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豪門通靈萌妻 > 正文 第839章 家里鬼東西這么多,沒什么好奇怪的

正文 第839章 家里鬼東西這么多,沒什么好奇怪的

    “怎么回事。”

    宮司嶼大步流星走至紀由乃跟前,溫暖寬大的手掌撫住她染了血污的小臉,垂眸,上下打量,細細查看,蹙眉深沉問。

    任由宮司嶼拿著手帕在替自己擦臉上的血漬。

    紀由乃湊近,壓低聲,附在宮司嶼耳邊悄然道:“晚去一步都不行,兩個學生舉止詭異,傷了拜教授,看樣子是被控制了,要綁走拜教授的時候,被尤恩攔了下來,人現在在里面搶救,傷的挺重,腸子……都出來了。”

    來的警察只是普通刑警。

    因為流云是報案人,紀由乃和尤恩是送拜教授來醫院的。

    所以緊接著,警察就迅速找到他們三人開始進行詢問。

    借口和說辭紀由乃早就想好了。

    “我和流云是拜教授的學生,因為請假沒去學校落下了課程,所以今天下午準備去找拜教授拿筆記和考試復習資料,可是一到拜教授辦公室門口,就見教授腹部全是血,兩個學生一個手里拿刀,一個牽制住了教授,具體因為什么事,不得而知,我們只是救了人。”

    “那兩名學生,當場死亡,你們怎么解釋?”

    負責做筆錄問詢的警察一臉嚴肅懷疑的看著紀由乃和沒戴美瞳,瞳孔呈現詭異紅色的流云,又看了眼五官深邃,金發碧眼的尤恩。

    “這也是學生?”

    “尤恩是我未婚夫的表弟。”說著,紀由乃挽住一旁宮司嶼的手臂,“那兩個學生的死就不關我們的事了,一個是被地上的血滑倒,失落了手中匕首,就這么面朝上,被從天而落的匕首刺死的,一個是被樹砸死的,純屬倒霉,不信的話,鑒證科的人去案發現場偵查一下就出結果了。”

    一起來的教委會主任,是個中年婦女,姓楊。

    帝都大學是高等學府排名第一的知名大學,沒兩個月,就又出了駭人聽聞的學生傷教授惡**件,她憂心忡忡的。

    “警官,那兩個學生是歷史系大三的,去年還拿了帝都大學全額獎學金,他們不可能殺人的啊,拜教授又素來受學校學生歡迎,絕不可能又師生矛盾,這里面一定有隱情!”

    而這時,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護士匆忙走出。

    “傷患家屬在嗎?傷患失血性休克,需要緊急輸血,要簽個病危書。”

    “他家屬不在。”紀由乃回了句。

    拜無憂和蕭影后領了結婚證,可自那之后,蕭念情就一直忙于工作,這會兒都不知道在哪呢。

    “我來簽字。”

    突然,宮司嶼氣勢懾人,邁出步子,冷冷道。

    “那醫藥費呢?”戴著口罩的小護士先是一怔,詫異驚艷的看了眼宮司嶼,后問。

    “醫藥費……我們學校會給拜教授……”楊主任話還沒說完,宮司嶼就打斷道。

    “醫藥費我來,不用省。”

    話落,宮司嶼接過白斐然遞來的鋼筆,瀟灑利落的在病情危急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

    拜無憂的手術整整做了三個小時。

    轉眼,醫院走廊盡頭的窗外,天色都黑了。

    手術很成功,拜無憂被推進了icu重癥監控室。

    醫生說觀察24小時,若無并發炎癥,就可以轉進普通病房。

    警方留了一名輔警在醫院陪同,其他人傍晚就離開了。

    在外人都離開后。

    紀由乃才在重癥監護室外的走廊上,小聲和宮司嶼道:“讓饕餮和燭龍來醫院,守在拜教授的身邊,東皇無極的人恐怕還會再來。”

    “嗯。”

    這時,見輔警出去抽煙了。

    一直沉默的倚靠在冰冷白墻邊的流云,怪異的看著宮尤恩,最終,問出了心底疑惑,“你下午救人的時候,使出的都是些什么招數?我怎從未見過?還有那柄鐮刀,看著不錯。”

    尤恩勾唇,笑的俊雅迷人,“要不,表嫂妹妹解釋?”

    “……”紀由乃無語的看了眼尤恩,隨即開口道,“那叫死神效應,冥界分東西,尤恩真正的身份是來自西冥府的死神,所掌握的異能,通俗來說,就是烏鴉嘴,說什么都會靈驗,這會兒他要是想讓這棟樓塌了,我都不會奇怪。”

    詭異的紅眸微瞇,似詫異,流云挑挑眉頭,輕笑冷呵了聲:“你藏的還挺深。”

    白斐然鮮少露出震驚的神情,上下打量了一眼宮尤恩,扶了扶眼鏡,心想,要是宮家二叔公知道自己孫子早已不是人,不知是什么心情。

    “他被西冥府委派來和東冥界聯盟,共同抵抗東皇無極,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是合作關系。”

    宮尤恩挺不好意思的,畢竟瞞著所有人這么久。

    可是,他卻覺得宮司嶼的反應很奇怪,非常平靜和冷淡,完全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壓根兒就當沒聽見似的。

    “咦?表哥,你不驚訝啊?”

    聞言,宮司嶼抱臂,俊美邪肆的微瞇瞳孔,望著重癥監控室內的拜無憂,深沉幽冷道:

    “你表嫂中午離家,去的是冥界,你卻和她一起回來,我就明白你不簡單,沒什么好驚訝的,家里稀奇古怪的東西這么多,習慣了。”

    一個小時后,燭龍和饕餮趕到。

    門神似的守在重癥監護室外,一個目不轉睛,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著拜無憂,一個耳聽八方密切監管著整個樓層的各個出入口,百米之外一有異動,立刻就會發現。

    就在紀由乃和宮司嶼打算先回去,讓饕餮和燭龍,以及他增派的保鏢守在醫院。

    聽覺極為靈敏的饕餮,大大的耳廓突然機敏一動,憨憨道:“正北方向,電梯,有人上來了。”

    果然,隨著“叮咚”一聲,電梯門打開。

    一個帶著墨鏡,身上裹著黑色大衣,里面穿的還是參加晚宴的紅色晚禮服,波浪卷發披肩,踩著10cm的水晶高跟的美艷女人跑著沖了出來。

    身后跟著一個女助理,還有一名穿著不凡,手拿古董老煙桿的成熟胡須男。

    紀由乃定睛一看,小驚訝,“欸?是念情姐來了。”

    蕭念情踩著高跟跑過來,雖戴著墨鏡,卻不難看出,她哭過,淚痕都沒干,估計聽到拜教授受重傷,心疼壞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門通靈萌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体彩6 1预测推荐 广西快乐双彩彩宝走势图 成都麻将游戏下载 京东方A股票最新消 未来云南麻将下载昭通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直 杭州麻将怎么翻倍 正版捕鱼游戏平台 中原河南麻将辅助 河南11选5开奖号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极速赛车开奖是真的吗 正规网上兼职赚钱 河北好运3复式投注 东北麻将技巧十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