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13章 與世隔絕的男人

第13章 與世隔絕的男人

    長長的身軀……橫在那里,目測一米九!

    整個人看上去慵懶無比,又散發著一種高貴不可侵犯的氣息。

    一腿屈膝腳徑直踩在沙發上,另一條腿自然伸著,搭在沙發扶手上,修長,筆直,皮鞋亮的發光,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沙發的另一個扶手處,男人頭枕自己的胳膊,看不見臉,因為有一本打開的書蓋在他的臉上,遮擋的很嚴實,那書是一本......佛經。

    初冬心里頓時懵住了一下,KTV里看佛經...?

    真是神了!

    再望一眼,他的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部,無名指上戴有一個明晃晃的銀色戒指,手背上紋有一只猛虎......是個狠人!

    初冬心里不禁打了個寒顫。

    而且,那人的方圓一米,沒人靠近,這間包房里仿佛有一道透明的結界,將那一個人與這邊的熱鬧喧囂隔絕。

    但不知為什么,莫名有一種熟悉感……

    就在她發愣之時,人已經被南逸陽拉到了沙發空坐上坐下,無奈收回視線。

    “呦,南總今天這個配件不一樣啊?”一個穿著純白色西裝的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初冬。

    之前南逸陽帶著出來混的女人絕對一個賽一個的妖嬈嫵媚,當純素顏的初冬展現在大家視線里的時候,特別是她的穿著,難免不讓大家眼前一驚。

    換口味了?

    “南總這是大魚大肉吃多了,改吃小白菜了?”另一個挺著啤酒肚的油膩老男人大笑調侃到,說話間還猛吸了一口正冒著煙的雪茄。

    話落引起了白西服男人的一陣爆笑。

    初冬連看都懶得看她,白了他一眼,拿出自己的手機,調暗亮度,試圖玩自己的。

    他們愛說什么就說什么吧,愿怎么說就怎么說吧!

    她今天就是在這溜一圈,回去初秋順利進南氏工作就行。

    反正她不管,她只是答應陪南逸陽參加朋友生日,并沒有說要配合他干什么!

    這么尬,也算是給南逸陽一個教訓。

    冰玫瑰,不是想惹就惹的。就算惹到了,待冰化了,里邊也是一個帶刺的玫瑰。

    南逸陽有些尷尬的笑了幾聲,應聲道:“吃什么!這是柳眉的小女兒,初冬!”

    柳眉的女兒......當聽到這個字眼的時候,左邊靠墻位置的沙發上正吸著煙的男人頓了頓,抬眸看了看初冬,上下打量著,別人也沒有注意到他的異常!

    “柳眉的女兒?她閨女不是初夏嗎?那個影后?那小女人可烈!火辣的不行。”那中年男人又開口說道,他跟柳眉差不多大,這樣年紀有點錢的似乎都認識柳眉這個人。

    初冬聞聲,撇給南逸陽一個白眼,過生日就過生日,說她干什么!

    意識到她的不滿,南逸陽看著她,并用眼神安撫了一下,隨后看向那邊的人,“沒有,柳眉兩個女兒,這個小女兒不混圈子的。”

    “不混圈子?”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的男人打量著初冬的那一張臉,說道:“這美女夠尿性啊,陪男朋友參加活動連妝都不化?”

    “就是,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裝什么清高!”黑襯衫男人一句話剛說話,懷里的女人便坐直了身子,憋著嘴打量打量初冬說道。

    在場的哪一個女的,不是‘盛裝’出席的,哪一個不是把自己打扮的跟個花瓶似的?還不是因為在外面要給男人撐足面子!

    男人都是職場中的大人物,她這黃毛丫頭在這穿的跟高中生似的,是故意想出眾的吧!

    玩另類這種把戲也很俗的!

    女人話剛一說完,還沒等初冬回話反駁。

    南逸陽就伸個脖子想要懟回去,然而,那個黑襯衫男人第一個將懷里的女人訓了一頓:“你逞什么臉,人家南總的女人不化妝也好看,像你呢?不化妝都嚇死個人?”

    噗——

    初冬差點沒忍住,好在還有一點點的自控能力,才沒有直接笑出來。

    這女人好自卑,好卑微,好可憐!

    剛剛還見柔聲柔色的伺候著黑襯衫男人,短短幾秒間,她的男人就給她訓了一頓。

    其他幾個窩在男人懷里的妖嬈女人們,本來剛剛還想一起調侃初冬幾句,但是見到那女人被罵,她們也就不說話了,也沒忘嘲笑她一下,心里偷偷的笑話著。

    那女人被訓后,化著濃妝的臉瞬間黑了下去,但也沒敢去反駁摟著她的黑襯衫男人,因為那個男人正在用一雙鷹眼瞪著她,滿滿的警告。

    咿呀...

    初冬都感到大寫的尷尬!

    “南總,別介意,這女人欠收拾,不會說話。”黑襯衫男人很快把目光友好的投在南逸陽的臉上,討好的示意:“我倒是覺得你這女朋友很特別,跟別人都不一樣,不化妝都這么好看,不去拍戲,可惜了。”

    音落,那男人拿起桌上的一杯酒遞給南逸陽。

    “你說話就說話,別說謠言!”初冬狠狠的瞪了一下那個黑襯衫男人。

    周少魘-竊笑:謠言……

    男人被瞪得莫名其妙,那眼睛里馬上就要燃氣火苗了,最后還是憑著自己的意念讓火苗下去了。

    見那黑襯衫滿臉的狐疑,初冬解釋了一句,一字一頓:“我,不是他女朋友!”

    說完便靠在了身后的沙發靠背上。

    神煩,怎么還不結束,快點插個蠟燭許個愿,切個蛋糕,散會得了!

    她的眼神里堆滿了不屑和嫌棄。

    “這...南總......”

    黑襯衫男人徹底無語,手里的杯子還在等著南逸陽跟他碰杯。

    南逸陽暗自嘆了口氣,身子前傾,拿著手里的杯子跟黑襯衫男人碰了過去,解釋道:“別在意啊兄弟,這姑娘說話就這樣!來,干一個!”

    一杯下肚,南逸陽舔了舔嘴唇上的酒沫。

    黑襯衫男人又緊接著倒了一杯洋酒,南逸陽剛要接過,那酒杯就錯過了他,徑直遞到初冬的面前:“來吧,美女,咱倆喝一個。”

    別提剛剛在他懷里的女人,現在什么神情了,基本上是想要撕碎初冬。

    “真的是抱歉了,我從來不喝酒!”初冬懶得動換,只是抬了抬眼皮,拒絕的干脆。

    南逸陽側著身子尬在半空中,這強行帶來的女人就是不給面子啊,他什么時候在這種場合,臉色這么蠟黃過!

    “來兄弟,我跟你喝!”他趕緊接過黑襯衫男人手里的杯子,總不能讓人家一直尬著。

    氣氛漸漸恢復了熱鬧,碰了幾次釘子之后,已經沒人敢在理初冬的,但總有一個沒臉沒皮的。

    喝的醉醺醺的,一下子坐到初冬旁邊,初冬心中一驚,身子僵在那里,轉頭看向那男人。

    “妹子,哥聽說南逸陽在追你?”

    “對不起,你哪位?”認識你嗎,你在這叭叭什么!

    好煩!

    “......”

    那人錯愕了一會兒,便又沒臉沒皮的開口:“逸陽,你這不行啊!明顯還沒馴服呢,趕緊,哥教你,強刎,一招拿下!”

    初冬的拳頭已經攥起來了!

    蓄勢,待發!

    這時,左邊沙發上的男人開口問道:“你是柳眉的女兒?初冬?”

    坐在初冬左邊的南逸陽看了看席城,轉頭向初冬解釋道:“初冬,這個是席城,席先生,夢耀公司的老板,你姐就是他公司的。”

    初冬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席城一眼,在她的眼里,這里的人完全跟她沒有任何關系,她根本就不需要認識,也沒那個必要,她只是想跟南逸陽參加完這個生日趴,然后讓他的弟弟順利的進入南氏,僅此而已!

    就在氣氛即將要恢復尷尬之時,男襯衫男人見南逸陽沒動,又催到:“今天是怎么了逸陽,你這真完蛋,你不親,那我......”

    “砰!”

    一聲響,來自角落的那處寒冷,與世隔絕的男人將臉上的書一把撤下丟在了地上,發出沉悶的一聲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分分彩骗局 德州麻将教学 最新棋牌捕鱼平台2017 大唐麻将推倒胡一分一元 篮球比赛比分 实况足球2013 三人麻将技巧 新疆时时彩专家 期货配资公司中国排名 腾讯分分彩如何快速刷流水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秒速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捕鱼大亨安卓 单机麻将大全 澳洲幸运5合法吗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