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01章 變了變了,這女人變了!

第01章 變了變了,這女人變了!

    “你......”周少魘還想說什么,不過既然她要睡覺了,就讓她睡覺吧。

    就是不知道她吃飯了沒有!

    -

    第二天一早,今天是微女郎雜志社來這里的最后一天了,明天他們就走了。

    回去交差!

    因為昨天晚上光顧著哭了,沒有編輯文案,今天早上初冬很早就起來惡補!

    忙了一個小時,總算是將昨天的工作做完。

    出去洗漱。

    在洗漱室里,初冬整了整自己的儀容,對著鏡子長舒一口氣,才轉身。

    這一轉身,一道修長高大的身影伴著晨光一下闖進了她的視線里,男人就倚在洗漱室的門框上,從上到下的打量著自己。

    飛鷹隊這里的洗漱室,是大家一起用的,一排水龍頭,一排水池,一面鏡子。

    此時,那男人就立在視線里,嘴里還叼著一個棒棒糖......

    惡心!

    初冬掃了他一眼,便不再理會,視線轉移到門外,忽略他,擦肩而過。

    被冷落的周少魘莫名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她的胳膊擦著自己的胳膊走過去。

    這還是初冬嗎?

    那個陷入追他的境地中,執迷不悟無法自拔的那個小丫頭?

    今天為什么不理他!

    初冬正在為自己繞過他走出門外而放松時,卻被他抓住了手臂。

    下一秒,人被帶回到他身前。

    抬眼,須臾,四目相對。

    “你...你眼睛怎么了?”

    眼睛怎么這么紅腫,哭的?

    周少魘仔細打量著她的眼睛,想起這丫頭昨天晚上不給他開門,剛想問原因。

    手就被這丫頭推開,她低著頭搖腦袋:“不關你的事。”

    她的語氣明顯的有些不耐煩,沒有多說一句話,便繞過他,徑直走了出去。

    變了變了,這女人真的變了!

    發生什么了嗎?

    他昨天沒有傷害到她吧,他并沒有半點懷疑她,她不是知道的嗎?

    有些失落的將棒棒糖丟進洗漱室的垃圾桶!

    周少魘眸子瞇了瞇,冷眸之中,閃過幾分疑惑。

    這丫頭到底怎么了!

    他好想知道!

    -

    上午訓練,大家還是一如既往的按部就班的訓練。

    周少魘有好幾次瞄向初冬的方向,但是都被初冬移開了視線。

    周少魘:?

    她,放棄了?

    不追了嗎......

    中午吃飯的時候,周少魘看著那丫頭自己拿好飯坐在一張桌子上,心里蠢蠢欲動,他,想過去。

    她今天一天還沒有笑過!換做之前,他只要一對上她的視線,她就笑的嫵媚,勾人!

    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丫頭只身坐在那里,筷子在餐盤里挑了挑,卻沒往嘴里夾任何東西。

    莫名,他有些心慌。

    他的心開始被她牽動了么……

    少頃,穆一端著餐盤在她的一旁坐下,她就像是沒知覺一樣,反復的挑夾著餐盤里的菜,卻一口不吃。

    “周老大!看什么呢?”林小北長臂搭在他肩上,叫回了他的思緒。

    “走了,拿飯去。”林小北對周少魘勾肩搭背的,推著他拿了飯。

    剛剛林小北看見周少魘在干什么,在看那個準嫂子嘛!

    喜歡人家還不說,平時那股血性怎么沒有了!

    打好飯,望著那邊桌子旁的穆一和初冬,林小北端著餐盤就過去了。

    回頭看一眼周少魘,很明顯,他對自己的做法很滿意!

    我不是主動坐你對面的,是因為小北坐這,我才坐這的。

    林小北猜,周少魘心里一定這樣想的。

    他自然的坐在穆一的對面,“一哥,辛苦了,最后一天了,工作進展怎么樣?”他客氣的聊了句。

    穆一也友好的回了起來,然而這張桌子明顯有一道分割線,這邊聊的熱鬧,這邊冷的叫人渾身不自在。

    周少魘坐下便對上了初冬的視線,他剛要開口問她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吃不吃飯,下一秒,初冬就低頭,夾起一個西藍花放到了嘴里。

    初冬吃的食不知味,她不知道周少魘會坐過來,如果知道,她都不會來食堂。

    這要是換做之前,她不得追著他聊天嗎?

    怎么今天這個樣子了!

    看著她一直低頭不語,半天就吃了幾根菜,他也沒有動桌子上的飯菜,薄唇微張,輕聲道:“你怎么了?”

    初冬手里的筷子一緊,動作頓了幾秒,便就當沒聽見一般,又吃了起來。

    周少魘的眼里劃過滿滿的疑惑,他跟她說話,她沒聽見還是不想理?

    顯然是不想理,她明明聽見了!

    “我問你話……”

    “你問我我就一定要回嗎?”初冬將筷子撂在桌子上,抬眼,與他對視。那眼神,像是看一個惡人一般。

    這一動靜,很難不讓一旁的倆人投來詫異的目光。

    穆一和小北視線掃過來,見他們大眼瞪小眼,像是誰也不服誰!

    周圍漸漸散發著一股火藥味,濃烈,來自初冬灼熱的目光。

    這……是要打起來了么……

    穆一第一個撫順了一下初冬的背,像是在安撫一個要炸毛的貓咪,“怎、怎么了冬冬,你這…我剛發現你今天有點不對勁啊,怎么了?人家周隊跟你說話呢,你咋不理…”

    “奧!”初冬聽見那句‘人家周隊’的時候,心里頓時反應過來,她有什么可氣的?

    有什么資格?

    什么身份?

    她什么都不是,就是來這里工作的工作人員而已,他是隊長,說話理應回一句。

    呵。

    抬頭,迎上周少魘的目光,和聲和氣的說道:“對不起周隊長,剛剛失態了!”

    說罷,便起身,拿起手機要走。

    卻被穆一一把拉下,坐回了餐椅上。

    “到底怎么了,你這生的哪門子的氣?”穆一看著這個有些小暴脾氣的同事,關切問道。

    “是啊嫂子,你怎么了?”

    “我不是你嫂子!”

    “……”

    幾乎想都沒有想,這句話脫口而出。

    小北和穆一愣住,只有周少魘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她這樣的語氣,明顯是著急和自己撇清關系。

    “我、我是說,我和周隊長沒有任何關系,你別再叫我嫂子了!”意識到自己剛剛語言過激,初冬又說了句。

    “吵架了啊?”林小北用胳膊碰了碰一旁的周少魘,小聲的說道。

    周少魘也沒反應!

    這倆人,真合適!

    林小北聳了聳肩,端起餐盤跟穆一使了個眼色,倆人便離開了‘戰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四川体彩金7乐官网下载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山西11选5投注网站 大唐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宁夏11选5在线购买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甘肃任5遗漏 pc蛋蛋在线 血流麻将 技巧 排球比分网直播 捕鱼赢微信*红包 申城棋牌官方的网址 3d今晚试机号是多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