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36章 太-小-了!

第36章 太-小-了!

    辦公室沉寂下來,柔柔的燈光將整個空間渲染的有幾分溫馨。

    女子在電腦前認真的敲著字,偶爾,拿起一旁的兩張舊報告看一看。

    時不時的,將視線偷偷瞄向對面的男人身上。

    他有些慵懶的將頭部枕在椅背上,那條黃金比例的大長腿搭在辦公桌中間的隔板上,整個人似乎是躺在一張休閑沙灘椅上,雙手還托著一本書,貼在他的臉上,將他那張巧奪天工的臉遮擋的嚴嚴實實的。

    他這是讓自己幫他工作,然后他休息娛樂么?

    那本書是著名作家路遙寫的《平凡的世界》,這書很火,據說成熟男人值得看的一本書。

    初冬敲完報告的最后一個字,將文檔保存到桌面,修改了文件名字為——女朋友對你的愛。

    然后,將電腦合上。

    認認真真的欣賞著對面的男人,當然了,各個角度的照片,早已經被收入初冬的手機里。他都沒有發覺她的一舉一動,該不會是睡著了吧。

    室內安靜了幾分鐘,傳來一陣均勻的呼吸聲。

    漸漸的,他手里的那本書慢慢的從他的臉上滑下去!

    他真的睡著了,今天累到了吧......

    那雙魅人的眼睛不睜開也超級充滿魅力,長長的羽睫成扇狀,搭在下眼皮處。

    眉眼如畫……

    睡覺睡得這么的認真?

    睡美人?

    那本書又往下滑了幾分,她真怕那書掉地上把他驚醒。

    初冬站起身來,動作輕的基本上沒有任何聲音,俯身彎腰將那本書扶住,試圖拿下來。

    然而,男人特別的敏感,她只是稍微動了一點點,他就猛地睜開眼睛,大手在下一秒,條件反射的抓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鷹眼盯著她看!

    終于知道為什么叫做飛鷹隊了,他們的眼神一個個的確實像雄鷹。

    “做什么!”因為長時間沒有說話,一開口,聲音就有些低啞。

    禁欲啊!

    周少魘看著伸向自己臉的手,他的手掌寬大粗糙,人家小姑娘的手可嫩著呢,柔軟細膩,他不禁松了松力度。

    “我、我沒干什么啊...”

    男人抬頭,望去。

    那小姑娘彎著腰,纖細的腿與那邊的桌沿緊緊的貼著,上身已經在桌子中間的位置了,領口微敞,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襯衫,放眼望去,領口那風景......一覽無余......

    ……白色系帶的……

    口水不知不覺咽了一下!

    姑娘瘦的剛剛好,精致的鎖骨下面是女人獨有的完美溝線。

    隨著他的目光所至,初冬下意識的用另一只手捂緊領口。

    支支吾吾的說道:“你剛剛你書要掉,我怕驚醒你睡覺,就,就就扶一下啊...”

    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周少魘忙松開她的手腕,馬上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對不起。”

    初冬站直,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心里暗自將男人罵了一通!

    這男人怎么沒輕沒重的,很痛的知不知道。

    再抬頭時,那男人已經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轉換還挺快哈。

    不過!

    他的臉上怎么染上了一層紅暈......

    這讓她不難猜出他剛剛的心路歷程......看到了吧?

    “你、你臉紅什么,我,我還沒說什么呢...”初冬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副看惡人的樣子看著他。

    這么密閉的辦公室里,孤男寡女夜黑風高的...

    周少魘還以為她沒有想到那里去,這孩子倒是什么都敢說,整的他有一種欺負了她的感覺,從一旁的筆筒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撕開包裝袋,就放到了嘴里。

    試圖吃棒棒糖抹掉記憶?

    不過,這個男人好像特別喜歡吃棒棒糖,他那筆筒里還有好幾個,各種口味的......

    不對,現在不是說糖的時候。

    “我我我跟你說啊,你、你...”其實別看初冬平時那么的不矜持,在某些方面,她真的只是一張白紙,說起那樣話的時候,也不知道怎么說出口。“你你看了就要對我負責!”

    “噗——咳咳,咳咳...”

    周少魘剛拿起一旁的水杯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一聽這話,全都噴出來了。

    “干什么呀!”反應至于這么大么!

    初冬不屑的坐了下去。

    看著他把棒棒糖又放到了嘴里,在那里用紙擦拭著桌面,也不幫他!

    周少魘擦完桌子,將廢紙丟在垃圾桶里,然后看向她:“報告寫完了?”

    “寫完了,不過你不要轉移話題好不好!”

    “我轉移什么話題了!”

    “你!”明知故問是他的習慣么,“你看了就要對我負責。”

    只見周少魘起身穿上了自己的外套,拿起了桌上的鑰匙,然后目光冷淡的看向她,大義凜然的說道:“不感興趣!”

    “......”

    他!媽媽!的!

    知不知道這是對一個女人最大的侮辱,踐踏!

    初冬馬上皺起了眉頭,同時心里很不舒服。

    然后,周少魘俯身彎腰,對上她的視線,本來他就高還站著,本來她就低還坐著,強弱氣場對比不是一般的明顯。

    他盯著她的眼睛盯了幾秒,然后掃向她的領口,羽睫在那一剎掃出一抹勾人的弧度,然后又看向她的眼睛,違心道:“太-小-了!”

    “你......”

    “走了!”周少魘站直身體,用下巴指了一下門口,示意走了。

    見她不動,干脆直接上手,大掌輕輕一撈就將她拎了起來,小丫頭確實太瘦了!

    夜晚的風很奇怪,友好時,柔柔的,不友好時,吹得人找不見北。

    周少魘將辦公室的門鎖好,回頭就見風吹得小丫頭的襯衫隨風飄搖,同時,也將她的腰肢給勾勒了出來。

    猶豫了幾秒,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了她。

    “干嘛?”

    一臉無語:“衣服看不出來?”

    “奧!”初冬接過,搭在自己的胳膊上。

    周少魘:......

    “你該不會是以為我讓你幫我拿著吧?”

    “不然呢?”

    “......我讓你穿啊!”

    初冬知道啊,她又不傻,她就是想問:“你為什么不能直接幫我披上?”

    “我...!”她到底有沒有完了!不要再來打亂他的世界了!

    “要我幫你披是吧?”

    周少魘將外套從她的胳膊上一把拿過,下一秒,繞到她的后背,將自己的大衣服披上去...

    果然是大衣服,夠大!

    這樣感覺還不夠,繞到她的身前,拿起兩個搭著的袖子,在她腰前用力一系,這次就不大了!

    初冬嘟著個嘴,白了他一眼。

    衣服系成這樣,能走么!

    大晚上的,出去嚇人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上证300指数 七星彩开奖公告 期货配资交易 大地棋牌客户服务中心 新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城市猎人 捕鱼来了送彩金 豪利棋牌app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打成都麻将的技巧 新三板查询股票代码 开元美女棋牌app 四川快乐十二基本走势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57期 德州麻将怎么胡最大 11选5任选7每期必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