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七零小哑妻 > 第53章有话和你说

第53章有话和你说

    闻言,其他人也都望了过来。

    浅蓝色的上衣,领子呈荷叶边设计,腰线处收了下,?#25991;?#21531;的身材本来就好,剪裁合体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腰身显得更加盈盈一握。

    搭配下面黑色的喇叭裤,?#25991;?#21531;愣是穿出了一股俏皮?#23567;?br />
    看着这样的?#25991;?#21531;,席白泽喉结滚动了下,没出息的别过了脸。

    他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失控。

    他的小?#23601;罰?#30495;是越来越令他惊喜了。

    ?#25991;?#21531;还得意的原地转了个圈,朝何丹挤了挤眼。

    何丹被她逗得直笑,“大姐,念君真是一天比一天开朗了。”

    爱笑的女孩子总是要好看一些,?#25991;?#21531;本?#32479;?#24471;漂亮,这么一笑,感觉阳光都黯然失色了。

    真的是太耀眼了。

    万妙菱也在一边跳着鼓掌,“念君姐好漂亮!”

    ?#25991;?#21531;高?#35828;?#25226;她抱起来亲了亲,万妙菱咯咯直笑。

    万月香也是高兴不已,“那明天就穿这一身吧。”

    何丹不忘追问:“大姐,这衣服在哪做的啊,?#19968;?#27809;见过这么好看的领子呢,还有这样式,也、太好看了吧。”

    万月香被夸得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做的了,“前天不是去县城给念君买衣服吗,多买了两匹布,我想给念君做的,念君说她会画图,就给?#19968;?#20102;个样图,让我给她做的。”

    何丹惊讶不已。

    “大姐,这是你做的?”

    她都不知道大姐的手艺这么好呢?

    万月香哪好居功,“是念君给?#19968;?#30340;,不然,我哪里有这样的脑子想起这样做啊。”

    他们平时做衣服都是胖胖的,没个啥样式,穿上也不好看。

    何丹张了张嘴,好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的老天爷,念君的脑袋瓜也太好使了吧,大姐,这衣服给那些县城里的小姑娘看到了,指定要买的。”

    何丹算是说出了?#25991;?#21531;的想法。

    她就是要穿出去吸引别?#35828;?#27880;意,然后让那些?#19981;?#30340;人买!

    席白泽在一边听着,也明白了她的小?#23601;?#25171;的?#35009;?#20027;意了。

    不愧是从21世纪来的。

    晚饭后,万月香依旧给?#25991;?#21531;熬了一大碗药。

    喝完药,?#25991;?#21531;感觉嗓子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路小跑,跑到压水井边漱口。

    正往外吐口水,?#25991;?#21531;听到脚步声,转身看到?#20011;?#36208;到她跟前的主人。

    只见他撕开一个糖果,声音如春风?#35805;?#28201;柔。

    “张嘴。”

    ?#25991;?#21531;连忙张嘴含下。

    因为嘴巴太苦了,?#25991;?#21531;急着吃到糖缓解口中的苦涩,张嘴衔住,嘴巴吸溜一下,甜味在口中蔓延,丝毫不知,口中还有一根手指没有出来。

    席白泽身子如雕塑?#35805;悖?#20725;化了。

    舌头舔到席白泽的手指时,?#25991;?#21531;嘴巴不动了,眼珠子瞪得溜圆,瞪着眼前盯着她看的男人。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主?#35828;?#30524;神里,她彷佛看到了一抹化不开的温柔。

    急速的后退了一步,?#25991;?#21531;脸像是?#25484;?#26469;?#35805;恪?br />
    垂着脑袋,转过身,嘴巴里的糖好像比刚才又甜了些。

    席白泽缓缓垂下手,无奈叹口气,走到她跟前,面对她。

    “你就是这样对你恩?#35828;模?#25105;给你糖,你还想要咬我手指?”

    天知道刚刚女孩舌头扫过他手指那酥酥麻麻的感觉有多致命。

    ?#25991;?#21531;后退了一小步,红着脸,抬起头,冲他嘿嘿傻笑两声。

    其?#30340;?#24515;?#20011;?#21523;瘫了。

    妈妈啊,亲娘啊,她玷污了主人那双干净的手。

    她有罪!

    罪不可恕!

    席白泽哪里看不出女孩的?#24597;遙?#27492;时也不是和她讲这些的时候,从?#36947;?#25343;出一袋糖。

    “吃药后吃一颗,随身携带几个,饿的时候?#37096;?#20197;吃。”

    这个年代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低血糖,吃糖可以缓解一点。

    ?#25991;?#21531;也不和他?#25512;?#25509;过?#20174;?#25343;了一颗放在嘴里。

    见小?#23601;?#21507;的享受,完全忘记了刚才的?#29992;?#27668;氛,?#36824;?#30528;手里的糖。

    席白泽摇了摇头,问了问她在医馆得情况。

    ?#25991;?#21531;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席白泽在她写的字里行间都看出了她的高兴。

    被认可,自然是一件高?#35828;?#20107;。

    “好好学,你一定可以的。”

    ?#25991;?#21531;一个劲儿的点头。

    她一定可以学好的。

    晚上闲聊时,万月香和万文书难免问起?#25991;?#21531;在县城的学习情况,?#25991;?#21531;把对席白泽说的原封不动的比划给家里人看。

    万月香他们听到?#25991;?#21531;的表现不错,都很高兴,特别是万文书。

    “真好,等念君治好了嗓子,能说话了,又会给人看病,大姐你就没有遗憾了。”

    万月香也希望这样,“我也不指望念君会给人看病,她能治好,会说话就好了。”

    不会说话,空有一身医术,又能怎么样呢?

    ?#25991;?#21531;抱住母亲的身子,朝她笑了笑。

    一定可以的,她一定可以的。

    她一定可以治好自己,让母亲不再为她担心,过好她自己的日子。

    万月香摸了摸她的脑袋,“好了,多大了还动不动就抱我,也不怕你舅舅他们笑话你。”

    ?#25991;?#21531;才不管,还蹭过去亲了她一口。

    何丹嘴角上扬,“大姐你就知足吧,念君这是亲近你呢,我想让妙菱亲近我这?#23601;?#36824;不愿意呢。”

    听到母亲提到自己的名字,万妙菱眨眨眼。

    “娘,你是在说我不和我不亲吗?”

    何丹故作生气,“啊,你看看你念君姐,和你姑姑多亲近啊,你看看你,都不抱我。”

    万妙菱委屈了,“娘,我?#30475;?#25265;你你都说累,晚上我想和你睡,可你都是和爹一起睡,你咋能怪我不和你亲呢?”

    何丹:“......”

    脸?#24067;?#32418;了个彻?#20303;?br />
    万文书脸上也有点挂不住。

    ?#25991;?#21531;和席白泽此时装聋,他们啥都没听见。

    万月香两个孩子都要成家了,听到这些也就是笑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席白泽装聋之余,也明白了?#25991;?#21531;为?#35009;?#23545;万月香这个母亲这么在乎。

    实在是万月香太难了,这一生,她为了?#25991;?#21531;,也付出了太多,一直都没放松过心情,又因为之前?#25991;?#21531;的行为让万月香吃了不少苦。

    所以,?#25991;?#21531;想要尽可能地弥补她,让她高兴,让她过得好一点。

    思及此,之前被?#25991;?#21531;忽视的失落感也渐渐消失了。

    万文书:“大姐,爹娘今天还问我念君的情况,我明天就告诉她念君学习的很好,就是念君在吃药的事,要不要告诉爹娘?”

    不等万月香说话,?#25991;?#21531;先比划起来。

    她还不确定是不是可以治好,万一治不好,姥姥姥爷又失望,还不如等治好了,给二老一个惊喜。

    万文书抿了下唇,“念君说的对。”

    念君的哑疾一直是一家?#35828;男?#30149;,在不确定可以治好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抱有希望的好。

    **

    晚上大家都睡了,?#25991;?#21531;问母亲这样的衣服她多久才能做好。

    万月香不明白她为?#35009;?#36825;么问,还是回道,“你这件我做了两天,不过用的时间不长。”

    家里要盖房子,其他事也一大堆,她没有多少闲暇时间。

    “要是一直做的话,这样的衣服一天能做三件。”

    三件。

    裁缝店一件手工费是一毛,他们的衣服好看,可以收三毛,甚至是五毛。

    这样一天至少可以挣六毛钱,虽然不多,但依照母亲的性子肯定很开心。

    而?#34915;?#23478;拿来的布料或多或少都会掉下来点,母亲可以做点鞋垫,到时候她拿去黑市?#19979;簦?#32943;定能卖个好价钱。

    人只有有钱了,才会有安全感,才会想干?#35009;?#24178;?#35009;矗?#24819;去哪去哪,还不会被人看不起。

    “君君,你问这个干?#35009;矗俊?br />
    ?#25991;?#21531;摇摇头,握着母亲的手,逐渐进入梦乡。

    **

    因为有席白泽和牛豪伟的帮助,所以房子用了三天时间盖好了。

    万文书和村长说了一声,把知青的房子推迟一天,让大家过来帮忙上梁。

    万福寿自然是没意见,上梁可是大事,知青那边的房子推迟一天也没事。

    这一天上梁,?#25991;?#21531;提前和裴老请了假,在家帮忙给前来的乡亲做饭。

    鞭炮响起,开始上梁,?#25991;?#21531;在远处看着自家的三间土房子,虽说不华丽,连个像样的砖头都没有,可是,从今天开始,他们有家了,不用再寄人篱下了。

    她会带着母亲好好过日子。

    不知何时,席白泽走到她身边,“高兴吗?”

    ?#25991;?#21531;朝他笑了下。

    高兴。

    她笑了,席白泽也笑了。

    “念君,你想过离开这个地方吗?#30475;?#30528;你母亲,去大城?#23567;!?br />
    ?#25991;?#21531;毫不犹豫地点头。

    她一直有这个想法,只是时机还没到而已。

    且不说现在不?#24066;?#20010;体户,她带着母亲去大城市没有出路,再有,高考还没有?#25351;矗?#22905;没有理由说服母亲和她一起走。

    母亲不走,她就绝对不能走。

    不过没关系,两年很快的,或许等时机成熟,她?#37096;?#20197;提前带母亲离开。

    离开这个地方,让母亲过上人人羡慕的城里生活。

    席白泽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念君,明天下午下班回来,我带你去吃饭吧。”

    ?#25991;?#21531;一怔,不太明?#23383;?#20154;说这话的意思。

    是要请她吃好吃的吗?

    “念君,我有话告诉你,明天吃饭的时候说。”

    ?#25991;?#21531;点?#35828;?#22836;。

    不远处,荣蔓菁站在自家门口,紧紧握拳,一双眸子如?#26087;?#20449;子?#35805;悖?#24680;不得把?#25991;?#21531;吞掉。

    ?#25991;?#21531;她凭?#35009;矗?br />
    一个哑?#25237;?#24050;!

    还想要学医?

    还想得到席白泽的?#19981;叮?#23601;是牛豪伟,都帮着他们家干活。

    这两个男人都是傻子吗?!

    她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他们两个都看不到吗!

    一个个眼睛都瞎了!

    不行,她在这埋怨也没用,她要想办法?#21028;小?br />
    论样貌,席白泽是这批知青里最拔尖的,而且,她?#20011;?#25171;听好了,席白泽是首都那边来的,那就是说是实实在在的城里人。

    首都啊,谁不想去啊!

    只要抓住了席白泽的心,那她下半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她长得这么好看,身体健全,又是上了三年高中的人,?#25991;?#21531;呢,只不过小学毕业而已。

    他们俩根本没有共同语言。

    现在席白泽只是被?#25991;?#21531;蒙?#20255;?#20102;,等他清楚的知道?#25991;?#21531;就是个一无是处的?#34900;?#20043;后,肯定会立刻离开她。

    试问哪个男人会?#19981;?#19968;个?#34900;?#21602;?

    所以,她一定要稳住,抓住机会在席白泽面前好好表现,让席白泽自己发现,她才是那个最配得上他的人!

    反正?#25991;?#21531;每天都要去县城,不可能时时刻刻缠着席白泽,她还愁没有机会?

    **

    中午,?#20889;?#22823;?#39029;?#23436;饭之后,?#25991;?#21531;并没有再去县城,而是在家里帮忙,把屋子收拾干净,晚上他们就可以入住了。

    两家中间并没有围院墙,只是用木栅栏隔了下,栅栏中间还留了一间小?#29275;?#26041;便出入。

    把家里都收拾好后,?#20011;?#19979;午五点多了。

    万月香开始忙活做饭,老宅那边的人都来了,就连老二一家也来了。

    看着起好的房子,刘静长呼了一口气。

    总算是彻底分家了。

    以后大姐再也不会挡着他们的路了。

    ?#21485;?#24351;妹,大姐,你们这房子起的可真快。”

    何丹和万月香和刘静相处这么些年,她那点心思,她俩还能不知道?

    万月香脸上带笑,“是啊,多亏了席白泽同志和牛豪伟同?#20928;?#26377;丹丹娘家?#35828;?#24110;忙,不然还不知道要?#35009;?#26102;候才能盖好呢。”

    万月香说这话本来没?#35009;?#24847;思,就是随口一说,可是被有心人听了,就不是那个意思了。

    特别是没有帮忙的刘静和张翠娥,以为万月香是话里有话。

    张翠娥上次被教训的狠了,这会儿也就只敢哼了哼,不敢说话。

    刘?#37096;?#27809;那么好脾气了,又仗着二老是她养着的,说话腰板也直了许多。

    “是啊,大姐说的对,这房子都是外人做的,我们也?#35805;?#19978;?#35009;?#24537;。”

    说风凉话,谁还不会了。

    万月香:“.......”

    她咋听这话头不对劲啊。

    在一边和万嘉言他们玩的?#25991;?#21531;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变,不过碍于几个孩子都在,她没有表现出?#35009;礎?br />
    万嘉言的脸色不太好看,刚站起来要阻?#40723;?#20146;,就听到母?#23376;?#35828;了句。

    “哎,你看看,我们也?#35805;?#19978;?#35009;?#24537;,还厚着脸皮过来吃饭。”

    万嘉言气得胸膛都震了下,抬脚就要过去,被?#25991;?#21531;?#35805;?#25569;住。

    万嘉言转头看到是?#25991;?#21531;,后者朝她摇了摇头。

    “念君姐?”

    ?#25991;?#21531;抿了下唇,把万嘉言拉下来坐下。

    长辈之间的事,小打小闹的逞口舌之快的事,他们小?#35009;?#24517;要插手。

    如果万嘉言过去把她母亲训斥一番,本就在气头上的刘静说不定会借题发挥,把万嘉言骂个狗血喷头,到时候一件小事就会变成不可收拾的大事。

    今天是他们家上梁的重要日子,母亲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万嘉言肩膀往下塌了塌,念君姐的话更让她觉得母亲不懂事了。

    ?#25991;?#21531;朝她眨了眨眼,几个孩子还是该说说,该笑笑。

    这边,何丹气得想要骂人,可一想到今天是他们家重要的日子,何丹压下这口气。

    万月香只是惊讶了下,明白过来后,倒也没觉得有?#35009;礎?br />
    “弟妹说的是哪里话,我和三弟家盖房子不就是咱们一家人盖房子吗,你们要是不来吃饭,我们这顿饭也不圆满不是。”

    万月香说话脸上带?#21028;Γ?#21016;静想要再说难听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张翠娥朝天翻了个白眼。

    万月香这个人?#35009;?#26102;候这么会说话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过去吃饭吧。”

    万月香领着她们进屋,又朝远处喊几个孩子过来,刘静脸上这才好看一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七零小哑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奥运男篮比赛比分 ds足球比分app下载 苹果 cba全部赛程 天天爱海南麻将官方网站 7m足球指数 德州麻将app 吉林11选5开奖记 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 皇冠比分 走地单式即时比分 快乐10分走势图云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捷报比分3.3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官网开奖号码 叩富网模拟炒股 打红中跑百搭麻将技巧 3d开奖结果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