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瀟灑修仙路 > 正文 第275章 疏柏香毒

正文 第275章 疏柏香毒

    瀟灑了然的一笑,并無半點吃驚“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少女淺笑盈盈的眸子突然射出狠戾的兇光,緊接少女嘴唇輕吐,一股清甜的冷香直撲瀟灑的鼻子。

    察覺少女的用意時瀟灑時立即屏住呼吸卻已然來不及了,可到底還是吸進去了一些。

    瀟灑立時頭腦暈暈沉沉像進了水一樣,意識也開始混沌起來,一雙清亮如星辰的眸子也開始無法聚焦起來,身體開始站立不穩,像喝醉了酒一樣的搖擺起來。

    瀟灑撐著一絲意志往嘴里塞了一把最高級別的解毒丹,然后手中冰藍的微瀾劍刃翻轉,在手腕上狠狠的割開一道口子,鮮紅血液瞬間從手腕上涌出,手腕上劇烈的疼痛讓瀟灑的意識恢復了一點。

    瀟灑咬牙道:“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少女沒料到瀟灑會這樣做,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李瀟灑,你真是夠心狠的,連自己都下的去手。對別人狠不叫狠對自己狠才叫狠,以前我真是小看你了。”

    以前?

    瀟灑腦海中有什么東西一晃而過,卻是腦子越來越混沌了,那一點靈光也抓不住。

    少女突然笑了笑的如一朵嬌花“不過,你對自己再心狠又如何?中了我的疏柏香之毒,沒有解藥就算你將全身的血液全都放干了,也解不了毒。

    我這疏柏香是幾萬年前早已經失傳的奇毒,毒要早已失傳,解藥就更加沒有了。現在的解毒丹對這種其毒半點作用也不起,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此刻的瀟灑神智混沌,白皙的臉愈發的慘白,雪白的貝齒使勁咬著嘴唇,將嘴唇都咬破了,殷紅的血液像是涂抹了一層胭脂一樣艷麗,因為太過用力臉頰兩邊生出兩朵暈紅來。

    少女輕輕摸了一把瀟灑的臉“你這張臉本就生的好看,現在這小模樣真是惹人憐惜的很。”

    少女突然臉色一邊目露兇光,眼中刻骨的恨意毫不掩飾,一把捏住瀟灑的下頜骨,陰森狠戾的道:“你就是憑著這張臉一路順順利利的進入云天宗,還入了天樞峰當了天樞子長老的關門弟子,還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師兄寵著護著。你還真是好命,可惜命運不會永遠眷顧你。”

    瀟灑腦子混混沌沌的,少女的聲音像是從天際飄來的一樣縹緲,但盡管縹緲瀟灑還是迷迷糊糊的聽見了。

    師兄寵著她?

    這可真是天大的誤會了。

    聞人恨這人像是一潭平靜的水一樣,那還是弱水,什么東西扔進去半點漣漪也不泛的。

    少女見瀟灑這幅無動于衷的模樣突然覺的很是礙眼,狠狠的一捏瀟灑的下頜骨,寒冰伴著碎渣子的道:“如今,你這張臉永遠只屬于我一人了,你再也休想踩著我往上爬。”

    少女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一松,笑了起來“算了,跟一個將死之人計較什么。反正以后我就是李瀟灑了,她的師傅就是我的師傅,她的師兄就是我的師兄,她在云天宗的地位越高人脈越廣,我就越有利,就當這些年找了一個免費的奴婢替我在云天宗奮斗好了,現在我要來接手這一切了。”

    這樣說著少女越發高興起來,收斂了心神,辦正事要緊,辦完正事在將李瀟灑殺了,免得夜長夢多出了什么岔子。

    少女道:“李瀟灑,現在我問你話,你要如實回答我。”

    “好,嘻嘻嘻······”瀟灑傻兮兮的一笑。

    少女被瀟灑這傻兮兮的模樣弄的一愣:怎么傻兮兮?難道這也是疏柏香的藥效?算了,興許這疏柏香用完之后就是這樣的吧。

    “我現在問你,水玉是不是我的將魔王璽叫給你了?”

    “嗯,是噠。”

    瀟灑乖乖的點頭,像一只小白兔一樣,眼神清清明明不似先前的迷糊狀態。

    少女呆了一呆,細細將瀟灑打量一遍,見瀟灑笑的格外甜膩無害,覺得自己大約是想多了,要是李瀟灑真的清醒了哪里會這般配合,也不會做出這般表情來。

    少女沒發現瀟灑在聽見“我的”兩個字時候,眉眼間那細微的差別。

    “嗯,乖孩子。那你快告訴我,你將魔王璽藏在了哪里?”

    “藏在哪里?藏在哪里?藏在哪里?藏在,藏在,藏在······哎~姐姐,我將魔王璽藏在了哪里?”

    瀟灑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少女。

    “······”到底誰在問誰?

    “姐姐,你怎么不回答我?我到底將魔王璽藏在哪里了?哎,對了,魔王璽是什么東西?能吃嗎?姐姐想要吃魔王璽嗎?”

    少女看著李瀟灑那懵懂無辜有十分有求知欲的模樣,臉上的表情皸裂了。

    她心中后悔死,自己為什么要拿出這什么疏柏香來控制李瀟灑,現在好了,這副作用太大了,直接就智力下降到幼兒時期了。

    她若是一日找不到魔王璽的下落就一日無法交差,大殿下的手段可比葉星云狠毒多了,葉星云至少還有一點點底線與良知,大殿下除了對二殿下還有一點溫情外當真是一個陰毒的人,外表看著翩翩君子模樣,其實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真是說翻臉就翻臉。

    少女臉上的后悔之情已然無法掩蓋了。

    “盧靖安,你就這么點手段嗎?我還以為你能玩出什么新花樣來呢!”

    盧靖安正暗自后悔懼怕魔族大殿下的狠毒手段,突然聽見瀟灑的聲音,嚇了一跳,很快反應過來“李瀟灑,你你你······你叫我什么?你沒沒中毒?”

    瀟灑燦爛的一笑,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你認為我既然知道你故意引誘我來,我會一點準備也不做就只身前來嗎?”

    事實是瀟灑的確中招了,她是做了準備的,事先也服用了空間出產的解毒靈藥,但是她真沒料到這毒竟然這么厲害,連空間出產的解毒靈藥都不管用,不過她雖然中毒了卻沒那么嚴重,那些全是她表演來迷惑對方的,最后還是她動用丹田內的無形靈氣將體內的毒吞噬了。

    ”所以,你之前的一切中毒表現都是在演戲!李瀟灑,你真陰毒。難怪會走到今天這樣的高度。“

    瀟灑抽抽嘴角,到底誰陰毒了,嘿,下毒不成,還倒打一耙。

    ”隨你怎么說,齷蹉的人眼里別人都是齷蹉的。“

    瀟灑微瀾劍一翻轉,一個起手式。
疯狂之七试玩
江苏11选5基本走 福州麻将什么是金龙 股票交流微信群 qq麻将单机 福彩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广东省南粤风采36 7 长百集团股票行情 湖南字牌游戏下载 海王捕鱼疯狂六选一 宝博棋牌电脑版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 体彩新11选5公告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免费透码 好彩1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 湖北麻将凡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