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54章
    也不知道是哪句,讓她的淚腺一下子發達,流出一個滾燙的淚珠,掉在地上。

    “這些都不重要!”初冬笑了笑,嘴角微微揚了揚,這樣的笑容,周少魘好熟悉,那天,她在飯店門口沒有等到他的時候,也是這樣笑的,似安慰,安慰著自己所經歷的事情都是小事都會過去。

    “重要的是,那天我認識了你誒!”她說著說著開始興奮,笑容從安慰的笑容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笑容,發自內心的。

    “那天,你自己,從海的那邊過來,雖然只有你一個人,但是你卻給了我一種‘我安全了’的感覺,一直到你從綁匪的刀下,把我救到你的身后,那天,深深的貪戀你身上的感覺,你給了我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真的。”

    “所以,我才喜歡你......”

    “你不要看我平時大大咧咧的,在你面前又是一副陽光可愛的模樣,其實,我還是比較......自卑的......”

    聽她講完,周少魘手上的第二支煙也已經燃盡,將煙頭丟進一旁的垃圾桶里。

    準備拿第三支煙......

    大手卻被一雙小手牽住,動作頓在這里,周少魘側頭,瞧見那姑娘秀眉微微擰了擰,只見那粉粉嫩嫩,唇形好看的小嘴一張一合道:“你已經吸完兩支了......”

    初冬反應過來,自己無意識的去阻攔了他想做的事情,手馬上收了回來,她這樣做,是不是有點把自己太當回事了?人家怎么可能因為她的一句勸,就不吸...

    結果,周少魘真的把剛要取出來的煙放了回去。

    他剛剛有看到那丫頭眼里的一絲絲猶豫,想管又不知道該不該管的猶豫,舌尖舔了舔嘴角。

    在周少魘二十歲剛剛出頭的時候,那個時候還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他也有想過談個戀愛,成家什么的,不過沒有適合的,沒有喜歡的。

    抽煙喝酒這件事情,是他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學會的事情,剛剛聽那丫頭說自己的事情,才發現原來他們兩個挺像的,都缺少那份別的孩子一出生就具備的健全的家庭關愛,他想,他比這丫頭好一點,至少,他還有爺爺,況且他是個男人,什么事情自己也沒有關系。

    當時在看著身邊的朋友,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成家的成家,他也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自己的家,可是他又不敢想,畢竟,他的家里給他很大的陰影。

    那個時候,抽煙喝酒似乎成了他每天獨處時必須做的事情,他想,如果,有一個姑娘拿掉他手里的酒,他就不喝了,有一個姑娘能丟掉他手里的煙,他就不抽了......

    然而,并沒有哪個姑娘能真的走近他的心里,也可以說,他從不愿去接觸。

    也不知道現在是怎么了,遇見初冬,想出了未來......

    “我的意思是,抽煙對身體不好,你可以適當的少抽一點......”初意識到自己阻止他吸煙,可能讓他不高興,便又解釋了一句。

    周少魘淡淡的看著她,舌尖舔著嘴角,片刻,說道:“下周我要去做一個任務,緝毒。”

    他說這話時,定定的看著姑娘的眼睛,好像是要從她的眼睛里尋找出什么。

    姑娘沒有說話,認真聽他說。

    “我也不清楚,對方會有怎樣的手段,只是我是做這個工作的,這就是我的職責,不管有多危險、殘暴,我都要去面對。”

    姑娘點頭,眼里已經流淌出了一絲絲的焦慮......

    嗯,他找到了他正在找的東西。

    “這樣的任務,我隨時都有可能去做,這一個任務結束就會有新的任務,各種各樣的險境,有可能成功,失敗也有可能,有可能缺個胳膊,有可能哪天腿就折了...也有可......”

    “我等你。”

    不等他將話說完,姑娘便堅定的脫口而出,隨后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又說一句:“我等你平安回來。”

    小姑娘的話,讓周少魘的心在一瞬間安靜,大腦里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似乎都不存在了,有的,只是這姑娘滿滿的柔情與真誠......

    “隊長,你、盡管去做守護萬家燈火安寧的黑衣英雄,不用管我,我會永遠守護你,只要你需要我,我就在。”

    “......”

    她說,她貪戀他身上的安全感。

    可是,現在有一種她給他安全感的樣子。

    周少魘身體僵在了原地,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姑娘,她是那樣的簡單,那樣的讓人欲罷不能......

    后來周少魘再回憶那段往事的時候,總是舌尖舔著嘴角,低頭輕笑,他說,總有一種自己被小白兔吃了的錯覺。

    眼前,姑娘牢牢盯著他深黑色的眼睛。

    虔誠且認真。

    片刻,周少魘才回過神來,那姑娘似乎看出了他剛剛的走神,沖他微微一笑......

    “......”

    是誰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她這丫頭,喜歡就表白,然后就開始追,傷心了就哭,一點也不矯情做作......

    半響,周少魘咽了咽口水,看著他喉結上下滑動,初冬情不自禁的伸手想要去觸碰,但被他發現,他一把握住她的手。

    下一秒,他收腿,站了起來,順勢將她拉了起來:“走吧。”

    “我們,那...”那你是什么意思啊,吊著我?

    “你再好好考慮考慮。”

    “考慮什么!”初冬有些懵,“我已經考慮很清楚了,我喜歡你,要和你在一起!”初冬抿了抿嘴,“你……”

    “下周再說!”

    下周......他不是說下周有任務的嗎?那就是想等任務結束再說?

    已是傍晚,天空放出七彩,霞光丈地,云朵像一團一團的火焰,在燃燒,火光繞著從射擊室出來的兩道身影。

    一高一低,一個弱不禁風,一個健壯結實......

    微風漸漸亂了他們的身影......

    當天晚上,大家洗過漱之后,都會來找初冬和穆一聊天,這是他們來這里的第六個晚上,明天就要回去了,相處了這么長時間,屬實的有點的不舍。

    多少次相遇,就有多少次的離別,多少次歡喜,就有多少次的傷感。

    此次來,穆一和初冬將工作做得完美無瑕,收獲滿滿,每一張照片,定格住的每一幅畫面,編輯的每一個文案,每一句話,字里行間,都是這次出差他們所親身體會到的東西。

    都是對萬家燈火守護者的贊美與歌頌。

    收拾好行李之后,初冬便躺在穿上輾轉反側,怎么也不能入睡,想著今天周少魘跟他說的話......

    夜深,將近十二點的時候,外面的警報聲突然響起。

    這種聲音在這個隊里難得響一次,現在響起,意味著有追蹤大的事件,這是林小北之前聊天時跟他說過的,沒想到初冬來的最后一天晚上竟然聽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疯狂之七试玩
股票下跌但k线是红 河南11选5走势 云南11选5开奖技 杭州哪里可以加入麻将群 欧冠开场哨 幸运赛车开奖 大众麻将玩法 今3d开奖结果 熊猫棋牌下载 东方6+1开奖规则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手机版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地道贵州麻将下载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图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