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田园医妻傲娇郎 > 第65章都死了
    “你怎?#20174;?#26469;了?#20426;?#31481;筒里传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35828;?#22768;音,。

    “我……郡守府里来了个神医,听说把郡守的……疯症治好了。”贾老板略有些颤抖的声音。

    听到这里,林晗玉得意地朝张景浓抛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听,清楚吧。

    张景浓挑了挑眉,毫不吝啬地回了个你真棒的眼色。

    因为怕线长了影响监听效果,所以两个竹筒之间的连线非常短,短得两?#35828;?#33080;相隔只有不到半尺,刚?#25243;?#32454;留意着听筒的声音时还好,现在面对面来了个眼神交流,突然,林晗玉觉得气氛开始尴尬了,异常地尴尬。

    她低头,不敢去看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呢,白皙的皮肤甚至比一般的女人还好,简直是让人又爱又恨嘛。

    张景浓?#27492;?#27627;不觉得不妥,目不斜视,挺专注地听着竹筒里传来的声音。对比之下,林晗玉顿时觉得自己还是想太多了,现在的她可是披着一个十二岁小姑娘的皮囊,在人家张景浓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嘛,哪里会尴尬。她内心哼哼自?#20658;?#22768;,也将注意力放在了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上面。

    而此时隔壁房间里,贾老板有些坐立不安,望着稳坐在自己对面不当一回事的男人捉?#27604;?#26080;可奈何。

    “您……倒是给个主意才好啊,谋害郡守,那可是灭门的大罪啊。”

    “灭门?#20426;?#37027;男人呲笑,“没那么?#29616;兀以?#23601;调查过你了,你在?#35828;?#36828;无亲近无邻的,?#24405;?#23521;人一个,哪有什么门。你?#21028;?#22909;了,要是真出了事,?#19968;?#22909;好安置你的婆娘女儿的。”

    贾老板一听,顿时冒了一头冷汗,这人摆明是要弃他了。弃他?#36824;?#31995;,但把婆娘女儿交给他,他不?#21028;摹?br />
    “你……不要欺人太甚,狗急了还咬?#22235;兀?#20449;不信我……我去揭发你!”贾老板急得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指着那人。

    “揭发?#20426;?#37027;?#27515;?#31505;,“揭发我什么?#20426;?br />
    “是……是你给我的那种果皮,也是你指使我放进茶叶里的!”

    “证据呢,动机呢,?#20040;?#21602;?#20426;?#30007;?#35828;?#24847;哈哈大笑。

    贾老板却一脸痛苦地跌坐回椅子,?#22253;。?#35777;据呢,动机呢,?#20040;?#21602;?

    唯一的证据就是那些果皮,但从两年开始他就从南方来的一个商队买进了,后来那商队突然消失了,而这男人又拎着不要钱的果皮出现在他面?#21834;?#35777;据,拿得出来的证据只能证明自己购买过果皮而已。

    而动机和?#20040;?#23601;更明显了,利在他这边,连?#20498;?#37117;会相信是他为了赚钱故意在茶中添加了让人?#31070;?#30340;果皮。

    他早该想到这些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他贪一时之利,将自己和妻儿陷入了绝境之?#23567;?br />
    都是自己的错啊,贾老板的目光灰暗,如将死一般。

    “你也不用这么悲观,再给你指一条明路,如何?#20426;?br />
    贾老板的眼睛出现了一丝亮光,盯着那男人,“什么明路?#20426;?br />
    ?#30333;摺!?br />
    ?#30333;擼俊?br />
    “没错。现在郡守府的人不是还没怀疑到你身上么,你趁现在赶紧走,往南边走,回自己老家去,你?#21028;模?#20320;的妻儿就在那边等你呢,我这里还有五块金,你一并拿去,做点本钱到时再开一?#20063;?#21494;店,好好过下半辈子。”

    男人将一个钱袋放在?#37070;希?#36158;老板慢慢伸手去拿,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五块金子,那可不是小数目。

    直?#23047;?#21040;里面黄澄澄的金块,他终于相信了,但又更迷惑了。

    “你……到底是图什么?跟郡守大人有仇?#20426;?br />
    男人轻轻摇了摇头,“别问太多,?#38405;?#27809;?#20040;Α!?br />
    贾老板点头,静静地拿着钱袋子站起身离开。

    *

    林晗玉皱眉放下竹筒并将丝线扯下。

    “现在怎么办?#20426;?#22905;问张景浓。

    “我们只负责调查,现在事情清楚,剩下的应该由郡守定夺了。”

    林晗玉点头,“那你觉得那人是为什么要害郡守?#20426;?br />
    “害?#35828;?#21407;因不过有三,一是为?#27515;?#20108;是为了财,三是为了权。郡守树大招风,三种可能都有,至于具体是哪一种,把隔壁房间里的人抓起来审一审便能清楚了。”

    “嗯,这倒也是。”

    林晗玉交待?#27515;?#20116;把房间里的人看牢,一旦外出直接扣下来,然后就跟张景浓去了郡守府。

    “他奶奶的,居然还真有人要害我。”

    知道并非是香云坊老头的主谋,陈望有一点?#29282;浚?#21487;是也不能放过,不管害?#35828;?#21407;因是什么,害人就是犯罪,虽可同情却不可原谅。

    “来人。”

    王虎小跑进来候命。

    “让谢参军去大丰客栈给我抓人,另外,你亲自去城门给我守着,看到香云坊那老头,立即给我抓来。他奶奶地,敢害我,我非得亲自问个清楚不可。”

    陈望掷下令牌,王虎领牌而去。

    *

    三刻钟后,王虎进来回?#21834;?br />
    两个都死了。

    香云坊的贾老板果真带着包袱要出城,见有人抓捕当场就吓得撞了墙,?#36234;?#23376;和鲜血溅了一地。

    大丰客栈里的那?#35828;?#26159;老老实实地坐在房间里,像是知道有人要去抓一样,看到谢参军带人冲进去一点都不慌张,静静地?#35748;?#25163;里早?#25237;?#22909;的一杯水。谢参军等人还没走近,那人便突然全身抽搐、呼吸不能,最后七窍流血而亡。仵作已经验过了,原?#27492;?#37324;加了砒霜。仵作还道,普通带红黑色的那种砒霜药房里常售,一般百?#31456;?#26469;药耗子用的,不过这人用的却是无色无味的?#31995;然酰?#21482;需要指甲盖那大一丁点便能即时毙命。

    两个人都死了,?#27492;?#26696;?#21491;?#32463;结了,可是林晗玉更迷惑了,动机呢?

    人死线索断,陈望失落了一阵子。这次是真心失落,因为林晗玉在他脸上看到了明显的皱纹,那皱纹让他?#36335;?#32769;了好几岁。

    不过陈望毕竟是陈望,曾经战场上以一挡百的英雄,现在也是号令三军的大将军,所有的失落和伤感在他的脸上都不会停留太久。

    一盏茶的时间,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陈大哥,其实这件事应该还可以再调查一下的。”林晗玉想了想觉得不?#21028;模?#37027;自杀的男人身上的通行公文是假的,可是说是假的,做得像真的一样,有这?#30452;?#20107;的人应该不多,或者就是政……呃,官府部门里的蛀虫收了钱做了假,真要查,应该不难。还?#23567;?br />
    她刚才想到还有一点线索可以查一下的,可是脑袋突然掉了线,忘记了。

    “不用了,这事就这样让他过去吧。”陈望脸上挤出笑容,“每年总会蹦出一两个害我的?#27515;矗?#21482;是今年这个比较花了点脑?#24433;?#20102;。以前都是明枪暗箭地,这次居然有了新花样,倒是让他对明年的有了点期?#24013;!?br />
    陈望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笑到最后连眼泪都出来了。

    林晗玉真是被他这番话弄得哭笑不得,还有人期望着害自己的人出陈推新的。

    案子虽然告了一段落,但陈望的罂粟之瘾还在。

    林晗玉告诉他,戒断?#20174;?#34429;然重了点,但只要挺过去,不再沾染罂粟,一次会比一次更轻,到最后就能痊愈。

    一天没喝那茶,疯症又出来了。

    这次,陈望早有?#24613;福?#24403;有一点感受的时候,他便让王虎用牛皮筋做的绳子将他绑在大柱之上,并交待疯症停止之前,谁都不许擅?#36234;?#24320;。发作厉害时,他差点咬碎了一口的牙齿,可是他仍拒绝张景浓的治疗,要自己?#37096;?#36807;去。

    看着一个意气风发的英雄?#24785;?#31903;之瘾折磨得吼天喊地,林晗玉有些感伤,能让英雄折腰的除了美人还有这毒品,毒品在哪个世界都是害?#35828;?#19996;西。

    因为不?#21028;?#38472;望,林晗玉在望天城待了七天。期间陈望毒瘾发作了七次,虽?#24187;看?#21457;作都很厉害,但间隔的时间一次比一次更久了,?#20013;?#30340;时间却一次比一次更短了。最后一次,陈望已经不需要用牛皮筋绑住自己也能清醒地应付过去了。不过这七天对陈望的身体的消耗也大,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林晗玉交待厨房做了些补气养血药膳让他时时换着吃。

    陈望毕竟不是普通人,注定不会?#24785;?#31903;之毒打倒,林晗玉相信以陈望的决心和勇气,很快便能?#25351;矗?#20110;是就要告辞。陈望知道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挽留,只是在她辞行的那天拿了块玉佩出?#27492;?#22905;,说是补送认亲的信物。

    林晗玉讶,不敢收,认?#23383;?#20107;她和他都知道不过是陈华为了方便她在七国之间行走而已。

    可是陈望非让她收下,说这个妹妹他认定了,还说家有一医如有一宝,以后他?#32479;?#21326;看病还能免费了,省钱不少。

    陈望如此说,林晗玉反而不好意思推却了,加上她也?#19981;?#38472;望这个人,只是她身无长物,想来想去,便将熊志送她的乌金匕首送给了陈望作为交换信物。

    陈望欣然收下。

    *

    张景浓有事要去西边,林晗玉还要去荣国,继续北行,两人就在郡守府门前挥手告别。

    就在张景浓勒紧缰绳要调转马头时,林晗玉突然惊呼了一声,“我想到线索了!”

    “什么线索?#20426;?#24352;景浓放松了缰绳,笑问。

    “关于谋害陈大哥的那个人啊,他自杀用的是砒霜。后来我去酒楼查看过那杯里的残粉,那砒霜质地纯净,色白,根本不是普通药房里卖的那种提纯不高的用来杀老鼠的?#21448;?#30738;霜。我之前听人说过,质地纯的砒霜一般只供应王室贵族。所以说……”

    “所以说你以为陈望不知道这点么?你以为陈望脸上的失落是因为什么?#20426;?#24352;景浓打断了林晗玉的?#21834;?br />
    “你的意思是……”林晗玉突然觉得寒心,难道说是楚王的人派?#27515;?#23475;的陈望?

    可是为什么?陈望不是最勇猛的大将,替楚王守护着边关重地么?

    “有些事情你不懂,不过也不需要懂,好好地做你的生意或者大夫就好。知道么?#20426;?br />
    张景浓嘴角仍是挂着温柔的笑意,可是林晗玉却觉得他的笑意里有丝悲凉,是他也替陈望感到不值和担忧么?

    林晗玉翻身下马。

    “你去哪儿?#20426;?br />
    “我要去提醒陈大哥。”

    “笨蛋!”张景浓失笑骂了声,“他若还用你提?#35328;?#23601;死了一百次了。回来吧,你这样进去只会让他更难堪而已。”

    林晗玉顿住,张景浓的?#23433;?#38750;没道理。

    而?#25671;?#21018;才张景浓骂的那句笨蛋突然让她有种亲切感,就好像两人之间那种普通相识的关系终于突破了一层无形的模,向好朋友这个称谓更靠近了一点。想到这里,她有些小开心。张景浓这种神医的存在如果成为了她的朋友,嘿嘿,光想想就觉得与有荣焉。

    张景浓见林晗玉愣在那里,以为她仍想不通,继续道:“?#21028;模?#26970;王不会真要了陈望的命的,如果不是我们先到,也许楚王的太医也到了。陈望毕竟是有能力的,楚王要用,也要防,要吓,也要哄。不管是想用罂粟之毒牵制、限制还是控制,总之不会让陈望真正有性命之忧的。”

    “太复杂了。”林晗玉摇头,她真心理解不了这些政客的门门道道。不过听到陈望性命无忧她?#22836;判?#20102;。

    回身?#19979;恚?#22905;再次向张景浓告辞,?#32610;判鄭?#21518;会有期。”

    这一次,她先拉紧了缰绳,说完了就调转马头向北而去。

    转过身时,她心里有点小兴奋。她刚才叫他?#21028;?#20102;,嘿嘿,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在有意高攀呢,还有,刚才那一扯缰绳扭马头转身,她可是故意做得干净利落,帅气逼人,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了。

    北城门,林二桌和小稳早已经?#36130;?#19968;匹马等在那里了,看到林晗玉到了,三人打马出城。

    *

    出望天城再过落雁关就不是楚国地界了。

    听说这里原属一个叫做应的小国,可那小国君主不争气,错过?#27515;?#31934;图治的时机,当三面的楚、荣、协国奋而发进,这小小的应国便被一点一点瓜分了,连国君都?#30007;?#36867;了亡。

    好肉都吃光了,剩下一点汤水,三国反而谁都不要了。

    不要不代表就此放过。这一块三不管地界,是山岭之间的一块平原地带,地肥水美,物产丰富。荣楚两国边境之地也算富?#27169;?#24182;不把这点汤水太看在眼里,但协国就不同了,协国兵强马?#24120;?#20892;业经济却不发达,于是,边?#21868;?#20123;人马?#25237;?#30528;这点汤水,时不时见汤有些浓了便打马过来喝几口。

    长此以往,?#35828;?#30340;?#29992;?#33021;走的都走了,剩下些走不动的苟?#30828;?#21912;着,虽然守着良田却无心也无力耕?#29275;?#30000;地里渐渐草比庄稼长得更茂盛,?#29992;?#30340;生活相当困苦。

    林晗玉听陈望说起过这村,有心理?#24613;福?#21364;没想到?#20154;?#24819;象的还要穷。

    到处都是都是?#31080;誆性?#20687;是根本没人住似的。

    “这个村不会根本没人住吧,这明明都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连阵烟火味都闻不到。”林二桌皱眉,这好不容易看到个村,居然是无人村,简直比没看到村落还?#22993;埂?br />
    一只野猫突然窜了出来,弄倒了一个破罐子,吓得小?#20154;?#25163;抱紧了林二桌,眼睛却看着林晗玉,“姐姐,我点怕。”

    林晗玉也怕,就像林二桌说的,这都晚饭时间了,家?#19968;?#25143;都没升起炊烟,有古怪啊。

    这村肯定是有住?#35828;模?#21018;才她留意到那些田地,还有路。

    外围几块田的?#22856;?#24471;很,全是高高的狗尾马草,可是走进村里,?#22836;?#29616;好田都藏在里面呢,田里的禾苗正长得?#24120;?#22320;里的草也锄着干净。

    大路小路上也不见?#30828;蕁?#36825;个时代的村路都是泥铺的,只要一两个月没人经过,那草便能长到脚踝高,不见?#30828;?#20063;就说明那路天天都有人走,而?#19968;?#19981;少。

    越往村里走,那气氛越是恐怖,两边的房屋门前都突然多了些白灯笼,隐约着,似乎有哭声,还在锣鼓声。可是又看不到哪家?#27515;?#20154;往地办白事。

    “妹妹,要不咱们去下一个村吧,这村有点恐怖,我都起鸡皮了。”林二桌也有点怕了,他不想告诉妹妹,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血和鬼。

    “没事,有动静是好事,要是真没动静?#24597;櫸常?#21681;们又吃啃干粮了。”

    “姐姐,我也怕。”小?#35748;?#24471;一脸青白。

    “那姐姐走前面,你和哥哥跟着。”

    林晗玉正要扬鞭上前,林二?#35272;?#20303;她,“不行,有哥哥在,哪有让妹妹走前面的道理。”

    林二桌虽然怕,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在前面,见鬼事小,?#24187;妹?#23567;瞧了可事大了。

    林二桌刚走前面,突然看到远处隐隐地飘着个白色的物体,小稳?#37096;?#21040;了,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这一叫,那物体已经近到眼前,分明是一只白衣长?#21999;?#22836;鬼,脚不沾地,在空中一跳一跳地。

    “你……我……只是经过的,你冤有?#27675;?#26377;主,找害死你的人去,千万别找我和我家妹妹啊。”林二桌闭着眼睛举手求放过。

    ?#26696;紓?#21035;怕,他是人不是鬼。”林晗玉盯着那鬼,挑眉,“道具做得不错,隐形效果?#37096;?#20197;,就是这太阳还没下山,你这影子也太明显了,不是说鬼没影子的么?#20426;?br />
    那鬼突然伸手,将垂在前面的头发往后一拨,“谁说鬼没影子的,你见过鬼?#20426;?br />
    声音明显就是个中气十足的少年,哪里是什么鬼!

    林二桌气得跳下了马,朝那鬼走过去。

    这近距离一看,林二桌更气了,哪里是什么空中飞,分明是脚上踩着?#22791;?#36343;,只是那高跷的颜色与四周颜色相近,远看不觉罢了。

    “你敢装神弄鬼?看?#21307;?#22825;不把你的高跷折断。”林二桌挽起袖子就要去拆那少年脚下的高?#24013;?#37027;少年节节后退,求?#27169;?#25105;只是要吓你们离开,可没存不?#36158;?#24515;。”

    这时,少年身后陆续走出不少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过和林家村的情况一样,大多是老弱病?#23567;?br />
    见少年被追,?#36861;桌?#30528;林二桌。

    “不许打右珍姐!”

    “右珍是帮大家的。”

    林晗玉也叫住林二桌,?#26696;紓?#21035;闹了,人家也是情非得已,而?#20197;?#20204;路过打扰本来就是我们不对。”

    林二桌听到妹妹阻止才放下了拳头,那高跷上的少年朝他拱手,“对不住了,我请你们到我家里吃饭吧。”

    林二桌听到有饭吃,总算消了气。

    “算你识相。”

    少年跳下高跷,摘了假发,脱下白衣,脸上的白粉一抹净,分明就是个俊俏的小公子,不,小姑娘。

    叫右珍的小姑娘朝身边的众?#35828;潰骸?#27809;事了,你们各自回屋吧,今天那些贼人应该不会来了,大家该生火做饭的做饭,该哄小孩子睡觉的哄小孩子,这几个外乡过路人由我来招呼就行了。

    众人散去。

    “你是女的?#20426;?#26519;二桌指着那右珍大惊。

    “?#22253;。?#25105;就是个女的,怎么,想打架呀,我可不一定会输你。”右珍挽起袖子,比了比拳头。

    “不,不是,我是说,你刚才的声音和现在的声音怎么不一样了。”林二桌不好意思地挠头,他刚才居然差点打了个姑娘,真是丢脸死了。

    “?#19968;?#23398;各种声音,而?#26885;?#22937;惟肖。”右珍怕他们不信,当场学了几种声音,有苍老的妇人,有牙牙学语的稚童,还有鸟叫虫鸣,当真学什么像什么。

    “你真厉害。”林二桌就只会学?#24178;?#40479;叫,牛叫什么的,学其他人说话可不?#23567;?br />
    “我不会别的,?#31361;?#36825;个,所以装鬼吓吓那些想进村来抢掠的坏人,今天不小心吓到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我们哪里会被区区一个鬼吓到呢。”林二桌摆手。

    小稳?#29399;蹋?#22079;嘿,刚才是谁吓得差点摔下马去的。

    “对了,你们今天是走哪边过来?#20426;?#21491;珍问。

    “太成郡。”

    “哦,太成郡啊,难怪,若是从荣国和协国肯定是过不来的。”

    “为什么?#20426;?br />
    “今天两国在十里坡那边又交战?#30149;?#26412;来自公子木两月?#30333;?#23432;金平关以来,协国一直老实得像耗子似的,今天不知道怎么突然发起偷袭,可惜我娘不让?#39029;?#26449;,不然也能见识一下公子木战场的风姿。”

    公子木?林晗玉想起了那个傲娇的?#19968;鎩?br />
    ------题外话------

    作者君?#21756;祝?#25105;好像听到了男主的名字。

    男主:你想怎么样,虽然主?#20146;?#26159;最后出场,但你不怕把我雪藏太久读者都走光了么。

    女主?#21756;祝?#35841;是男主?

    男主:丑女,你……欠救!

    作者君:别太激动,再热热身,什么时候放你出来我说了算。

    男主:拿我的一百尺的大刀来!

    作者君:本人正在逃亡,有事请留言……
疯狂之七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