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50章
    “你......”

    睡尼瑪個幣!

    啊——!有一百萬頭雄獅在初冬的心里怒吼!

    她不清楚自己怎么惹上的這尊大佛,為什么就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被他約束了!

    說來說去還是要怪那個南逸陽,若不是他要帶著她去那個生日會,她怎么可能被這個男人盯上了!

    她真的是無力問蒼天了!

    “我要是喝了這杯酒呢?”初冬一字一頓的說。

    就好像下一秒,要將他整個人碎尸萬段一樣!

    這丫頭,有趣。

    周少魘垂著一雙冰冷又有幾分掩飾不去暖意的雙眸看著她,淡淡道:“先喝了再說。”

    “是不是我喝了,你就會放我走?”

    “不是!”

    “那你...”

    “你是不是忘記我說過的話了?”

    “......”

    他說什么?他說他想要擁有她?

    去他媽的!

    猴年馬月都不可能讓這件事情發生!

    “快喝,喝完幫我做一件事情,我不碰你,明天早上放你走!”周少魘說完這句話,自己拿起吧臺上的一杯紅酒,一口直接喝完,陳紅色的酒液順著杯壁流進了他的口中,隨著喉結的滾動,流進他的肚子里。

    側頭,他看向她,面具眼眶里的眼神帶著些許的探索,那個面具一點都不厚重一點都不難看,反而在他這張臉上很有神秘的美感。半響,他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酒,示意她快點喝。

    “幫你什么?”

    “讀書!人聲朗讀!我睡前喜歡聽!”

    什么怪癖,三歲小孩子奧?

    還得睡前讀書?

    不過,這樣的要求可以接受,不怎么過分!

    初冬的柳眉微蹙,萬般無奈只好拿起那杯酒,“你說真的?明天早上放我走?”

    “嗯。”他簡單的回應,指背杵在自己的太陽穴,淡淡的看著她,那姿態,有些慵懶,似是有了困意......

    “你保證不碰我?”

    “嗯。”

    “你發誓!”

    “嗯,發誓。”依然淡淡的,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欣賞她,欣賞她的警惕,防備,和醉美......

    初冬扯了扯嘴角,她也不是蓋的,酒量這種東西,她有……的吧……

    所以,在他提出這樣的要求后,心里早就松了下去,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不到五秒!

    周少魘:“......”

    “你喝那么快干什么?”他問。

    初冬怒了,瞪著他,“喝完就行了,你管我喝的快慢!”

    他笑,笑的淡然,初冬只能看的見他勾起的那抹邪魅弧度。

    總感覺跟周少魘很相似......

    “味道怎么樣?珍藏的紅酒,好喝嗎?”

    初冬一點都不懂的如何去分辨紅酒的好壞,不過,剛喝的這杯,確實有一點點醇香,莫名有一種愜意的感覺,但是現在不是品酒的時候,見他問自己,她搖了搖腦袋:“很難喝!”

    他眉心微蹙,垂眸看著她,許久才丟出兩個字:“愚蠢!”

    她移開憤怒的視線,拿起自己的手機,想要回消息,剛剛周少魘回他微信,她還沒來得及回呢!

    只是剛點開微信,就看見男人的目光一直盯在她的手機屏幕上,“看什么?不知道是**嗎?”她也是壯著膽子跟這個男人說話,說完扭了身子,不讓他看到自己的手機屏幕。

    快速的給周少魘回了微信:

    初冬:沒怎么,就是想問問你吃晚飯了沒有,胳膊上的傷好了嗎?

    收起手機,陷入低落!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時周少魘就坐在她的身后,看著她給他發消息,果然自己的手機亮了,看了看那條微信,扯動了嘴角。

    笨蛋!

    被自己繞的團團轉的小笨蛋!

    她突然猛地轉身,一雙葡萄般大小的黑潤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快點吧,我給你讀書。”

    “......”

    “書呢?給我,我給你讀!”

    “......”

    ...

    初冬跟著這個她所謂的段爺來到了二樓他的臥室,在門口的時候,還一直猶豫,要不要進去,萬一...他對自己做點什么呢?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不會對你做什么!”男人的話語在諾達的臥室響起。

    “.......”他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看他也不像是一個不信守承諾的人!抬腳,邁進去。

    黑色橋木鋪成的地板,明亮如鏡子的瓷磚,華麗的水晶垂鉆吊燈,大大的落地窗,在歐式大床的那邊,夜晚的月光透著玻璃射進來,格外好看。

    這個人的臥室盡顯浪漫與莊嚴的氣質,盡顯雍容華貴,又清新不落俗套!

    這個段奕璟怕別是財神爺轉世!

    只見,他修長的身形走到窗邊,欲將窗簾拉上。

    初冬的心跳驟然加速:“等一下,別拉!”

    “......”

    “你你別拉窗簾!”這夜黑風高的拉窗簾干什么?

    “我沒有睡覺不拉窗簾的習慣!”

    下一秒,那厚重的布藝窗簾就被他的長臂一揮,拉了個嚴實。

    沒有了月光,室內的燈光顯得格外明亮。

    她站的離他老遠老遠,就在門邊。

    只見他指著她身前不遠的那個壁上,說:“那本佛經你先練一下,一會兒準備讀給我聽!”隨后,他便拿著三個手機轉身進了浴室!

    “......”

    怪人!

    什么怪癖!

    讀佛經,有病!

    怎么不讀大悲咒呢!

    初冬不耐煩的拿過走到那個壁架前,將那本干凈如新的書拿了下來。

    沒有一點點看過的痕跡,這本書根本就是沒被看過,就是故意刁難她的吧?

    翻開第一頁,大概看了一下,就看到那句: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什么諸相非相,什么如來見不見的,這都是什么天文,她可看不懂!

    浴室里,周少魘將花灑打開!

    沒有很快洗澡,而是任由水流下,他拿起手機,看著初冬給他發的那條微信。

    望了望浴室的門,回復過去!

    臥室里,南逸陽給初冬發微信:

    南逸陽:對不起,他沒把你怎么樣吧?

    初冬無奈,罵人的話已經消下去了,回了句:能怎么樣,你趕緊把我弟弟的入職手續辦一下!

    南逸陽:會的,一定會辦,馬上辦,你沒什么事就行,我很抱歉。

    初冬沒打算再回他,剛要收起手機,便看到消息列表里,黑衣英雄來了消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3d定胆100 31210100 香港100%最准一肖43062 老快3走势分析 山东体彩11选5开 免费红包麻将 fg美人捕鱼哪个平台有 信誉度高的棋牌游戏 29选7开奖结果查询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美的股份 快乐10分几点开奖 15选5开奖结果同步 在家能做什么兼职挣钱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 竞彩足球比分怎么买 全民欢乐捕鱼3期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