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42章 孺子可教

第42章 孺子可教

    周少魘的確是個好男人,不能確定的,就不給她任何希望。

    他知道初冬對他很喜歡很喜歡,可是他的工作畢竟不穩定,所以,她的世界,他選擇不打擾。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只要他出現在她的視線范圍內,她就已經被打擾了。

    緣分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

    你也不知道它會什么時候來到。

    該有的,逃也逃不掉。

    醫務室的門被推開的時候,那抹高大的身影立在了門邊,手里好像還拿了個飯盒?

    醫務室里的人都愣住了,本來三個人邊吃飯邊聊天,相談甚歡。

    他一來,整個醫務室都安靜了。

    穆一看周少魘站在那里,倒也沒怎么意外,看見他手里的飯盒,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這周隊長還真不錯,在他隊里受傷,晚上還送了飯過來。

    果然!

    男人最了解男人,直男最懂直男。

    而張淑瑤,看見他站在那里手里拿著的飯盒后,原本滿是笑意的臉,在一瞬間僵住了,眼里劃過濃濃的失落,一個人的情緒是會寫在臉上的。

    不過初冬沒有發現張淑瑤那瞬間的失落,只要周少魘在,她的視線里便只有他,本就挺開心,一見到周少魘給她送飯來,更加的開心了。

    剛開始還有點驚訝,最后直接暖暖的笑了出來,那一笑,仿佛人間的四月天,仿佛九月份十點鐘的暖陽,一下照進了周少魘的內心深處......一刻,兩刻.....

    “周隊給冬冬送飯?”穆一開口問道。

    周少魘微微點了點頭,看著初冬手里不知道是誰給她帶的飯。

    不是穆一,就是張淑瑤。

    拿著飯的手指緊了緊。

    “既然吃過了,那我不打擾了。”下一秒就要走。

    初冬馬上叫住了他:“等等,等等......”

    他沒動,抬頭看向她。

    “給我吧,你隊里的食堂,飯很好吃。”

    人家好不容易獻了份溫暖,她怎么能讓人家白來一趟。

    周少魘看向她手里的那份盒飯,明明就是吃過了的樣子。

    怎么可能還吃的下?

    換做是訓練員,他也許會相信還想再吃的話,但這個人,瘦的跟個片似的,怎么可能吃兩份飯!

    “給我吧,我真的很想吃。”

    “......”

    張淑瑤那張較好的臉上,明顯多了幾分冰冷。

    而穆一還彪呵的問了一句:“你確定還能吃?平時見你點外賣,都只吃半盒的,今天怎么這么能吃了?”

    講真,不服誰都不能不服穆一。

    他這種直男屬性,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沒有女朋友,也是對女孩兒的一種不禍害吧。

    初冬遞給他眼神,他都看不懂。

    也是醉了!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初冬輕聲咳了咳:“咳咳,那個,那個一哥,你是不是還有事啊?”

    “什么事?”

    “......”

    對不起,周少魘笑了。

    低頭,舔了舔嘴角。

    這倆搭檔還真是,采訪的時候,穆一怪她不記錄,這會兒,這穆一......彼此彼此吧。

    好累,心好累!

    初冬直接拿過手機,迅速的在微信上編輯了一條消息給穆一發過去:拜托一哥,我喜歡他,你看不出來啊!

    微信響了,穆一拿出來看了看,然后由平靜變得猙獰,滿臉的狐疑,最后看向初冬,臉上畫滿了黑人問號。

    初冬再細心的...耐心的...溫柔的...問一遍:“一哥,你還有事哈?”

    穆一終于反應過來,恍然大悟道:“啊,啊,那個有事,有事!”

    孺子可教也!

    收拾收拾自己的東西,拿上外套便往外走,剛走一步,又回來看著張淑瑤說道:“淑瑤啊,走啊,去散散步。”

    不由分說的將張淑瑤也拉了出去。

    初冬馬上遞給穆一一個眼神:

    干的漂亮!

    待他們都出去,周少魘無奈的搖了搖頭,從門邊走了過來,將手里的盒飯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柜上。

    這丫頭,真的執迷不悟,這么大費周章的做什么!

    眼睛掃向她受傷的那只腳,用下巴指了指:“還疼?”

    初冬搖搖頭:“不疼了,感謝周隊關心。”

    周少魘一臉無奈,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手自然的搭在腿上。

    看向她說道:“今晚就住這里吧,張淑瑤也住這里,不冷吧?”

    初冬搖頭。

    “沒什么事我走了!”

    “哎...”

    潛意識的拽住他的袖子:“再坐一會兒唄。”

    “我怕你對我有非分之想!”

    “不用怕,已經有了!”

    從我要你微信的時候就已經有非分之想了!

    初冬靠在床頭,說的那叫一本正經。

    “你吃飯了嗎?”

    沒回。

    “是不是沒吃飯就過來給我送飯了?”

    沒回。

    愛回不回!

    初冬拿過他帶來的盒飯,打開,在床頭柜上擺好。將筷子遞給他:“吶,吃吧,不吃就浪費了!”

    這個人也真的是...怎么拿了這么多樣菜!

    知道的是給她帶來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喂豬去呢!

    周少魘不說話,接過筷子,吃了起來。

    餓了,是真的。

    訓練一下午沒吃東西!

    反正拿都拿來了,再拿回去,折騰來,折騰去,就不能吃了!

    況且,那丫頭‘好不容易’清了個場,就陪她待一會兒。

    初冬試圖用手機偷拍......

    偷拍一張,成功保存。

    偷拍兩張,成功保存。

    偷...

    “手機不想要了?”他問,不過沒有看她,認真吃飯。

    “……”她沒吱聲,弱弱的收起了手機!

    “我不是來給你送飯的,我是給張淑瑤送飯的。”

    “嗯,我信了。”

    “......”周少魘也意識到,說這話,挺多余的!好蒼白的解釋。

    初冬:無力不無力?

    也不知道穆一把人家張淑瑤給帶到哪里去了,大晚上的。

    不過,這二人世界制造的非常可以,又是一個適合推心置腹的環境。

    但是要等他吃完再聊,她沒有忘記上一次在他吃飯的時候,她逗他,他飯都沒吃就出去執行任務了。

    見他快吃完飯了,初冬才開口。

    剛剛想了好多個話題,好多話要對他說,但是真要開口的時候,又不知道說什么。

    “那個,問你個問題啊。”

    “問。”

    “張淑瑤那么漂亮,在你們隊里兩年了,你沒對她心動過嗎?”

    “......”

    這女人有病!

    “男人都喜歡漂亮的,怎么可能不心動,不然,你是同性啊……”

    “我覺得她長的很好看啊,我都感覺她超級漂亮。”

    周少魘瞪了她一眼:“漂亮,我喜歡她行么?”

    “啊?那我怎么辦啊?”楚楚可憐......

    ......

    穆一和張淑瑤回來的時候,只有初冬一個人在病床上,擺弄著手機。

    身邊已經沒了周少魘的身影。

    那天晚上,穆一追問初冬好長時間,有關她和周少魘的故事,張淑瑤就在一旁默默的聽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什么决定股票涨跌 大圣捕鱼下载 开元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宜昌掌心麻将血流成河 今天18选7开奖结果公告 澳门即时指数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街机捕鱼游戏网络版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哈灵浙江麻将哪里下 欢乐彩下载五分彩 热血羽毛球 打百搭麻将怎么跑百搭 安徽快3预测网站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