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第63章
    明知道即將要被打,這個習慣了高高在上的男人卻不躲不閃,只是默默看著她。

    吳明那一巴掌,最終卻還是在離他臉不到一指的距離外停了下來,一閉眼,手改了方向,那一掌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啪的一聲,力氣不重,很輕微,只是,多少人被她這一巴掌給驚呆了?

    視線里那女孩一轉身,迅速往不遠處的嚴立恒奔去,一頭扎入到他懷中,身子還在輕輕顫抖。

    也不知道他們倆到底是什么關系,幾天之前的北冥連城,今天的嚴明,現在的嚴立恒……

    一個女人在三個男人懷中,如同花蝴蝶那般不停穿梭,而這三個男人竟一個個都還是有頭有臉,身份尊貴的人。[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花糖小說網]

    他們到底該羨慕這個女孩的幸運,還是該鄙視她的手段?花蝴蝶這個詞,似乎形容得還真是貼切。

    嚴明不知道是不是也沒有想到這個女孩在打了他一巴掌之后,便急匆匆投入到別個男人的懷里,所以他才會愣在那里,一直只是直勾勾盯著吳明,完全忘了接下來要做什么吧?

    大家見他坐在那里一聲不哼,也沒有任何舉動,一個個看得大氣不敢透一口,只等著看嚴明什么時候會發表。

    自己女人從他懷里掏出去,既然投入到別個男人的懷中,只要是個男人都會氣得怒火中燒理智全無,嚴明會不會很快就要出手,要從龍大先生的手里將吳明搶回去?

    不管這個女人值不值得,至少在外面不能失了自己的顏面不是?

    爭風吃醋,還是兩個身份同樣尊貴的男人,這戲絕對值得大家期待。

    嚴明在愣了至少十幾秒之后,終于站了起來,舉步朝吳明和嚴立恒走去。

    看到嚴明向這邊走來,吳明又似受到驚嚇那般,忍不住往嚴立恒背后躲去。

    嚴立恒卻把她扯了回來,垂眸看著她笑道:“怕他做什么?大庭廣眾之下,還怕他撕了你不成?”

    “我……”她有點猶豫,卻還是下意識揪上他的衣襟,依然輕聲道:“我打了他。”

    說罷,垂下有幾分蒼白的臉,那一臉的蒼白不是裝出來的,人又怎么可能連自己臉色都可以自如控制?

    嚴立恒知道她是慌了,只是他不知道她心里的痛比慌要多,但,她對嚴明的畏懼卻更入他的心。

    看著走到他們面前的男人,他淡淡道:“她不想和你在一起,你再逼她也沒用,我不會讓你再欺負她。”

    嚴明卻沒理會他,只是一直盯著他懷里的吳明,聲音出乎意外的輕柔:“跟我回家好不好?剛才只是一時沖動沒忍住,以后會盡量控制。”

    吳明指尖又忍不住緊了,緊緊揪住嚴立恒的衣角,不敢回頭。

    她不知道嚴明居然會有這么低聲下氣的一面,這個時候,如果他瀟灑地拂袖而去,也許大家都會好過些,他為什么要這么委屈自己?

    明明被她打了,還要回頭哄她回家……“回家”這兩個字,太讓人心酸。

    助理默默站在嚴明的身后,此時此刻眼底的笑意也沒了,自家先生這么卑微的一面他還真從沒有見過,雖然,剛才小嚴明臨時改變了方向,那一巴掌只是落在他的脖子上,沒有當場給他難堪,可是,他很清楚那一巴掌還是打痛了先生的心。

    這個時候的先生那么真那么純,別說是女人,就連男人都舍不得去傷害他,小嚴明的心怎么會忽然變得這么狠?

    她從來都是那么溫柔,這點狠太出乎人意料了,難道真的只因為昨天晚上差點被俞霏煙給傷到嗎?

    吳明卻始終不敢回頭看他,只是忽然伸手把自己的領口往外頭拉下了幾分,在嚴立恒阻止之前,她已經讓自己雪白的脖子呈現在嚴明跟前。

    不看他,她卻依然冷聲道:“這就是跟你回家的結果,如果再深一點,我現在還有命站在這里嗎?”

    在她把這些話說完的時候,嚴立恒已經將她的領口拉了回來,雖然劇組里嚴禁讓記者進入,但難保不會有人心懷叵測,私下里給她拍下照片。

    不管怎么說,這些流言蜚語他都不想再落在她身上,有些話題是禁不住的。

    可是,她被人挾持這種事情至少不要太過于張揚,他不想更多的壓力,壓在這副纖細的身軀上。

    雖然吳明的領口已經被嚴立恒拉回去,可那幾道傷害卻還是清晰地落入了嚴明的眼中,他知道,從昨天晚上他就知道,知道她受了傷,哪怕傷得不重,但也是傷了。

    如同她所說的那樣,如果當時刀子再往下頭壓一壓,傷口再深一點,現在她還有命站在這里和自己說話嗎?

    是他的錯,是他沒有保護好她,他現在只求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他可以向她證明這世上最能守護她的人依然是他,而不是嚴立恒。

    “丫頭。”那聲音有幾分沙啞,他伸手想要去觸碰她,只是一想到那幾道傷痕,手還是下意識收了回來。

    這里到處都是人,他也不想給她難堪。

    嚴明就這樣,霸道和卑微在他心里撕扯著,恨不得恢復他一貫的作風,一下將人搶過來,可又舍不得讓她再受到更多的傷害。

    所以,他只能委屈自己,當那個被拋棄的人。

    周圍的人,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這里,雖然沒有人敢過來說半句話,但,他們所說的每一個字,所做的每一個動作,基本上全都落在了那些人的眼底。

    嚴明卻依然看著吳明,旁人的目光,他絲毫不在意:“丫頭……”

    “今天吹的是什么風?我這里居然來了這么多貴客。”忽然,一把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

    張導演和編劇他們剛好吃過飯,從另一個休息的地方走了過來。

    看著站在那里的三人,張導演笑了笑,目光從嚴明冷絕的臉上移開,迎上嚴立恒的視線,笑道:“哥,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了?來給這丫頭帶飯嗎?”

    他沒有錯過他手里提著的食物袋,吳明也才發現嚴立恒手中居然拿著食物,眸光微閃,她抬頭看著他道:“你給我吃的過來,怎么不先打個電話?我……我已經吃過了。”

    “那就陪我再吃一次,我還沒吃。”嚴立恒拍了拍她的肩膀,不再理會嚴明,擁著她往前頭休息的地方走去。

    吳明卻還是忍不住停了下來,揪了他一把,示意他稍等。

    她回頭看著嚴明,認真道:“我知道你今天來這里的目的,不過,這樣的把戲我真的不怎么喜歡,你來了也只會影響整個劇組的進程。看看今天上午大家因為你耽誤了多少事情?我不覺得這樣的行為有什么理智可言,這只會讓我覺得你像個沒長透的孩子。”

    一個沒長透的孩子……她居然用這樣的話來形容嚴明,到底誰才是孩子?

    人家是整個東陵最年輕有為的有錢人,大富豪,她吳明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學生,哪怕現在出演女一號,在這個圈里也沒什么名氣,她居然用這樣的口吻,這樣的話語來跟嚴明說話。

    這個女人簡直是瘋了,活膩了嗎?

    嚴明卻不見有什么不高興的表情,只是淡淡看著她,深幽的目光讓人完全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明明丫頭,你這是在拆我的飯碗嗎?”張導演卻忽然笑了笑,瞅了編劇那張頓時垮下來的臉一眼,再瞟了眼嚴明,才又看著吳明繼續笑道:“帝先生不是已經說過要拍完下午那幾個鏡頭嗎?我相信帝先生一定是個說話算話的人……”

    “你說要讓速度調到多少?”忽然,嚴明冷漠的話打斷了他的話語。

    張導演微微愣了下,不知道他這么問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過,他還是好心提醒了他:“之前不是說好了要至少改到思十碼的速度嗎?”

    “你覺得一個行軍打仗的人,還是個大將軍,遇到這種未及的狀況,有可能只讓馬兒跑到四十碼?”嚴明忽然冷冷一笑,轉身朝休息的地方走去。

    “低于六十碼的速度,我不屑于去拍。”丟下這話,他走遠了。

    助理拖著一個發麻的腦袋,繼續走在他身后。

    六十碼……從跑到六十碼速度的馬兒上跳下來,他瘋了

    市內許多地段限速也就六十碼,他要馬兒跑得比車子還快,還得要從疾馳馬兒的馬背上跳下來……先生這次,真的是瘋了

    吳明揪著嚴立恒衣襟的手不斷在收緊,盯著嚴明高大冷寂的背影,心里完全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根本就是在逼她,可是,他怎么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逼她?這個男人瘋狂起來,簡直連命都不在乎。

    他不在乎,她卻在乎得很……這男人,能不能別這么幼稚?開什么玩笑不好,居然要玩命

    “好,那就改到六十碼,帝先生身手這么好,四十碼果然是委屈你了。”張導演在微愣了片刻之后,立即朗聲笑了起來:“編劇,聽到了嗎?帝先生要六十碼,低于這個速度的鏡頭他不拍,這意思你明白了沒有?”

    原先知道嚴明沒有被吳明勸走,決定留下來拍完那幾個鏡頭,編劇一張臉不知道笑得有多燦爛,但,現在聽到六十碼這個速度,臉上的笑意頓時就僵了。

    六十碼,先不說這個速度的危險系數已經高到讓大伙心慌意亂的地步,就單單說配合他們演戲的馬兒,他也沒有把握能讓它跑到六十碼的速度。

    知不知道對于一匹馬兒來說,六十碼的速度算是個什么概念?千里馬日行千里,可那是古時候的千里,也就是說一里路連六百米都不到,千里馬的速度也高不到哪去。

    當然,現在不是論持久力,忽然間爆發一下也不是不行,但,四十碼已經是爆發了好不好?

    六十碼……簡直不敢想除了馬兒要好,騎馬的人也得要技術好才行呀

    編劇真的是一個頭來兩個大,偏偏當事人分明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這戲要能拍當然是最好的,可萬一出了意外……

    他就是個導演而已,就是在影視界再出名,也比不上他嚴明萬分之一,想要他老命么?

    “龍老板……”

    “我還有點事,等會會親自過來看你們拍攝。”張導演卻打斷了他的話,拍了拍他的肩頭,再不理會了。

    人走到嚴立恒面前,依舊笑得一臉春風:“哥,你等會也要看么?東陵首富來給我們拍戲,這簡直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觀。”

    嚴立恒卻無心理他,只是垂眸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女孩:“要不要我去跟他說一聲?不過,他不一定會聽。”

    不是他有多在意嚴明那家伙,他只是不想看到她驚慌害怕。

    在嚴明說出六十碼這個數字之后,這丫頭分明已經被嚇壞了。

    他其實明白她的心情,怕嚴明只是一方面,但,那男人在她心里始終還是占有很重的分量。

    吳明卻始終只是低垂頭顱,不說話,也沒有任何反應。

    嚴明是什么人?他那性格她比誰都清楚,勸?誰能勸得住他?就算她現在跑過去跟他說一句“我跟你回去”,事到如今他也不一定愿意將說出口的話撤回。

    更何況,有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張導演在這里,他要是說了不做,張導演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挖苦他。

    只是,那男人……能不能別那么幼稚?想逼她承認自己在乎他,就不能用別的方式嗎?

    嚴明一句話,整個劇組幾乎為此而陷入了瘋狂。

    讓馬兒跑到六十碼,可能嗎?可能嗎?真的可能嗎?

    但,不管可能不可能,現在,一身盔甲的嚴明也已經高坐在馬背上,淡漠的目光冷冷掃過下頭眾人。

    王者,這世上還有哪個男人,能有他現在這樣的王者氣勢?

    這男人要是生在古代,出生于平民百姓的家庭,假以時日,也一定是個讓世人不可忽視的存在。

    戰神,誰能演繹出他這樣的風采。

    下頭每個人都在欣賞,每個人都覺得欣賞不夠,就連嚴立恒也不得不承認,這男人真是自己這輩子見過的所有對手中,最強悍的一個。

    傳說中,東方國際的太子爺戰九梟有著同樣的霸氣,但,戰九梟是他的表弟,未曾交過手,也沒有深入了解過。

    這些人當中,只怕只有張導演對現在的嚴明依然不屑,他氣勢越是強悍,他就越是討厭他,最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目中無人的家伙,以為全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可以稱王稱霸了,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以了沒有?”坐在一旁的大老板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張導演這話一出口,編劇哪怕還是沒什么信心,卻也只能硬著頭皮讓大家各就各位。

    坐在馬背上的男人,一身銀白盔甲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奪目的光芒,身上的鋼絲已經系牢。

    為了配合他需要的速度,那鋼絲還是用了特制的,以大卡車承載著重型機器跟隨他一路過來,危險系數真的很高,大概從電影業發展起來到現在,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大膽,用這樣的方式來拍戲。

    可是,坐在馬背上那個男人卻依然冷沉著臉,臉上甚至眼底完全沒有一點點不安的模樣。

    不安的人在下頭,不僅助理守在一旁看著他,眼底有著擔憂,就連一些女孩子也緊緊握著雙手,怕他真的會出意外。

    坐在嚴立恒身邊的女孩就更不用說了,額上臉上全是一層冷汗,慌,心里真的很慌,馬跑得那么快,要是摔下來,那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還有他身上所吊的鋼絲,在這么快的速度下從馬背躍起來,往假山那邊掠去,正常人一定會受傷,這么一想,受傷才是最正常的,不受傷就是奇跡了。

    她知道嚴明厲害,也知道自己這個男人能人所不能,可是,這不代表他真的可以拿自己的命去玩,萬一真受傷了怎么辦?甚至極有可能他自己一頭撞在假山上!
疯狂之七试玩
快乐十分官方电话 捷报比分下载 赛车竞猜彩票骗局 老快3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十一选五 河南麻将技巧不带吃 一码一肖期期大公开免费 云南麻将烂牌怎么胡 今天斯诺克比分 涨8配资官网 血战麻将技巧顺口溜 江苏11选5开奖 江苏7位数*规则 搜 朋友局河南麻将俱乐部 平特一肖多少生肖 微乐陕西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