二月初,河南道西北黃縣外的一座山頭,嶙峋山石后潛伏的兵馬們警惕的看著山腳下,山腳下有兩隊兵馬疾馳而過。

    “這就是安慶忠的先鋒。”為首的將官站起來,道,“他們果然來了。”

    其他的兵士議論紛紛“竟然這么快從麟州就回來了?”“聽說不是還在打嗎?怎么跑回來這么多人?”“是贏了是輸了?”。

    但輸贏都跟他們無關,一個兵士站起來道:“我們速去報告,讓這邊的城池緊閉,兵馬躲退。”

    這也是他們一貫的做法,但這一次為首的將官卻將嘴里的枯草吐出來,眼神閃閃犀利,伸手做個下斬的動作。

    “不。”他道,“放烽火信號,干掉這隊先鋒。”

    兵士們神情驚懼,什么?真的假的?為什么?

    ......

    ......

    廝殺聲從前方遠遠的傳來,地面的震動恍若有千軍萬馬,但實際上前方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山谷。

    身旁有將旗和鄭王大旗的前鋒將官神情驚愕,看著節節敗退的前鋒營,看對戰的慘烈和死傷的慘重,他還以為是麟州的劍南道兵馬伏擊到這里了呢。

    但山谷里奔出來兵馬的旗幟千真萬確是河南道衛軍忠武軍旗幟。

    “殺!”

    撞擊在一起的兵士們揮動著大刀長槍,穿透對方,或者被對方砍成兩半,鮮血四濺,血肉橫飛,慘叫聲哭喊聲震天。

    沖出來的衛兵沒有一個退后,腳下踩著同袍們的尸首只向前沖,不管不顧兇猛的像下山餓虎。

    “大人,大人,我們頂不住了!”一個副將滾跑過來喊道。

    不用他說,前鋒將官也看出來了,他帶了三百兵馬來,現在已經有二百多的傷亡,整個先鋒營算是被打殘了......

    而對方還不知道藏著多少兵馬。

    上次他們從這里經過的時候可沒有見到兵馬。

    河南道的兵馬竟然在這里布防了,目標很明顯是他們!

    河南道的兵馬竟然敢伏擊他們!

    “退兵。”前鋒將官道,眼神閃過一絲震驚,“速去報鄭王,河南道的兵馬,瘋了。”

    ......

    ......

    “中都尉!你瘋了嗎?為什么打叛軍!”

    山谷后一座城池內,一個將官看著門外邁進來的年輕人大喊。

    “我可沒聽到觀察使大人有這個吩咐!”

    中齊咿了聲,英俊的臉上酒窩閃閃:“當然是為了給觀察使大人立功啊,這個還用什么吩咐?”
疯狂之七试玩
湖北30选5开奖记录 捕鱼王ll下载苹果 南宁麻将怎么算 广西十一选五网站 欢乐生肖网上平台 皇冠比分网即时指数v90 股票的怎么玩 神来棋牌体验版本 快3今天推荐号 双色开奖结果球走势 10万怎么理财收益最大 浙江6+1开奖号码 王中王开奖结果24码 闲来安徽麻将免费下载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