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01章 就是那個男人啊

第01章 就是那個男人啊

    九月中旬,外面已經微微揚起幾波清風。

    有一個燙著奶茶棕波浪卷的女孩兒,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她穿著簡單,一雙白色的帆布鞋,搭著低腰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短小的純白色的雪紡衫,領口隨性的很。

    一走一動,可以隱約見到她那一節清瘦細膩的腰,惹眼。

    旋即,蹲在馬路邊上。

    拿起手機,手指在鍵盤上按了幾下,便放到耳朵邊上。

    “喂,是110嗎?”

    “我叫初冬,在微女郎雜志社門前迷路了,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要特警好嗎?”

    “要特警隊長。”

    特警,特......

    一雙杏核眼,漸漸緩慢的睜開,先映入眼簾的,是模糊不清的天花板。

    愣神片刻,初冬抬手摸了摸自己眼睛,羽睫上都是淚珠...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這樣的夢,還有完沒完了?

    呵,出息。

    初冬自嘲的笑了笑,撐著身子坐起來,靠在床頭,一身冷汗。現在才四點多一點。

    點開手機,有一條未讀的微信消息,昨天晚上十點多她媽柳眉給她發的——[地址]“明天晚上下班過去相親,程總兒子,給我老實去。”

    這已經是她媽給她發的第九個相親對象了。

    翻了翻聊天記錄,除了相親,再無其他!

    昨天是她生日,她媽都沒有祝福一下,哪怕一個消息,都沒有!

    那個男人要是知道她去相親的話,會是怎樣的反應?

    大概是舌尖舔舔嘴角,不為所動的從兜里拿出一個棒棒糖叼在嘴里吧......她想。

    或者,他可能會以段奕璟的身份,將她毫不客氣的從相親對象眼前拉走,回頭,再掃給那人一記警告的目光——爺的女人,你給我滾遠點。

    當然,這是不可能,三年前或許可以,現在簡直妄想!

    屋內沒有開燈,窗簾緊閉,四周漆黑一片。

    七點半的時候,初冬剛要擦口紅,一旁的手機就響起,主編朱茵姐。

    劃過。

    “怎么了,朱茵姐,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要請我吃早飯啊?”

    ......

    “奧,原來是這樣...不過,你這么早就讓人家來上班,會不會太殘忍了點。”

    主編安排她今天帶一個實習生去看現場時裝秀,回來編輯文案,剛好方向在她家這邊,所以就叫實習生直接去她家了,抄近路,或許還能搜集到更多的現場有關內容。

    少傾,一個穿著淡藍色的緊身牛仔褲,頭發吊的高高,面孔生疏的姑娘出現,青澀的很。

    “副主編你好,我是新來的實習生,我叫袁夢。”

    “你好,進來吧。”

    抬眼望去,那張干凈的臉上怕是只涂了水乳,都是原生態的樣子。

    像極了她剛剛參加工作時的樣子。

    “副主編,你是跳過級嗎?這么早參加工作?我們一般大,我才剛剛大學畢業。”袁夢主動開口跟初冬聊了起來。

    “我高三的時候就不念了。”

    此話讓袁夢頓時愣住,高中就沒上過大學,是怎么做到在微女郎工作的?

    “高三不上學,你媽媽不管嗎?”

    “媽媽?”初冬哼笑了聲,本來沒想說話,卻還是開了口:“她從來就沒管過我,只管我姐。”

    袁夢噎住,沒往下問。

    其實,是一次旅途,初冬有緣分和朱茵姐坐在一起,初冬的手里剛好捧著一本微女郎的雜志,投緣就聊起來了,初冬說,她參加了高考,被一所還不錯的重點大學錄取了,但由于家里原因,她不想花她家里的錢,索性就不念了,自己打工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攢了點錢,出來放松放松,享受當下,人生也挺好。

    朱茵喜歡她這個人。

    從那,才給初冬帶了回來,算是初冬人生里的貴人。

    能當上副主編,也不是誰照顧,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去時裝秀的路上,初冬突然跟袁夢說:“干我們這一行,經常靠內容標題唬人,博人眼球。”說到這,頓了頓:“不過,還是要摸著自己的良心,別給人家瞎寫。網絡上胡編亂造的東西,漫天飛的謠言咱可別干。指不定會傷害到誰。”

    “嗯。”袁夢真誠的點頭。

    想起她剛進雜志社的時候,為了一篇報道,跟到人家家里去了......

    晚上,初冬準時接到了媽媽柳眉的催促電話:“......你看看你都多大了,還不嫁出去。”

    多大?

    她才二十四,還不至于到相親的地步吧?

    而且,明明她姐姐的年紀更大,二十九了好嗎!

    初冬知道,柳眉一定會說:你跟你姐姐比什么,你倆有可比性嗎?人家是當紅的藝人,四十結婚都不算晚。

    在柳眉眼里,初冬永遠比不上初夏。

    —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紅男綠女,這是酒吧的常態。

    空氣中彌漫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幾乎要震聾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瘋狂的扭動著自己的腰肢,打扮冷艷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主人堆里面玩,用輕佻的語言挑逗著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

    男人......

    這些算什么男人?

    他們不過是頹廢狂野,初冬眼里的男人,是大愛于心福澤天下,大智若愚寵辱不驚,是保家衛國,有血性,是......

    算了,低垂著腦袋。

    拿起手中的杯子,跟一旁的弟弟碰了個杯子。

    “我的寶貝兒姐姐,那個相親,要不咱就去一次吧,萬一情投意合呢,我就可以擁有姐夫了,你...也不用一直想著那個人啊。”初秋試探的問道。

    初冬只是低頭苦笑,姨母似的看向一旁的弟弟:“寶貝兒,天真,還是太年輕了,如果有一天你有姐夫了,記住,那絕對不是你姐夫,那是我欺負你的幫兇。”

    手里的酒一杯比一杯苦。

    幾分鐘后酒吧里漸漸的混亂起來,舞池中的人越來越少。

    幾聲槍聲,隨后鳴起警笛。

    人心惶惶,嚴重堵塞了各個方向的道路。

    從廁所出來的初秋,完全找不見初冬的身影。

    而這邊,初冬面不改色的坐在吧臺前,剛剛的警笛聲她一點都沒有害怕。可能和那個男人有原因吧。

    “收隊!”

    ......

    這聲音……

    如雷貫耳。

    醍醐灌頂……

    幻聽!

    初冬晃晃悠悠的感覺眼前的東西都在玩滑板,自己也有一種蕩秋千的感覺。不知為何,總感覺有人在盯著她。

    “誰教你來酒吧的?”

    “......”

    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真實聲音,在耳邊響起,語氣,磁感,簡直和之前一模一樣......

    這種要教育人的語氣就是那個男人啊!

    這也是幻聽?

    抬頭,迎上,四目相對。

    ------題外話------

    向守護安寧的黑衣英雄,敬禮。

    超級甜(甜虐結合的那種喔)

    ★★讓我來撩動你想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江苏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信誉好棋牌 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重庆 能赚钱的德国赛车app 天水麻将下载 免费杭州麻将下载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号 七乐彩开奖公告 千禧3d试机号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南 今期跑狗玄机四不像图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山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 异域狂兽 竞彩比分直播500官网 股票指数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