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一娇 > 第八百零三章 无力

第八百零三章 无力

    马车才开拔,苏蕴猛地想起,宫门口有一面鸣冤鼓。

    上次,老夫人就是击了鼓,见到了福公公。

    不求见到皇上,见到福公公也行啊。

    思绪一闪,苏蕴又跳下马车,直奔宫门口的鸣冤金鼓。

    一路急奔,大汗淋漓,走到金鼓面前,苏蕴……

    目瞪口呆。

    鼓槌呢?

    鼓上没有挂鼓槌,怎么击鼓?

    用拳头砸吗?

    抽着眼角,苏蕴一张脸带着巨大的绝望,扬起自己的拳头。

    竭力一拳砸下去,金鼓发出了老人迟暮的声音。

    小的他自己都不怎么听得见。

    靠!

    这可是宫门口的鸣冤金鼓啊!

    哪个王八羔子把鼓槌给弄没了!

    愤怒瞪着面前的金鼓,苏蕴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竭而亡了。

    这就是命吗?

    他连通风报信都做不到吗?

    上天逼他必须造反吗?

    他现在不想造反啊!

    只想坐拥高官厚禄啊!

    绝望的望着金鼓,苏蕴转头去找门口侍卫。

    “鸣冤金鼓上的鼓槌被人偷了!”

    侍卫眼珠转向苏蕴,用一种正儿八经又非常贱的声音,应了一声,“嗯、。”

    苏蕴……

    瞪大眼睛差点没跳起来!

    嗯?

    鸣冤金鼓的鼓槌丢了,你一个在宫门口的守卫就只是嗯一声?!

    心头激奋,苏蕴一把抓了守卫的领子。

    然而,守卫穿的是铠甲。

    苏蕴……

    伸过去的手僵在那里一瞬,又收了回来,“你作为宫门口的侍卫,鼓槌丢了这样大的事,你难道不去向陛下回禀吗?#20426;?br />
    侍卫继续用他三分之一的眼白对着苏蕴。

    “不。”

    苏蕴……

    抬手朝着脑?#25490;?#30340;一拍!

    他是不是还在做?#25991;兀?br />
    要不然,这侍卫怎么能这么奇葩这么任?#38405;兀?br />
    这是皇宫,不是你家!

    丢的是鼓槌,不是你家棒槌!

    无力的望着侍卫,苏蕴做出最后的努力,“再去找一根鼓槌。”

    侍卫……

    “不!”

    干脆,利索,果断,决然。

    苏蕴……

    对面一个侍卫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朝苏蕴道:?#20843;?#22823;人,那个鼓槌,是福公公解下去的,不是丢?#35828;摹!?br />
    苏蕴愕然转头,看向那个年纪较长一点的侍卫。

    侍卫就道:“上次,府上老夫人半夜鸣鼓,为的又是荒唐的理由,扰了陛下安眠,这次陛下要祈福,福公公唯恐再有人效仿府上老夫人,便提前收了鼓槌,明儿一早就放出来了。”

    苏蕴……

    狠狠一捏拳,心头一万句咒骂冲向死?#35828;?#24179;阳侯府老夫人!

    眼见这个侍卫好说话,苏蕴就道:“能去和陛下回禀通传一声吗?我有要事……”

    不?#20843;?#34164;说完,那侍卫就摇头道:?#20843;?#22823;人还是回去吧,今儿晚上,陛下谁也不见。”

    苏蕴深吸一口气,继续努力,“见福公公也?#23567;!?br />
    侍卫继续摇头,“福公公不得空。”

    苏蕴……

    再深吸一口气,“见皇后娘娘也行,最不济,见慧妃娘娘?#37096;桑 ?br />
    侍卫用一种看变态的目光看向他。

    “大晚上的,深更半夜的,您一个外臣,见皇后娘娘和慧妃娘娘,您觉得,属下能去回禀吗?而?#25671;?#23467;门要落匙了。”

    苏蕴……

    这是天要绝了他的通风报信戴罪立功之路吗?

    绝望的坐回马车,苏蕴头抵靠在马?#24403;?#19978;,只觉得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

    才到手的高官厚禄荣华?#36824;?#21834;!

    马车辘辘,直奔行馆。

    苏蕴有气无力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很意外,行馆里,还亮着灯。

    杜之若还?#27492;?#19979;,随从回禀之后,苏蕴就被领到了杜之若住的院子。

    他进去的时候,杜之若正立在院里的花架下。

    秋天已至,夜风微凉。

    玉色长袍,在月色下,被夜风吹得衣袂翻飞,杜之若的背影俊逸潇洒。

    苏蕴吸了口气,调整状态,抬脚上?#21834;?br />
    双手抱拳,“杜尚书。”

    杜之若转头朝苏蕴看过来。

    一眼看到杜之若的正面,苏蕴差点吓得跪在地上。

    我去!

    这是个人吗?

    怎?#20174;?#38271;得这?#27425;?#38738;的人。

    整张脸都是浮肿的,乌青的,两只眼,眼皮高肿,嘴巴处,嘴皮高?#20303;?br />
    像是……

    一只乌青色的蛙,还是正在伤心的蛙。

    靠!

    压了压心头翻滚的恶心,苏蕴抽着眼角朝杜之若道:“杜尚书这么晚还未歇着。”

    竭力让自己看上去,风平浪静,很见过大世面。

    杜之若淡淡看了苏蕴一眼。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吓人?#20426;?br />
    苏蕴……

    很想说是!

    毕竟真的好吓人。

    不过,秉着友?#29467;?#26469;的原则,苏蕴还是发出一阵社会笑,“哈哈哈哈哈哈,杜尚书真会开玩笑。”

    社会笑结束,苏蕴心头翻了个白眼,。

    杜之若从一旁石桌上拿起一幅画。

    一幅着色画。

    画中少年,红?#37329;?#40831;肤若凝脂,玉色长袍立在光华月色下,潇洒的?#36335;?#22825;上之人。

    苏蕴……

    看看画,看看杜之若,不大明白大半夜的杜之若这是什么意思。

    “杜尚书……?#20426;?br />
    杜之若就眼底散发着狰狞,?#25300;以?#26412;,长这个样子,现在这张脸,全拜你们大夏朝的百姓所赐!你以为我天生就是肤色乌青吗?我是白得,白得,我白着呢!”

    苏蕴直接懵了。

    杜之若有病吧!

    别不是被揍傻了。

    抽了抽眼角,杜之若点头,“我知道,杜尚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年少英才英武不凡,是西秦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杜之若两步走到苏蕴面前,双目喷火看着他。

    “听说,你还宴请了京都百姓,来庆祝他们对我的所作所为?#20426;?br />
    苏蕴……

    我是受害者好吗?

    你知道?#19968;?#20102;多少银子吗?

    对上杜之若的目光,苏蕴抿了抿唇,道:“那个,不是,毕?#40723;?#20204;刨了我家祖坟!”

    ?#20843;阅兀?#20320;大半夜的来,是让我去给你修坟吗?!”

    杜之若发出了灵魂的质问。

    苏蕴……

    这人脑子真的有点病吧!

    确定这是西秦尚书杜之若?

    别不是个假的吧!

    偏?#20998;?#30473;盯着杜之若,看了一瞬,苏蕴道:“是大?#39318;拥?#19979;让我来的,齐王要见你。”

    杜之若狠狠一愣。

    啊?

    再?#27492;?#34164;,目光就?#25918;?#21448;复杂起来。

    大夏朝第一?#19968;炅夜牽?#33487;?#31119;?#27491;在南梁征战。

    而他的弟弟苏蕴,现在正在为大夏朝的逆臣大?#39318;?#22868;波?
疯狂之七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