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嬌 > 第八百零三章 無力

第八百零三章 無力

    馬車才開拔,蘇蘊猛地想起,宮門口有一面鳴冤鼓。

    上次,老夫人就是擊了鼓,見到了福公公。

    不求見到皇上,見到福公公也行啊。

    思緒一閃,蘇蘊又跳下馬車,直奔宮門口的鳴冤金鼓。

    一路急奔,大汗淋漓,走到金鼓面前,蘇蘊……

    目瞪口呆。

    鼓槌呢?

    鼓上沒有掛鼓槌,怎么擊鼓?

    用拳頭砸嗎?

    抽著眼角,蘇蘊一張臉帶著巨大的絕望,揚起自己的拳頭。

    竭力一拳砸下去,金鼓發出了老人遲暮的聲音。

    小的他自己都不怎么聽得見。

    靠!

    這可是宮門口的鳴冤金鼓啊!

    哪個王八羔子把鼓槌給弄沒了!

    憤怒瞪著面前的金鼓,蘇蘊只覺得自己快要氣竭而亡了。

    這就是命嗎?

    他連通風報信都做不到嗎?

    上天逼他必須造反嗎?

    他現在不想造反啊!

    只想坐擁高官厚祿啊!

    絕望的望著金鼓,蘇蘊轉頭去找門口侍衛。

    “鳴冤金鼓上的鼓槌被人偷了!”

    侍衛眼珠轉向蘇蘊,用一種正兒八經又非常賤的聲音,應了一聲,“嗯、。”

    蘇蘊……

    瞪大眼睛差點沒跳起來!

    嗯?

    鳴冤金鼓的鼓槌丟了,你一個在宮門口的守衛就只是嗯一聲?!

    心頭激奮,蘇蘊一把抓了守衛的領子。

    然而,守衛穿的是鎧甲。

    蘇蘊……

    伸過去的手僵在那里一瞬,又收了回來,“你作為宮門口的侍衛,鼓槌丟了這樣大的事,你難道不去向陛下回稟嗎?”

    侍衛繼續用他三分之一的眼白對著蘇蘊。

    “不。”

    蘇蘊……

    抬手朝著腦門啪的一拍!

    他是不是還在做夢呢!

    要不然,這侍衛怎么能這么奇葩這么任性呢!

    這是皇宮,不是你家!

    丟的是鼓槌,不是你家棒槌!

    無力的望著侍衛,蘇蘊做出最后的努力,“再去找一根鼓槌。”

    侍衛……

    “不!”

    干脆,利索,果斷,決然。

    蘇蘊……

    對面一個侍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朝蘇蘊道:“蘇大人,那個鼓槌,是福公公解下去的,不是丟了的。”

    蘇蘊愕然轉頭,看向那個年紀較長一點的侍衛。

    侍衛就道:“上次,府上老夫人半夜鳴鼓,為的又是荒唐的理由,擾了陛下安眠,這次陛下要祈福,福公公唯恐再有人效仿府上老夫人,便提前收了鼓槌,明兒一早就放出來了。”

    蘇蘊……

    狠狠一捏拳,心頭一萬句咒罵沖向死了的平陽侯府老夫人!

    眼見這個侍衛好說話,蘇蘊就道:“能去和陛下回稟通傳一聲嗎?我有要事……”

    不及蘇蘊說完,那侍衛就搖頭道:“蘇大人還是回去吧,今兒晚上,陛下誰也不見。”

    蘇蘊深吸一口氣,繼續努力,“見福公公也行。”

    侍衛繼續搖頭,“福公公不得空。”

    蘇蘊……

    再深吸一口氣,“見皇后娘娘也行,最不濟,見慧妃娘娘也可!”

    侍衛用一種看變態的目光看向他。

    “大晚上的,深更半夜的,您一個外臣,見皇后娘娘和慧妃娘娘,您覺得,屬下能去回稟嗎?而且……宮門要落匙了。”

    蘇蘊……

    這是天要絕了他的通風報信戴罪立功之路嗎?

    絕望的坐回馬車,蘇蘊頭抵靠在馬車壁上,只覺得連喘息的力氣都沒有了。

    才到手的高官厚祿榮華富貴啊!

    馬車轆轆,直奔行館。

    蘇蘊有氣無力的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很意外,行館里,還亮著燈。

    杜之若還未睡下,隨從回稟之后,蘇蘊就被領到了杜之若住的院子。

    他進去的時候,杜之若正立在院里的花架下。

    秋天已至,夜風微涼。

    玉色長袍,在月色下,被夜風吹得衣袂翻飛,杜之若的背影俊逸瀟灑。

    蘇蘊吸了口氣,調整狀態,抬腳上前。

    雙手抱拳,“杜尚書。”

    杜之若轉頭朝蘇蘊看過來。

    一眼看到杜之若的正面,蘇蘊差點嚇得跪在地上。

    我去!

    這是個人嗎?

    怎么有長得這么烏青的人。

    整張臉都是浮腫的,烏青的,兩只眼,眼皮高腫,嘴巴處,嘴皮高腫。

    像是……

    一只烏青色的蛙,還是正在傷心的蛙。

    靠!

    壓了壓心頭翻滾的惡心,蘇蘊抽著眼角朝杜之若道:“杜尚書這么晚還未歇著。”

    竭力讓自己看上去,風平浪靜,很見過大世面。

    杜之若淡淡看了蘇蘊一眼。

    “我這個樣子,是不是很嚇人?”

    蘇蘊……

    很想說是!

    畢竟真的好嚇人。

    不過,秉著友好往來的原則,蘇蘊還是發出一陣社會笑,“哈哈哈哈哈哈,杜尚書真會開玩笑。”

    社會笑結束,蘇蘊心頭翻了個白眼,。

    杜之若從一旁石桌上拿起一幅畫。

    一幅著色畫。

    畫中少年,紅唇皓齒膚若凝脂,玉色長袍立在光華月色下,瀟灑的仿佛天上之人。

    蘇蘊……

    看看畫,看看杜之若,不大明白大半夜的杜之若這是什么意思。

    “杜尚書……?”

    杜之若就眼底散發著猙獰,“我原本,長這個樣子,現在這張臉,全拜你們大夏朝的百姓所賜!你以為我天生就是膚色烏青嗎?我是白得,白得,我白著呢!”

    蘇蘊直接懵了。

    杜之若有病吧!

    別不是被揍傻了。

    抽了抽眼角,杜之若點頭,“我知道,杜尚書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年少英才英武不凡,是西秦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

    杜之若兩步走到蘇蘊面前,雙目噴火看著他。

    “聽說,你還宴請了京都百姓,來慶祝他們對我的所作所為?”

    蘇蘊……

    我是受害者好嗎?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銀子嗎?

    對上杜之若的目光,蘇蘊抿了抿唇,道:“那個,不是,畢竟你們刨了我家祖墳!”

    “所以呢,你大半夜的來,是讓我去給你修墳嗎?!”

    杜之若發出了靈魂的質問。

    蘇蘊……

    這人腦子真的有點病吧!

    確定這是西秦尚書杜之若?

    別不是個假的吧!

    偏頭皺眉盯著杜之若,看了一瞬,蘇蘊道:“是大皇子殿下讓我來的,齊王要見你。”

    杜之若狠狠一愣。

    啊?

    再看蘇蘊,目光就戲虐又復雜起來。

    大夏朝第一忠魂烈骨,蘇掣,正在南梁征戰。

    而他的弟弟蘇蘊,現在正在為大夏朝的逆臣大皇子奔波?
疯狂之七试玩
硅pu篮球场施工工 浙江11选5五码分 东方6+1开奖视频 欢乐五张棋牌游戏 湖北11选5最大遗漏号 足球彩票比分怎么算 打麻将视频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结果 上海哈灵百搭麻将群 中超积分榜2020 河南紫幻麻将最新版下载 1分赛车漏洞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乐禧白城麻将最新版 辽宁35选七今天开奖结果 竞彩比分直播最快最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