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追夫秒慫之老大請低調 > ?
    皇浦承淺淺笑著,低頭觸了一下她的發絲:“膽子這么小,不是會游泳的嗎?”黎明瓊說完自己也是一臉心虛的樣子。

    皇浦承嘆了一聲氣,很明顯,他說:“哎,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幫某人了!”

    “你......”

    皇浦承一臉委屈的樣子,黎明瓊心里一陣咒罵,要不是你媽媽給我喝那杯牛奶,我根本就不會那樣的好不好!

    “臨危受命也是很偉大的......”

    皇浦承早就洞察到了她內心的想法,話語說在她前面。

    “沒良心就是沒良心,早知道就不幫你了!”

    “你......”黎明瓊真想揍他,錘他,盤他!

    然而,黎明瓊控制住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一步步走了過去,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最后停在他身前。

    “你,離我這么近做什么!”

    黎明瓊勾了勾手指,眼神竟有一絲嫵媚,看的皇浦承以為是錯覺,不由自主的靠過去,她說:“真的謝謝你......想要回報是吧?”

    此時黎明瓊的腦子里想的都是那些他和楊雨柔在一起的畫面,還有他對自己好的畫面,腦子里情不自禁的把這些聯想成一個渣男的形象,還有今天在海里,他非要將自己帶進去,還讓自己灌水,非要戲耍自己的樣子,再抬眼看著他確實帥氣的臉龐,呵,就是渣男!

    忍著上去打一拳的沖動,在牙齒里發出那完全不柔卻故意放柔的聲音,說道:“要回報是吧?”

    皇浦承的心里洋洋的,她想搞什么!?

    只見黎明瓊沖他笑了一眼,這一笑,仿佛這里的暖陽和暖風,像極了夕陽的那抹柔光,深深的笑進了他的心里。

    “你.....啊!”

    皇浦承一聲慘叫,然后黎明瓊就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了出去,得意的很。

    剛剛在皇浦承沒有任何防備的時候,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很重很重。

    看著她遠去的背影,皇浦承獨自在原地惆悵,這丫頭,偷襲他!

    還用沒人計?

    是不是瘋了!

    今天,穆之梅都提前說好了,中年夫妻和新婚夫妻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然而,換做是一天前,她可能會會皇浦承好好的享受一下這外地的自然風光,吃一吃這里的美食,但是,現在,她一看見皇浦承,那簡直就是激起她憤怒的化身,她才不要去和他玩。

    上午已經被騙了一次,差一點害到她溺水,下午打死她都不跟他玩了。

    不,糾正一下,是永遠都不跟他玩。

    黎明瓊自己一個人走在一條小吃街上,皇浦承就緊緊的跟在身后。

    她是歷世久了,什么地方都可以待,不嫌棄,就不知道皇浦承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大總裁,這種地方不知道他心里嫌不嫌棄。

    黎明瓊知道皇浦承在她身后......

    而她不知道的,楊雨柔也跟在他們身后!

    大概是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黎明瓊清閑的很,這一條街上什么都有。

    皇浦承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弄來的小鹿角,在黎明瓊毫無防備的時候,一下子戴在了她的腦袋上。

    起初黎明瓊不知道是什么,還晃了晃腦袋,她這一晃,小鹿角的彈簧就左右搖擺,兩只小鹿晃來晃來,顯得黎明瓊更加的可愛!

    皇浦承手攥成拳放在嘴邊,掩飾自己在笑。

    然而,他們兩個這種動作,讓身后的楊雨柔氣的直跺腳,恨不得上去把黎明瓊腦袋上那東西給摘下去!

    皇浦承竟然親自給她戴東西!

    不可理喻!

    幾家歡喜幾家愁,對于楊雨柔來說,她是羨慕,而對于黎明瓊來說,只能給皇浦承一個大大的白眼!

    黎明瓊摸了摸腦袋上的東西,一把就摘了下來,隨手縷了一下被刮亂的發絲,然后就把要丟掉!

    “哎,我花錢買給你的哎!”皇浦承說道。

    黎明瓊停住了手,仔細端量了一下:“給我買的是吧?”

    “恩!”皇浦承點頭,今天從中午開始他就像是一個乖寶寶一樣。

    一定是被自己的那一腳給踩怕了,哼,真有意思,本仙女也不知治不了你的。

    “既然是給我買的,那我對它就有行使權了?”

    “......”她想說什么!

    只見黎明瓊踮起腳,就要把那個發卡戴在皇浦承的腦袋上,就是身高限制,差了那么幾厘米!

    幾厘米?

    ......四十厘米......

    他們身高雖然說不上懸殊,但是皇浦承本來就高,他今天還穿了一雙那種運動鞋,讓他整個人又高了幾分!

    黎明瓊很氣,竟然夠不到他的腦袋!

    舉著發卡無處安放!

    “你要干什么?”皇浦承問道!

    “給你戴上!”

    “我是男人誒,你給我戴上干什么!”皇浦承又站直了腰身,黎明瓊更是夠不到。

    越是夠不到,黎明瓊越是想給他戴上去,從來都是喜歡做那些具有挑戰性的事情!

    皇浦承擋著她的手,但她就像是小貓咪一般,爪子鋒利的很!

    皇浦承根本就反抗不了,她胳膊還細,能鉆過他胳膊的空隙!

    這讓皇浦承情何以堪,大街上非要被妻子戴個發卡!

    說出去,皇浦集團都混不下去了!

    “我跟你講,你控制一下你自己啊,你還不知道這里有多少人!”皇浦承有些著急的看著黎明瓊說道。

    “你不愿意?”黎明瓊挑起眉,看著他,貌似還帶著威脅?

    皇浦承又看錯了嗎?

    他又被他威脅了?

    皇浦承沒有說話,她問他是不是不愿意,他怎么回?

    不是的,很愿意,然后在大庭廣眾之下帶一個發卡?

    不不不,堂堂皇浦集團的大總裁,一世英名不能毀在旦夕。

    可是.......

    是的,我不愿意!

    那黎明瓊會不會以為他不慣著她,不寵她?會不會生氣,會不會很沒面子?

    不不不,他不能因為他是一個總裁,是一個名聲顯赫的大老板,就可以不管自己的妻子!

    還沒等皇浦承配合她戴發卡,根本就不用他低頭的,她就順利的給他戴上了。

    因為,在他正猶豫之時,黎明瓊一腳踩到了他的鞋子上,順利的把發卡戴在了他的腦袋上。

    “.......”

    到現在,她還沒有下去!

    皇浦承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是不是想上天!?

    “該不會也是經紀人美化的吧!”

    “我......”她不是膽小……或許膽子真的不怎么大,但對于一個曾經差點被淹死在海里的人來說,下海這種事真的很恐怖。

    而且,會游泳這件事情明明是鹿暖的本事,她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會,水性一點都不好,怕水怕的要死。

    “別……別放開我。”感覺到他原本環在自己腰間上長臂松開,她嚇得更用力抱緊他的脖子,急得兩眼都幾乎要紅了:“不要……皇浦承,不要放開……”

    皇浦承垂眸盯著她,目光亮亮的,眼底全是邪惡的笑意:“我以為你會像昨天一樣推開我。”

    原來她也有求他不要放開的時候,這模樣,還真惹人憐惜。

    可他不僅沒有抱住她,反倒真的徹底放開了。

    黎明瓊知道,這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只是想要看她出丑。

    可她現在真的沒辦法,放開……會死人的,她哪里敢?

    看到兩人和游輪上下來的扶梯距離不算大,她用力圈住他脖子的同時,小心翼翼伸出手,想要去夠扶梯。

    只要夠到,她才不要他,直接爬扶梯上去了。

    她黎明瓊也不是好惹的好不好!

    但,身邊的男人既然故意想要逗她,哪里會讓她如愿?

    就在她以為自己終于要夠上扶梯而打算徹底將他這個浮物放開之際,他忽然薄唇一勾,腿下只是輕輕蹬了蹬,兩人便和那把扶梯瞬間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一下子撲了個空的黎明瓊扎入海水里,因為不會換氣,下去之后立馬便喝了兩口海水。

    海水很咸,咸得發苦,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她手里徹底沒有支撐她浮出水面的東西。

    最后被皇浦承一把撈了上來。

    黎明瓊從水里鉆出來后,除了大口喘著氣,慶幸自己的劫后余生,更想做的是一巴掌向這個男人揮過去。

    他知不知道她真的很怕,很怕自己會死在這片大海里!他居然跟她開這樣的玩笑!如果不是她運氣好抓到個什么,現在說不定已經沉入深海了!

    氣憤,驚慌,但浮上來后,還是那空出來那條胳膊用力牽上他的脖子。

    “你混蛋!”她氣得兩眼發紅。

    “不是把你救上來了!”

    “你......我再也不會理你了!”

    “真的嗎?真的么,真的不要這么可愛的我了!”

    “......”

    聽到這句話,黎明瓊安靜下來,但安靜下來的黎明瓊慢慢看傻了眼。

    金色眼光灑在他臉上,那張臉沾了水,除了還是那么好看,竟還生出了一份蠱惑人心的魅惑氣息,好……性感……

    她心口一堵,頓時罵起自己的花癡,居然會覺得他性感!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啊!”驚天動地的尖叫聲響起,立即打破了這一片海域的安寧。

    她嚇得什么都想不起來了,收了手,也忘了去牽他的脖子,人就這么咕嚕嚕地往海里滑去。

    在她松手的那一剎,皇浦承忽然有一種徹底被拋棄的空虛感,那樣的空虛,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隨手將她撈了回來抱在懷中,看著她大口喘氣的模樣,忽然就后悔了。

    “怎么這么笨啊你!”皇浦承整了一下她的頭發。

    黎明瓊就像是出水芙蓉一般,像是一朵水蓮花,清純玉潔,讓皇浦承不得不喜歡。

    看她看的有幾分沉醉,黎明瓊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兩個人是如此的近。

    能很清晰的感覺到彼此的呼吸,和氣息。

    “親愛的,你昨天晚上的樣子,我很喜歡啊!”

    “......”

    黎明瓊真是后悔,跟他出來,有一種被他綁架了的感覺。

    剛剛他故意讓她嗆水,真的很想揍他了!

    還是不要想了,免得一會兒被他識破要揍他,就不好玩了!

    勉強在水里跟他玩了一會兒。

    他說:“不會游泳?我教你。”

    這一教就是一個小時!

    在海里玩了一個多小時,黎明瓊還是學不會游泳,但至少學會了在水里怎么閉氣,上去的時候,人已經累得幾乎走不動了,還是偉大的承大總裁抱著她上扶梯的。

    一回到甲板上,黎明瓊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立即來了勁,推開他便急匆匆往船艙走去。

    皇浦承收了扶梯關上欄門,一回頭,甲板上哪里還有她嬌小的身影,他摸了一把臉上的水珠,才舉步跟了進去。

    回到艙房的時候,她已經脫下那件濕漉漉的泳衣,衣服都換穿好了,雖然她動作麻利。

    但是......

    皇浦承頓時眼底一亮,大步走了過去,隨手將自己今天穿上船的襯衫拿了過去,丟給她:“穿這個。”

    “不穿,神經啦!我自己有衣服,都穿好了。”她瞥了床上的襯衫一眼,一臉嫌棄。

    自己有衣服干嘛要穿他的?這種襯衫,她不用想都知道穿上之后會是什么模樣。

    她才沒那么笨。

    “不穿是么?”

    皇浦承帶著一股莫名強大的氣場走了過來,讓黎明瓊有些不安,一會兒還要跟他的爸爸媽媽吃飯,她可不想中途整點小插曲什么的......

    況且他又那么能持續......

    “穿。”她用力推開他的魔爪,忍著翻白眼的沖動,還是那副息事寧人低聲下氣的態度:“穿,我穿。”

    皇浦承笑了,她這模樣,像極了昨天晚上的樣子。

    不就一件襯衫,穿了還不行嗎?現在中午時分,要是被他在這里逮住,不到兩三點肯定出不去,游泳游了一個多小時,就算只是學習也是累的,她現在快餓昏了。

    從他懷里鉆了出去,回頭瞪了他身上那條濕答答的泳褲一眼,她念了下:“不換衣服嗎?”

    “先看你換。”他倚在一旁的書桌前,盯著她。

    “有病啦你!蛇精病!出去!”

    “說什么?”

    皇浦承垂著眼眸看著她,“你怎么那么沒有良心呢!不知道知恩圖報的!過河拆橋?”

    黎明瓊被他說的心虛,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跑了出去,還不忘留下一句:“我沒有過河拆橋......”
疯狂之七试玩
德州麻将下载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188 51q棋牌 11选5走势图辽宁 股城网股票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现场开奖 广西快3开奖结果遗漏 兴动麻将哈尔滨麻将 极速赛车是公式图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百家乐翻天 网上赚钱骗局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龙王捕鱼什么能打赢 黑黑桃棋牌官方下载中心 四个好友麻将