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女福妃,別太甜 > 正文 第214章 爺就是靠臉吃飯的

正文 第214章 爺就是靠臉吃飯的

    不過少女說的話,他一點不覺得狂妄。

    因為他從她那里偷走的藥膏,到現在他都沒研究出來到底什么配方。看她拿出藥材他才恍然,估計就是缺了這一味,所以藥效怎么都不對。

    他就知道她肯定留了一手!

    把藥瓶搶到手,薛青蓮開始熱血沸騰,“走走,我現在就教你煉藥!”教完了他馬上試藥去!

    院子里,柳家人已經陸陸續續起身,在廊檐下、灶房前洗漱,準備吃早飯。

    柳玉笙跟著薛青蓮往中間穿過,跟每個人都道了早安,獨獨漏了站在院子中央看向她的某人。

    錢萬金眼尖,看得真切,福囡囡居然破天荒的看都沒看風青柏一眼!

    頓時幸災樂禍,“喲,喲!有人惹咱福囡囡生氣咯!心涼咯!”

    樂極生悲,腳下莫名一滑,往前栽去。

    這個姿勢,是要跌得狗吃屎的!怪力女就在旁邊看著呢!

    錢萬金心里罵娘。

    在臉即將親上地面的時候,腰帶被人拉住往后一拽,罵娘的人跌進了女子懷里。

    “小心點。”

    錢萬金吭哧吭哧,一句要你管在嘴邊硬是吐不出來,人家救了他,免他丟臉,他再罵人有點恩將仇報。

    灶房門口,風墨晗翻了個大白眼,“每次都要女人救,丟臉。”

    “怎么丟臉了!還不準英雄救美了?!”錢萬金漲紅臉。

    “你是被救的那個‘美’?”

    “不行嗎?爺天生麗質!爺就是靠臉吃飯的!”

    “是挺美。”石纖柔淺笑。

    “那當然,爺這張臉往外一擱,就是錢家活招牌,不僅美,還值錢!哼!”錢萬金腦門一甩,驕傲得像只小公雞,連腦門上翹出的一小撮呆毛都神氣活現。

    “我很喜歡。”女子沙啞聲音里漸起的笑意愈濃。

    “……”錢萬金腦門上的呆毛瞬間趴下,轉身就跑,最愛吃的早飯都顧不上了,逃到門檻的時候還差點倒頭栽。

    這、這特么是女人嗎!一大清早的就調戲人!

    看了石纖柔一眼,風墨晗很服氣。

    他有些認同錢萬金的話了,這是女人嗎?男人都沒她那么豪放,還豪放得一本正經!

    哎,連錢萬金都有人疼了,這么一比較,皇叔好可憐,柳姨生氣了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得想辦法幫皇叔把柳姨哄回來。

    灶房里老爺子跟老婆子一個燒火一個燉清湯,側耳聽著外面動靜,不時失笑出聲。風墨晗眼珠子轉了轉,垮下肩膀走進去,“太姥,太姥爺。”

    “小風兒,這是咋啦?跟小金子吵架輸了不高興啦?”

    “……”太姥也慣是個會補刀的,小少年咬牙繼續裝,“不是,我是心疼我小叔,昨天小叔惹柳姨生氣了,柳姨到現在都不理他。”

    倆老面面相覷,突然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們家囡囡……

    “太姥,太姥爺,你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小叔難過得一晚上沒睡著,可可憐了,再過兩天我們就要回京城了,要是柳姨一直不原諒小叔,我小叔肯定會難過很久的。”

    “過兩天就要走?這么快!”

    “是啊,太姥,走了以后我可能沒有時間再回來了。”本來是裝的,說到這里反而來了真情緒,風墨晗眼眶有點發紅。

    “怎么沒有時間回來,小小年紀你有什么事情要忙的,”柳老爺子笑罵,“到時候我跟你小叔說說,你想過來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你小叔要是沒時間送你回來,太姥爺去接你!”

    “謝謝太姥爺!”明知道不會出現那樣的情景,風墨晗心里還是暖暖的。

    柳老婆子已經放下了手里鍋勺,悄悄往外看一眼,然后佯裝不經意,“小風兒,太姥一直沒問,你們在京城家里還有什么人啊?你小叔這年紀,便是沒成親,總該定親了吧?”

    風墨晗聞言,心里立即轉開了,眼中閃過喜意,“沒有沒有,京城家里一直就我跟小叔兩個人,連一個女眷都沒有!不過,太姥,我悄悄告訴您,有好多人想嫁給我小叔哦!小叔一個沒要就是了,看都不多看一眼,我知道他為什么這樣!”

    “為什么?”

    “我小叔有心上人的!他以前說漏嘴,說除了他喜歡的那個人,他誰都不要!您說在京城地界,哪個男子不是三妻四妾的?就我小叔不同,這么多年來始終守著承諾,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像我小叔這樣的癡情種,整個天下都不多見!”

    倆老沉默片刻,老爺子抬手揍上風墨晗屁股,“你這臭小子,多大點人,什么是癡情種你都知道!學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姥爺知道了還揍你!”

    風墨晗捂著屁股笑嘻嘻的,也不躲,“太姥爺,那不是我亂學的,就是聽戲文里講過,順嘴就說出來了,您別生氣,我肯定不學壞!”

    “你記著就好,開開玩笑也就罷了,任何時候心都要正!”

    “我記著了,太姥爺!”

    老人教孫,柳老婆子看得滿眼都是笑,“好了,先吃早飯,小風兒,去叫你小叔、柳姨他們過來。”

    “誒,我馬上去!”看,這不就幫著小叔創造了個機會嗎?

    小子跑出去后,柳老婆子笑容才收起來,輕輕嘆了口氣。

    “再有兩天就要走,我心里都不是滋味,何況囡囡,怪不得囡囡生氣。老頭子,你說咋整?”

    老爺子把土灶里的柴火取出來,埋柴灰里熄滅,“能咋整?咱不能叫阿修留下來,也不能讓囡囡不難過。彼此要是都有心,什么難題都不是難題。咱老了,不該摻和的時候別摻和,等真需要咱的時候咱再出面。”

    也只能如此了,老婆子點頭,“聽你的。”

    “嘿!這老婆子,平時不都讓我聽你的,這回沒轍了,才有點老媳婦的樣兒。”

    “胡咧咧什么呢你!”舉起鍋勺朝老頭子揚了下,老婆子先沒忍住笑開來。

    這死老頭子。

    這輩子,她算是沒嫁錯人。

    當初說下工回來幫著她一塊操持家務,還真說了就做到,到現在一做就是十二年。

    想起老頭子最開始做家務笨手笨腳的樣子,老婆子嘴角笑意更濃。

    恍惚中,竟似幾分少女神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農女福妃,別太甜》,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姚记棋牌申请优惠政策 浙江6+1走势图手机版在哪里看 打麻将游戏单机版 浙江20选5中3个 手机游戏捕鸟达人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 辽宁快乐十二选5遗漏 新疆25选7 宁夏十一选五 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滨化股份股票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选号 pk10开奖直播 河源百搭麻将外挂 福建22选5预测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