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驴爵爷 > 第两百零六章 破了此阵

第两百零六章 破了此阵

    孟晚行显得有点兴奋,他握紧刀柄,嘴角微微一笑,叫到:“祁连游侠万正凯!”

    说罢,孟晚行一跃而起,朝着刚才黑烟飞走的方向追去。

    留下一脸茫然的道衍,抱?#21028;?#22218;,紧张无奈的追出两步朝孟晚行喊道:“哎,哎,哎,别,别走啊,别留下我一个人啊!”

    一溜烟的功夫,孟晚行已经消失在街角深处。道衍这才放下图纸,仔细环顾四周,这条街静的可怕,街道两旁的房檐下,窗棂中布满蛛网?#39029;荊?#38376;窗破旧不堪,秋风扫过店铺外破烂的?#20449;?#38543;风摆动,发出吱吱扭扭的声响,空中飞过几只乌鸦,发出哇~哇~哇~凄凉的叫声,都为这破败寂静的城镇添了几分诡异凄凉的色彩。

    道衍心中难免浮起一丝?#21482;牛?#35828;不定那漆黑的店铺内就会冲出什么猛兽?#26087;?#20043;类的,也说不定会有什么不知名的邪物从里面跑出来。

    道衍将怀里的包袱裹的再紧一点,他手无寸铁,也无半点武功,年纪也不小了,还是很担忧的,他小?#22218;?#32764;,一步三回头的游荡在街道中,一边走一边呼喊孟晚行:“孟教主...孟教主......”

    走着走着,忽然前面传来一阵踢里哐啷的摔打声,紧接着一把破椅子就从墙后飞了出来,再接着又传来一个声音:“莫跑,站住,看你往哪里跑!”

    道衍一脸惊讶的看着高高的围墙,不知道围墙那边到?#36861;?#29983;了什么。

    又是一根木棍扔了出来,接着一个破碗,铁锅,铁铲一个接一个的被扔出围墙,就在墙这头的道衍纳闷的时候,一个硕大的黑影被扔了出来,吓的道衍赶紧后退几步避开。

    正在寻思着又是什么东西被扔出来的时候,定睛一看,这不是孟晚行吗?

    只见孟晚行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土,接着又要追出去。道衍立即上前喊住他:“教主,教主,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孟晚行擦擦额头的汗珠,喘着粗气,骂骂咧咧的:“娘的,又被他跑了,小兔崽子跑的真快!”

    道衍问道:“教主,你骂谁呢?你怎么,你怎?#21019;忧繳系?#19979;来啦?”

    孟晚?#20449;?#25293;他的肩膀回答道:“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摄魂术,那小子一定是中了万正凯的摄魂术,才能如此厉害!”

    道衍听的稀里糊涂,他接着问:“那小子?哪个小子?”

    孟晚行这才娓娓道来,原来啊,刚才他看到那股乘风归去的黑烟,就料想到应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万正凯,也因为万正凯的真身只有耳闻,?#21019;游从?#20154;见过,于是不由分说径直追去,可就在要追到那个黑影的时候,黑影?#20004;?#20102;一件破屋内,接着,从屋内冲出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孩,这个小孩披?#39134;?#21457;,衣衫褴褛,一身污秽,但他却身轻如燕,快如闪电,身手敏捷,能够借力发力,见招拆招,其武功远远超出他这个年纪。以孟晚行数十年的武功修为与这个孩子打斗百十个回合依然抓不住他,所以孟晚行断定这个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个高人指点,而且那高人就是孩子,孩子就是高人!

    道衍不理解的问:“高人就是孩子,孩子就是高人?教主,难道万正凯青春不老是个孩童之身?”

    孟晚行拉着道衍边走边说:“哎,这是摄魂术的一种,就是万正凯附身于小童身上,小童看到的就是他看到的,而且他还可以指挥小童替他做事!这就是摄魂术的最高境界!”

    道衍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武功的境界如此之高,似乎已经脱离了人类想象的范畴。

    孟晚行又说道:“据我估计,万正凯一定是遭遇到了什么困境,他没有办法自由行动,所以才摄魂于这个孩子身上,你刚才?#37096;?#21040;了,他连老鼠都抓,必定是极度的虚弱饥饿,能抓到的食物都吃!”

    孟晚行停下来,指着道衍手中的地图对他说:“道衍,你看看地图上有没有什么地方既隐蔽又非常适合囚禁一个人呢?”

    道衍摊开地图,仔细查找每一条街道,每一处宅子,忽而他指着城南的一处大宅子说道:“看这个地方,曾经是府衙的所在地,北林面水,他的建筑风格却更像是一处迷阵,四角由青龙、白虎、朱?#28014;?#29572;武四瑞兽镇守,这个宅子是按走地心的阵法设计的,一般人进去其中必定会困死在里面,而身处走心阵中的人也无法出来!”

    事不宜迟,孟晚行和道衍急忙赶往这处宅子。

    到了大宅门口,高大巍峨的府衙大门应在眼前,三丈多高的青砖围?#25509;?#21608;遭的矮小民居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一条两丈宽的护城河环绕围墙缓缓流淌。府衙只有北面的府衙大门处与大路相连,在府衙大门正对面是一片竹林。

    再看府衙四角,各有一个巨大的青铜瑞兽矗立之上,面相狰狞,呲牙咧嘴似?#22856;?#38215;守府衙的使者。

    孟晚行扫视了一圈,问道:“上僧,现在当如何?”

    道衍缕缕胡须,凝视府衙大门,说道:“教主莫急,待贫僧做法破了此阵,我等就可以进入其中了!”

    只见他从包袱里?#32479;?#19968;个风水罗盘,将罗盘放在府衙大门正中,接着又?#32479;?#19968;大捆白色的棉线,那白色棉线有一股浓重的?#27827;?#21619;,应该是用油脂浸泡过的。他将棉线交给孟晚行,说道:“教主,此阵就跟牢笼一样,在它的边界处有一圈结界组成的藩篱,?#35748;?#25105;们要用这困棉线将这处宅子环绕一圈,再通过罗盘定位,找到阵型边界的突破口点燃引线,引线在哪里熄灭了,就说明阵型边缘的结界在哪里,我们要破掉阵法的所有结界,才能拔除走心阵的壁垒!”

    “?#33579;?#37027;就请上僧施法吧!”

    道衍集中精力,指着手中的罗盘大喝道:“急急如?#38378;睿?#22826;上老君快显灵!”

    那罗盘的?#21018;?#25351;向了大门?#20063;?#26041;,道衍托着罗盘靠近围墙,当走到?#21018;?#25351;定的位置的时候,道衍对孟晚行说道:“教主,就是这里,将绳子从此处开始围绕围墙环绕一圈!”

    两人安排就绪,?#24613;?#28857;燃引线的时候,忽然发现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小童。这个小童衣衫褴褛,满脸污秽,头发像是几年没洗过,发梢都被污垢缠?#24179;?#30146;。但乌黑的脸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格外的明亮。

    孟晚行对身旁的道衍说道:“就是他,就是他,刚才与我大战一百回合的就是他!”

    而这个小童并没有慌张,也没有逃跑,而是很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也不知道这个小童在身后观察他们多久了。

    小童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两个奇怪的陌生人,也许小童也很?#38391;媯?#36825;两个老男人在这里做什么呢。这倒是把他们二人弄的有点紧张,不知道这个毛孩子想做什么?

    小童看了一会后,从?#32422;?#30340;挎包里?#32479;?#20010;死麻雀,顺着围墙边走边往大院内扔,一会儿扔进去一个地瓜,一会儿扔进去一个鸡蛋,又扔进去一只老鼠,一包野蘑菇,一个野果子... ...

    不吭不响的就这么走一路往大宅子里扔一路,看着渐渐走远的小童,孟晚行想追上去问个究竟,道衍拦住了他:“教主,办正事要紧,那小童必定和万正凯有莫大的联系,他扔进去的食物也必定是送给万正凯的,你刚才与他大战百十回合都抓不住他,也不在乎再等等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明驴爵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欢乐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技巧 勇者斗恶龙8奶酪赚钱快 秒速时时开奖平台 加拿大股票指数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欢乐捕鱼大战贵族怎么充值获得 淘宝快3彩票 原始币咋么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3基本二码遗漏 彩世界iOS下载 体彩大乐透 福彩3d助手下载 三分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