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一侯 > 第四章 行路如过山

第四章 行路如过山

    这不是楚国夫人第一次跟他写信要东西。

    要物资,要兵器已经好几次了,他能给就给了。

    然后她得寸进尺开始要兵马。

    要兵马就要了不止两次。

    上一次就在前不久,要五万兵马说去支援麟州,理由是为了给振武军脱罪,简直不可理喻。

    支援麟州有剑?#31995;潰?#20182;怎么会将功劳拱手送他人?

    但这一次,她说要去打京城。

    京城!韩旭觉得胸口火热,这当然不是因为楚国夫?#35828;?#20449;在?#30446;?#36148;放。

    她的丈夫现在跟史朝对?#21073;部?#19978;也被吸引调兵马亲自前围剿。

    安庆忠带着兵马在麟州。

    此时打京城很冒险,但也是最难得的机会。

    这个女人虽然?#23433;?#22909;色,但是在守城对战上很厉害,淮?#31995;?#23601;是她一手打下的,还勇猛的驰援过?#25163;蕁?br />
    别人说这话,韩旭可以不当回事,她说,韩旭就忍不住心动。

    她全力以赴攻打京城,需要兵马在后做防护。

    “此一战乃千秋大功业,韩郎君,你可愿意与我携手共谋?#20426;?br />
    收复京城,大夏的千秋功业也就能重?#36335;?#22238;来了,他韩旭此生还有何求?

    为了此事别说把剑?#31995;?#30340;兵马送给楚国夫人,天下卫道的兵马都送过去又有什?#21019;恚?br />
    只不过此战机密,机会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他不能跟这些官员们解释。

    “你们不要说了。”韩旭大手一挥推开这些官员,肃容道,“此事我自有主张,?#19968;?#36319;李都督沟通的。”

    一个官员道:“大人还是先跟李三老爷沟通一下吧。”

    “李家的老太太哭天抢地给李三老爷送消息了。”另一个官员补充,?#34892;┬以擲只觶?#26446;三老爷已经来山?#31995;?#30340;路上了,还带了兵马。”

    跟李明玉沟通还好,跟李三老爷打交道,韩旭也?#34892;?#22836;疼,讲不清道理.....

    那就不讲道理了。

    “他带兵马来做什么?探望母亲可以,如果做其他的事,卫道兵马岂可私用?#20426;?#38889;旭冷冷,一甩袖子,“来了就给我拿下!”

    官员们对视一眼,好吧,不管李明玉是不是立了功,现在离开剑?#31995;?#20102;,韩旭就是要霸占剑?#31995;?#20102;,这?#27778;?#25991;臣也是胃口越来越大......尤其是还有个胃口更大的情人。

    这个情人跟其他的女人可不一样,其他女人要?#36335;?#35201;珠花,她可是要钱要兵要马,一要还是一座城池的数量。

    没有两个卫道,养不起啊。

    官员们不管了,天下已经大乱,卫道纷乱也无所谓了,管不过来也管不了。

    剑?#31995;?#30340;兵马离开山?#31995;?#30340;时候,安庆忠的兵马刚跟麟州的剑?#31995;?#20853;马大战一场。

    安庆忠让安德忠派来的兵马驻守恐吓麟州,自己带兵离开,但没走多远就遇到剑?#31995;?#20853;马的拦截。

    “奸诈的剑?#31995;饋!?#19968;个副将狠狠的吐了口血水,“竟然在我们后方设了埋伏。”

    埋伏的剑?#31995;?#20853;马大约有一万多,不至于吓退以及堵住他们的去路,但冲过去耗费了两天的时间,损失了一些兵马,真是让?#22235;?#24680;。

    另一个副将回头看了眼,忍不住感叹:“剑?#31995;?#30340;兵马真是厉害,这几年无声无息的,一出手,威名不减当年。”

    还以为李奉安死了,剑?#31995;?#20853;马就垮了。

    ?#21592;?#26377;将官不爱听,冷笑道:“怎么?剑?#31995;览?#23475;?咱们就不厉害了?#20426;?br />
    先前的将官脾气也不好,喊道:“你厉害,现在掉头去把剑?#31995;?#30340;兵马杀光啊。”

    其他的将官高?#35828;目?#28909;闹。

    安庆忠被拥簇着走过来,问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在说剑?#31995;?#30340;兵马厉害。”看热闹的一个将官先答道,带着几分故意。

    死一个将官,其他将官麾下的兵马就能多一些。

    这种世道,没有人嫌弃兵马多。

    争吵的两个将官面色涨红神情?#34892;?#30031;惧,?#37096;?#23665;是个很小心眼的人,最恨别人说自己坏话。

    夸别人厉害就是说自己的坏话。

    安庆忠年轻的?#33267;?#38706;出笑:“厉害好啊,厉害鲁贼才会把他们留在身边,麻烦也就是我们在麟州这里麻烦一些,离开了麟州,他们就麻烦不到我们了。”

    副将们明白了,哈哈狂笑起来:“没错,猛虎被拴起来看?#19968;?#38498;就不是猛兽,是家犬。”

    家犬对他们就算不上威胁啦。

    安庆忠笑咪咪道:“不用为这件事糟心,这都在预?#29616;校?#21073;?#31995;?#35201;是没有设伏,?#23601;?#36824;不敢往前走呢,他们厉害,我们不也过来了?所以还是我们厉害。”

    将官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刀枪?#28216;?#39640;呼:“王爷威武!”

    安庆忠道:“我们接下来会更威武,让我们畅通无阻所向披靡劈山斩海直回京城!”

    离开了麟州,接下?#27492;?#20204;会穿过河东河南直达京城,所经过的这片河东之地,叛军占不住卫军也夺不回,干脆成了无人管的?#19994;兀?#22303;匪横行马贼为王。

    土匪马贼的骄横从来不针对叛军,见到他们只会?#23545;?#30340;躲开,甚至还主动为他们开路。

    至于河?#31995;?#36825;块地?#21073;?#34429;然被忠武军把持,但也不用担心。

    河?#31995;?#30340;位置比较?#20197;耍性沟兀?#35199;边的叛军忙着打麟州,北边的叛军拥有了京城暂无暇南下,浙西的安德忠与之隔了三个卫道,所以一直以来除了境内三三两两州府的卫军反叛为乱,并?#25381;性?#21463;过大规模的袭击。

    河?#31995;拦?#23519;使也没能掌控整个道府,河?#31995;?#20869;卫军四散林立各拥城池不听调派,所以河?#31995;?#20174;不参与征战。

    如果?#20449;?#20891;经过他们就紧闭城门,你若不打我我就当做没看到你,卫军经过的话好吃好喝好相待,但要兵要马要协助半点不给。

    对于安庆忠的兵马来说,只要把大旗一挥动,经过这里也是如同无人之?#22330;?br />
    伴着大旗挥动,安庆忠的大军?#38505;?#20891;势,如潮水滚滚。

    ......

    ......

    二?#40065;酰?#27827;?#31995;?#35199;?#34987;?#21439;外的一座山头,嶙峋山石后潜伏的兵马们警惕的看着山脚下,山脚下有两队兵马疾驰而过。

    “这就是安庆忠的先锋。”为首的将官站起来,道,“他们果然来了。”

    其他的兵士议论纷?#20303;?#31455;然这么快从麟州就回来了?#20426;薄?#21548;说不是还在打吗?怎么跑回来这么多人?#20426;薄?#26159;赢了是输了?#20426;薄?br />
    但输赢都跟他们无关,一个兵士站起来道:“我们速去报告,让这边的城池紧闭,兵马躲退。”

    这也是他们一贯的做法,但这一次为首的将官却将嘴里的枯草吐出来,眼神闪?#26009;?#21033;,伸手做个下斩的动作。

    “不。”他道,“放烽火信号,干掉这队先锋。”

    兵士们神情惊惧,什么?真的假的?为什么?

    ......

    ......

    厮杀声从前方?#23545;?#30340;传来,地面的震动恍若有千军万马,但实际上前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谷。

    身旁有将旗和郑王大旗的前锋将官神情惊?#25285;?#30475;着节节败?#35828;?#21069;锋营,看对战的惨烈?#36864;郎说?#24808;重,他还以为是麟州的剑?#31995;?#20853;马伏击到这里?#22235;亍?br />
    但山谷里奔出来兵马的旗帜千真万确是河?#31995;?#21355;军忠武军旗帜。

    ?#21543;保 ?br />
    ?#19981;?#22312;一起的兵士们挥动着大刀长枪,穿透对?#21073;?#25110;者被对方?#21557;?#20004;半,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惨叫声哭?#21543;?#38663;天。

    冲出来的卫兵没有一个退后,脚下踩着同袍们的尸?#23383;?#21521;前冲,不管不顾凶猛的像下山饿虎。

    “大人,大人,我们顶不住了!”一个副将滚跑过来喊道。

    不用他说,前锋将官?#37096;?#20986;来了,他带了三百兵马来,现在已经有二百多的?#36865;觶?#25972;个先锋营算是被打残了......

    而对方还不知道藏着多少兵马。

    上次他们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可没有见到兵马。

    河?#31995;?#30340;兵马竟然在这里布防了,目标很明显是他们!

    河?#31995;?#30340;兵马竟然敢伏击他们!

    “退兵。”前锋将官道,眼神闪过一丝震惊,“速去报郑王,河?#31995;?#30340;兵马,疯了。”

    ......

    ......

    “中都尉!你疯了吗?为什?#21019;?#21467;军!”

    山谷后一座城池内,一个将官看着门外迈进来的年轻人大?#21834;?br />
    “我可没听到观察使大人有这个?#24895;潰 ?br />
    中齐咿了声,英俊的脸上酒窝闪闪:“当然是为了给观察使大人立功啊,这个还用什么?#24895;潰俊?/div>
疯狂之七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