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名門貴妾 > 正文 第276章 異變(二更)

正文 第276章 異變(二更)

    “停下……快!快去叫大夫!快!”

    慌張的聲音中帶著驚恐,尖銳,痛苦。

    幾個車夫聽見聲音,連忙停了下來,放下轎子,轉身掀開轎簾。

    “姑娘,你沒事吧?”

    轎子中,霜兒臉色慘白,一只手捂著肚子,另一只手上沾滿鮮血,一灘血跡順著兩條腿流下來,在地上形成一灘血泊,觸目驚心!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霜兒嚇得渾身顫抖著,眼眶不斷涌出淚水,心里是從未有過的慌張。

    “快!快送我回去,叫大夫來!我的孩子!不能有事……”

    這是她唯一的希望,一定不能出事。

    幾個轎夫也被此時的狀況嚇了一跳,連忙道:“姑娘小心,我們現在就回去!快!快去叫大夫!”

    說完,迅速抬起轎子,飛快朝府邸奔去。

    霜兒緊緊抓著衣服,腦海中一片空白,根本不敢想,自己的孩子要是沒了,該怎么辦?

    很快,人就重新送回了院子,幾個大夫連夜趕來診治。

    這幾天跟在霜兒身邊的丫鬟看了看,轉身迅速離開,朝晉王府走去。

    晉王府中。

    洛水心被殷無離帶回嘯風殿,身后的樂曲聲遠了一些,詢問道:“你不管他們了?”

    殷無離輕松地將她抱在懷里,腳步平穩,看也不看身后的人。

    “今日是我的大喜之日,管他們做什么?我只要管心兒就行了。”

    他一邊說著,低頭朝洛水心看去。

    就算隔著蓋頭,也能感覺到他灼熱的視線。

    和熱鬧的前院比起來,嘯風殿卻顯得格外安靜,所有人都離開了,就連零星幾個丫鬟,也被殷無離遣退。

    房間門一打開,殷無離直接走進去,才剛剛將身后的門關上,就迫不及待地吻住了她。

    尚且隔著蓋頭,輕輕觸碰了一下,又很快離開。

    他的目光更加深邃,后退一步,只要一想到,從今天開始,從此時此刻開始,洛水心便是他的世子妃,便是他一個人的。

    殷無離心里就仿佛被什么東西填滿,胸口漲漲的。

    他嘴角帶著一抹弧度,抬手將洛水心頭上的蓋頭掀開。

    燭光之中,洛水心抬眸看來,雙眼彎成半月,鳳冠霞帔流光溢彩,但是此時,卻都成了點綴。

    膚若凝脂,淡抹胭脂,白里透紅,仿佛剛剛盛放的蓮花。

    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洋溢著笑意,只一眼,便讓人心動不已。

    殷無離忍不住屏息,平時粉黛未施,便已經美得不可方物,此時為他穿上一身嫁衣,更是讓人屏息。

    “心兒……”

    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喟嘆。

    洛水心眼中的笑意多了幾分。

    “如何?”

    殷無離走上前來,聲音變得低沉,更加暗啞。“很美。”

    話音未落,便再次低頭吻住了她。

    一點點親吻過唇瓣,舌尖撬開貝齒,烙上屬于自己的印記。

    殷無離一只手放在洛水心腰上,另一只手拖著她的臉,仿佛用盡所有,去親吻,去觸碰。

    心里是從未有過的狂喜和滿足,他迅速抬手,直接將洛水心抱了起來,朝里面走去。

    本來一片黑色布置的房間之中,此時已經換上了紅色綢緞,處處洋溢著喜悅。

    洛水心的目光有些迷離,雙手掛在他脖子上,微微湊近一些,在他唇角親了親。剛坐在床上,雙手順著他的脖子向下,從寬闊的胸膛,慢慢到結實的小腹上,輕輕點了點頭。

    “殿下?”

    甜膩的聲音簡直惹人犯罪。

    殷無離猛地緊抿唇角,目光更加深邃,甚至變得鋒利了幾分,深深的看著眼前的洛水心。

    “心兒太調皮了。”

    他的胸口什么東西迅速瘋長,蔓延開來,全部都是洛水心。

    雙手緊緊抱著她的腰,向前一拉,兩人的身體立即緊緊靠在一起,沒有任何縫隙。

    殷無離微微瞇起眼睛,感覺懷里的人軟得不像話,像是一不小心就會碰碎,又熱切地想要將她揉進懷里,裝入胸膛,藏一輩子才好。

    洛水心眼中帶著幾分狡黠,故意湊上前,又在他唇瓣上親了一下。

    “我一向如此,難道殿下不知?”

    殷無離眸色瞬間轉暗,將人向前一壓,倒在床上,身體覆上……

    —

    從殷永塵宮外府邸趕來的丫鬟腳步匆匆,迅速來到晉王府,一進來,就看到所有官員齊聚一堂,輕歌曼舞,十分逍遙。

    她找了一圈,才終于看到殷永塵和唐語晴的身影,迅速走過來。

    “皇子妃。”

    唐語晴轉頭看到她,臉上的笑容隱去了幾分,看了一眼身邊正在喝酒,遲遲沒有開口的殷永塵,低聲朝丫鬟詢問道:“怎么了?”

    丫鬟小聲道:“剛才來晉王府的路上,霜兒小產了。”

    “你確定孩子沒有了?”

    “奴婢在外面聽得清清楚楚,不會有錯。”

    唐語晴聞言想,微微笑了一下。“難怪今日沒有過來,算算時間,也確實差不多了。回去吧,繼續看著,別出了岔子。”

    “是。”

    等丫鬟一走,殷永塵稍稍回神。

    “出事了?”

    唐語晴轉過頭來,臉上已經滿是笑容。

    “沒事,殿下還是吃點東西吧,喝酒傷身。”

    殷永塵目光陰沉,卻沒有說話,再次轉頭朝大門的方向看了一眼。

    唐語晴拿筷子的手慢慢收緊,心有不甘,她知道殷永塵喜歡洛水心,可現在洛水心已經成為世子妃了,他難道還不甘心嗎?

    “殿下……”

    她剛剛開口,外面卻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坐在距離門口的幾個官員驚慌起來,紛紛起身。

    唐語晴連忙朝拿筆拿看了看,卻還是看不到人影,回頭卻見殷永塵眼底瞬間綻放出一道光芒,沉溺了一晚上,此時仿佛突然有了希望。

    眼前的人群慢慢散開,幾個士兵走上前來,站在最前面的,是大內侍衛統領,俞飛寅。

    殷永塵嘴角帶著一抹淺笑,緩緩道:“俞將軍,您怎么來了?”

    “見過四殿下。”

    他抱了抱拳,抬腳走到大堂中,轉頭看了看眼前所有人。

    “皇上有旨,洛水心德才兼具,巾幗不讓須眉,特賜官職女司命,掌管宮中寶物,即刻進宮,不得有誤。”

    話音剛落,所有人頓時嘩然。

    誰都在回到,今日是洛水心和世子的大喜之日,才剛剛成為世子妃,就要將人帶進皇宮中,這是何意?

    殷仁青不滿道:“俞將軍,你是不是看錯了?父皇怎么可能讓世子妃今天入宮?”

    俞飛寅道:“不是今日,是即刻,世子妃現在何處?”

    “她、她……”

    幾個官員相互看了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從來聽說過,新婚當日,還未洞房,就將人帶走的。

    簡直荒唐!

    “世子和世子妃正在嘯風殿中。”正在這個時候,殷永塵開口道。

    俞飛寅點了點頭,“走!”

    說著,迅速朝后院走去。

    所有官員滿心疑惑,也跟了上去,浩浩蕩蕩。

    陳青和徐弘察覺不對,迅速后退,見他們沒注意,迅速從小路趕往嘯風殿中。

    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到嘯風殿外,見里面透出一抹微光,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猶豫。

    “將軍。”大理寺官員走上前來,道:“現在就把人帶走,實在有些不妥,況且,就算是女司命,也不用現在就急著入宮啊。”

    俞飛寅冷冷道:“這是皇上的命令,大人如果有什么意見,可以親自和皇上說,末將只負責帶人過去。”

    幾個官員頓時啞口無言。

    相互看了看,都是嘆了一口氣,好好地親事,竟然因為皇上的一道命令,變成了這樣。

    俞將軍停在門口,抬高聲音。

    “世子……”

    剛開口,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立即停了下來。

    所有人伸長脖子看去。

    洛水心和殷無離衣衫整潔,此時身上還穿著嫁衣,鳳冠上追著寶石,流光溢彩,襯托得她的臉更是絕美非常,目光卻十分冷清。

    冷冷在俞飛寅身上一掃而過。

    “將軍特意前來,有何貴干?”

    俞將軍頓了頓,繼續道:“皇上賞封洛小姐為女司命,請洛小姐即刻進宮。”

    殷無離眸色冰冷,嗤笑一生。

    “世子妃不接受這個官職,更不會進宮。”

    俞飛寅早就料到世子會這么說,低頭道:“這是皇上的命令,若是洛小姐不過去,那可就是抗旨大罪啊。”

    殷無離臉上怒氣駁雜,今日是自己和洛水心的成親之日,怎么可能讓她離開?

    早些時候,北殷王一直沒有消息,他還特意讓人防備,卻沒想到,他竟然用這種方法,要將洛水心強行帶走。

    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荒唐!

    他緊緊拉著洛水心的手,分毫不讓。

    “抗旨又如何?”

    陳青和徐弘帶著侍衛趕到,擋在他們面前,誰要是敢上前一步,便是死!

    俞飛寅身邊的侍衛紛紛拿出手中兵器,對峙起來。

    劍拔弩張。

    所有官員嚇得連連后退,面色慘白。

    洛九此時也走了出來,擋在洛水心面前,握緊手中短劍,隨時會殺過去。

    “阿九……”

    殷仁青喊了一聲,只好跟過來,朝俞飛寅道:“既然是大喜之日,哪兒有把新娘子帶走的道理?你回去和父皇說,明天再進宮,不行嗎?”

    俞飛寅寸步不讓。

    “殿下,這是皇上的命令,若是今日不講洛小姐帶回去,所有人,都是抗旨不從!”

    “你真是冥頑不靈!”

    殷仁青氣得怒罵起。

    “殿下,得罪了。”俞飛寅朝身后的人擺了擺手,幾個侍衛迅速上前。

    洛九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拔出短劍。

    “等等。”

    正在這個時候,洛水心走上前來,穿過侍衛,來到中央。

    “心兒……”

    殷無離有種不好的預感,連忙叫住她。

    洛水心卻笑了笑,讓他安心,朝俞飛寅看去。“我可以跟你進宮。”

    “心兒!不可!”身后傳來殷無離裹挾著怒氣的聲音。

    “你應該也不想讓我們的婚事,變成修羅場吧?見血可不吉利。”洛水心緩緩道:“不過進宮一趟,我依舊是世子妃,此身不變。”

    殷無離緊皺著眉,怎么可能讓洛水心進宮?

    “我從不信這些。”

    “殿下。”

    洛水心笑了笑,道:“這是我和殿下最重要的日子,我不想被鮮血污了,既然是我們的,那必定是最好的。”

    殷無離目光陰沉,微微瞇起眼睛,露出幾分殺意。

    北殷王特意選在今天,不就是不想讓自己和洛水心成親嗎?

    為了這個目的,竟然故意選在今天,要將人帶走。

    “我不會讓你走。”他堅定道。

    洛水心微微壓低聲音,道:“他今日讓人過來,便是已經你那勢在必得。更何況,我也有事,想要進皇宮處理,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

    殷無離咬緊牙,緊緊抓著她的手。

    無論是誰,也別想將洛水心搶走。

    洛水心早就料到如此,剛才陳青和徐弘將情況告訴他們的時候,洛水心就已經做好了打算。

    也知道殷無離不會同意,但此行,她有不得不去的原因。

    她微微湊上前來,當著所有人的面,輕輕在殷無離唇上親了一下。

    周圍立即傳來一陣驚呼聲,沒想到洛水心竟然如此大膽!

    殷永塵微微瞇起眼睛,雙手緊握成拳,渾身的肌肉緊繃著。身邊的唐語晴見了,抿了抿唇角,沒有說話。

    洛水心繼續道:“殿下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殷無離還想開口,眼前的畫面卻突然變得模糊,他連忙抓住洛水心。

    “心兒,你……”

    話還沒說完,就徹底失去意識,倒了下去,洛水心迅速扶住他。

    “陳青,將世子送回去休息。”

    陳青和徐弘已經傻眼了,連忙上前,見世子竟然昏迷,心中巨駭。

    “世子妃,殿下怎么了?”

    “過一天就會醒過來。”說著,笑了一下,眼中帶著幾分狡黠,道:“到時他很肯定會生氣,你們可要攔住他。”

    陳青和徐弘十分頭疼,心驚膽戰。

    洛水心竟然對世子下藥,自己去了皇宮,要是等世子醒過來,那就不僅僅是生氣了,可能會氣得一把火將整個京城燒了,一了百了。

    從來還沒有人,竟然敢這樣惹怒世子。

    但洛水心就是偏偏敢,說完,她將人交給他們,才轉頭看向身后的俞飛寅。

    “俞將軍,走吧。”

    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沒想到洛水心竟然直接對世子動手,還自己要去皇宮。

    這、這是怎么回事?

    俞飛寅轉身對道:“洛小姐,請吧。”

    洛水心抬腳走過去,走到一半,腳步頓了頓,側頭朝俞飛寅看來,語氣強硬,鋒利。

    “對了,請稱呼我為世子妃。”

    說著,緩緩走了出去。

    一身紅色嫁衣,鳳冠上的寶石微微搖晃,反射著光芒,目光一片凜然。

    院子中一片安靜,誰也不敢說話。

    殷無離還在昏迷,卻緊皺著眉,臉上能看出怒氣。

    洛水心挺直背脊,步伐更加堅韌,走出嘯風殿,離開王府,坐上門口早上已經準備好的馬車,緩緩朝著皇宮而去。

    晉王府中,所有人面面相覷,第一次見到這種荒唐事。

    北殷王不知是什么打算,竟然故意在世子和洛水心成親之時,將人強行帶走,這樣一來,世子和皇宮之間的關系,更加僵持。

    以世子的性格,又怎么肯善罷甘休?

    殷永塵一直站在旁邊,看著洛水心被人帶走,等其他官員離開,多看了一眼殷無離,抬腳轉身離開。

    才剛剛走到晉王府門口,一個下人迅速跑過來,氣喘吁吁。

    “四殿下,四殿下!不好了!”

    殷永塵微微皺眉。“慌慌張張,什么事?”

    下人額頭上滿是汗珠,一路跑過來的,慌張道:“殿下,霜兒姑娘……霜兒姑娘她小產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名門貴妾》,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传统七位数开奖号码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我要举报好运彩网站 4人麻将在线玩 云南11选5历史开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10分技巧 免费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百搭圣甲虫 中超联赛延迟到什么时候 快乐十分开奖记 足球彩票比分官方网站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一 老快3下载 广东11选5 香港12生肖49号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