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19章 不加她
    “就算是住宿費好不好?”初冬走到茶幾旁,將楊毅剛剛放在那里的錢塞到了他的手上,“這個還你,或者也可以說成,我花這些錢,用你的微信跟他發一下消息。”初冬渴望的眼神沒有一絲絲的遮掩。

    楊毅最受不了女孩子跟他這個樣子了。

    撥開她遞過來的錢,將手機遞到了她手上:“免了,賞你用。”

    雖然面上很感激,初冬的內心卻是很不屑的。

    “你怎么不自己跟他說,拿我的微信做什么?”

    “原因不好解釋,總之很感謝你。”

    “......”

    楊毅對別人的事情也并不是很感興趣。

    初冬拿起他的手機,屏幕上就是他與周少魘的聊天記錄,雖然很想往上翻翻,看一看周少魘是怎樣跟朋友聊天的,可是聊天記錄是別人的**,她不能那么做。

    在屏幕上輸入了一串文字:警察哥哥,你為什么不加你女朋友的微信?她好像挺失落的。——初冬。

    發送完這一條,初冬就把這條消息給刪掉了,以防被楊毅看到!

    畢竟她還沒有追到手!

    “你刪了干嘛?”楊毅湊過去想要看一下,還沒等看清,她就眼疾手快的給刪掉了。

    “原因不好解釋,反正就這習慣。”

    “......”怪人!

    經紀人還沒有來,楊毅起身拿起手機,要去衛生間。

    被初冬一把拉住:“手機留下,我等消息。”

    楊毅無奈,不過還是將手機給她了!

    初冬不看別的,點進周少魘的頭像,點進朋友圈。

    翻了翻......

    怎么說呢,也不能說這人不發朋友圈,基本上一年一條。

    2019年

    01.1月[狗狗圖片]賽虎今年八歲了。祝大家元旦快樂。

    2018年

    01.1月[狗狗圖片]賽虎今年七歲了。祝大家元旦快樂。

    2017年......

    從頭翻到尾,在他的朋友圈里,她只了解到了一只狗,名字叫賽虎。

    應該是警犬,戴著脖套的。

    其他的,什么都沒有發現。

    -

    周少魘洗完臉,剛剛他拒絕了楊毅的飯局,楊毅回了什么他還沒有看。

    拿著手機走到了冰箱前,從里邊拿了一瓶水,邊喝邊點開了微信。

    水喝到一半的時候,噗——

    楊毅:警察哥哥,你為什么不加你女朋友的微信?她好像挺失落的。——初冬。

    半瓶水喝進去一半,剩下的一滴沒浪費,全噴到地板上了。

    放下水瓶,用手背將嘴邊的水擦掉。

    轉身坐到沙發上看著那條微信。

    最終,沒有回。

    這丫頭記憶力倒是挺好,上次只是叫她幫忙假裝了一下女朋友,怎么還入戲了!

    點開微信新的朋友那里,近三天,里邊有一個初冬頭像的驗證消息,[接受]綠色的。

    猶豫了一會兒。

    最終,沒有加。

    -

    在沒有其他什么可看的朋友圈里,初冬將那只狗研究的明明白白,然后退了出去。

    周少魘還是沒有回消息。

    怎么可以這么殘忍......

    她還從來沒有追過別人,他是第一個,不是說,女追男,隔層紗的嗎?

    她隔這個是撒哈拉吧!

    楊毅從衛生間出來,就看見雙手杵在茶幾上拖著腦袋的初冬,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手機屏幕。

    周少爺也沒回她消息啊,她在那看啥呢!

    “你不用上班的?”

    “上班?”

    半響!

    屋子里回蕩著一個倒吸氣的聲音,差點將屋子里的空氣全都吸沒,然后,就見初冬拿著手機和包,馬不停蹄的沖了出去,留下那句:“門走的時候用力關上就好了。”

    然后,就不見了她的身影。

    楊毅:這丫頭神經挺大條。

    她不是有一個會傍大款的好媽媽嗎?怎么她甘愿在這小出租屋里住著!

    -

    微女郎雜志社.

    領導召開會議,各個部門全部到齊。

    現在是九月中旬,距離十月一日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以國慶為主題的各大活動全面展開。

    “為了慶祝我們現在繁榮昌盛的祖國生日,我們微女郎要搞一期特別周刊。”上級領導坐在會議桌的那頭,初冬離他最遠,認真仔細的聽著。

    “我們微女郎這次可要給祖國一份周年慶的獻禮。”

    大家都認真起來。

    “在我們市開展,大型的宣揚精神活動。我們微女郎要展開為期一周的前線調研工作,總體分為四板塊:市民,士…,消防,特警。”

    “市民就很好說,消防我們去本市的龍山消防大隊......特警——”

    特警?

    初冬猛地抬起頭來,期待著領導嘴里接下來的話,期待著期待著,去飛鷹,去飛鷹,飛...

    “飛鷹特戰隊!”

    初冬:漂亮!

    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那打心眼里冒出來的欣喜洋溢在臉上,想掩飾都掩飾不住。

    初冬在自己的小本子上邊,一筆一劃的寫著‘飛鷹特戰隊,周少魘隊長’,寫了一遍又一遍。

    “咳咳,新來的那個實習生!”

    領導叫她,她就跟沒聽見似的,一旁的穆一不禁用胳膊肘懟了她一下。

    “啊?”

    最怕空氣突然安了靜!

    初冬迅速將本子合上,抿嘴看著那邊正講話的領導。

    “小冬是吧,怎么的,你有什么想法?”

    “沒,沒,不敢!”

    “不敢就好好聽著!”

    朱茵見她這樣,不難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領導又繼續開口說道:“這四個地方,一個編輯一個記者。分為四隊,具體的,散會之后,朱茵你給他們分一下。”

    朱茵:“好的,何總。”

    “而且,我們內部要評比的,這四個小組最后采用投票的方式,對調研的內容進行排名。”

    朱茵姐給分......

    初冬都想好去飛鷹隊的時候,要帶哪些衣服了。

    回到編輯部的時候,朱茵就順便說了一下分組的事情。

    特派記者秦朗,編輯孫陽,去市民。

    .....消防、士…。

    “特派記者穆一,編輯......阿梅,去飛鷹。”朱茵在分這組的時候,語氣故意減緩了好幾個度,聽得初冬很是著急。

    最后,沒有她......

    “不對,朱茵姐,阿梅不是編輯啊!”阿梅是后期排版的啊!初冬問道。

    難道飛鷹這組,不應該是她去的嗎?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應該是她去啊。

    第一,她是新來的實習生,前線很能鍛煉人。

    第二,她喜歡那個誰,朱茵姐又不是不知道。

    初冬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朱茵姐,只見朱茵姐咧嘴笑開了......

    被騙了!

    “特派記者穆一,編輯初冬,飛鷹特戰隊。”

    “好的,副主編,保證完成任務!”

    初冬自信的保證到。

    大家開始各忙個的時候,穆一湊了過來:“唉,你是柳眉的二女兒,我之前怎么不知道...”

    大家知道的,辦公室就是一個適合八卦的地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体育彩票6+1中奖规则 秒秒彩稳中方法 麻将算牌方法和规律 2019英超联赛赛程 喜欢打麻将的加我进群 红包麻将一元提现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 麻友圈2贵阳捉鸡麻 一分钟赛车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完场比分 浙江体彩6十1奖结果 今日竞彩足球推荐唯彩 填大坑棋牌游戏代理 北京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2019排列三综合走势图120期 nba比分预测哪家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